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人都凍死了,還全球過暖呢

曹長青



全球190多個國家剛剛在哥本哈根開完怎麼對付“全球過暖”的會議,世界就進入近年最寒冷的冬天,暴風雪襲擊世界各地,冰凍、嚴寒,死亡,人類像進入冰窟時代!

俗稱大蘋果的美國最大城市紐約,現在整個城市像個大冰箱,冰天雪地,很多人凍得不敢出門,導致這個世界繁華的商業中心,不少商家提前關門,因沒有顧客。報導說,整個美國東北和中西部,都被暴風雪襲擊,很多地方的積雪超過一尺厚。美國南端的佛羅里達州,向來被稱為退休老人的天堂,因為四季如夏,陽光燦爛,棕櫚樹常青。但這次氣溫最低也降到快接近結冰(華氏32度)。整個美國,除了孤零零飄在太平洋的夏威夷之外,幾乎都處於寒風刺骨之中。


不僅美國,世界很多地方都被冰雪肆虐,南韓首都首爾,遇到近百年來最大的暴風雪,積雪超過26公分,創下最大降雪量。報導說,首爾的陸空交通一片混亂,所有露天停車場全部被積雪吞噬。

英國在大風雪、甚至冰雹的威脅下,很多學校停課,交通嚴重受阻。氣象報導說,這是英國15年來最寒冷的冬天,氣溫創下最低紀錄。報導說,有一群民眾在酒館裡被風雪困了三天。

人口超過十億的印度,情況更糟糕,Google上的最新消息說,印度北部和東部因受寒流侵襲,迄今已凍死100多人。

在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國,首都北京也被暴風雪籠罩,京津地區,以及整個華北地區,降雪量均打破自1951年以來同期最高紀錄。元旦之後的北京氣溫,超過1986年以來的最低值。由於華東、華中等地區也都出現雨雪冰凍,所以中國大部分地區的取暖用電量都大幅升高。報導說,湖南、湖北、江西、河南等省份普遍出現了電煤短缺局面。上海、江蘇、湖北等地局部時段已出現拉閘限電情況。

不知此刻會有多少人感歎,前美國副總統戈爾不是說“全球過暖”、北極圈要融化,海水上漲,2014年就要淹沒世界嗎?這些高喊全球過暖的人,現在都到哪兒去了?當然,戈爾不會像印度窮人那樣被凍著,他住的是豪宅,暖氣十足,大概還“過暖”,因據當地田納西州電力局記錄,戈爾家前年的用電量,是美國平均家庭的20倍!他家還有電控的大門,電力皕讀漸走炭慦a池。可能現在戈爾先生正躺在皕聾丑A構思下一本防止地球熱爆炸了的書呢。

對全球過暖說的質疑,大概會隨著這場嚴冬和暴風雪而升溫。在全球風雪之際,在美國大學教物理的方勵之教授寫了篇文章,也來討論全球氣候過暖問題,題目是“全球變暖中的物理和非物理”,強調全球氣候研究,應屬物理學領域,但現在卻被扯入政治紛爭。該文批評戈爾用全球過暖煽情,說再有7年就是世界末日(戈爾是2007年這樣說的,等於再有5年大家就會看到,世界到底是不是“末日”)。

作為物理學家,方勵之提供了物理學界的一些情形:兩個月前,美國物理學會起草了一份新的“氣候變遷”的政策說明,在內部徵求意見。方教授說,這個“新版本的調子略微向反對派傾斜”,因為有這樣的“關鍵句”:“現有的氣候模型,看起來還沒有足夠可靠地說明自然的和人為的因素對過往氣候變遷的貢獻”。等於是說,所謂全球氣候過暖是人類釋放氣體所致,還沒有足夠的證據。

美國物理學會在全球物理界具有權威的地位,這樣的政策更說明:所謂全球過暖及其原因,至今在科學界還沒有定論。但全球最高喊氣候過暖、並因此拿到諾貝爾和平獎的戈爾,卻拒絕對此辯論,說“辯論已經結束,現在需要的是行動”。但是,當基本的數據還有問題、科學界還有爭論、連美國物理學會這樣權威的機構都支持“證據不足”,怎麼可以說“辯論已經結束”呢?

即使不從物理學的複雜專業角度,只是從常識來看,所謂氣候過暖是人類排放氣體所致,也是令人質疑的。首先,有科學家指出,所謂全球氣候過暖的數據,只是來自地球的陸地氣溫。而眾所周知,地球表層七分是海洋,三分是陸地,這“少數”的陸地,怎麼就能代表整個地球的氣溫?其二,全球六千多個氣象站,絕大多數都建在城市或鄉鎮附近。城市明顯在全球廣袤的陸地中處於“少數”,甚至“零星”狀態,這個“零星”的城市氣溫,怎麼就能代表全部陸地?更別說整個全球!另外還有研究指出,很多的氣象站,都存在靠近停車場(受汽車排氣影響,測溫數據可能不確),或室內暖氣通風口對著測溫百葉箱等各種問題。這樣裡外裡一算,這個所謂的全球氣候過暖的證據,還有幾分科學性?因而有人質疑,“究竟是都市暖化還是全球暖化?”

另外,更明顯的常識是,地球有40億年歷史,過去整整100年,全球氣溫才升高了攝氏0.74度。100年和40億年相比,比眨一下眼還短暫,值得人類大驚小怪,甚至不惜限制經濟發展、影響或降低人類的生活品質,而人為地“計劃地球、改變生態”嗎?

在全球政治領袖中,跟戈爾的地球過暖說針鋒相對,並要求辯論的是捷克總統克勞斯(Vaclav Klaus)。他曾一針見血地指出:戈爾們“只是假裝解決環境保護問題”,實質上“他們野心勃勃,試圖從根本上重組和改變世界、人類社會以及我們的行為和價值觀。”這是一種意識形態,它以保護環境之名,要抵制資本主義,對抗市場經濟,反對人類的自由發展,要像共產主義“計劃經濟”那樣來“計劃環境”,“計劃地球”,最後“計劃個人的生活”,在本質上,具有集權企圖,是“一攬子改造世界的烏托邦”。

在全球冰雪嚴寒之際,但願這股“冷空氣”能冷卻一下戈爾們的狂熱頭腦,同時也使世人的思考回到冷靜的常識,而不是過熱的意識形態。
曹长青的推特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

2014-02-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