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曹長青



前西藏政府噶倫(部長)、後出任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百歲老人阿沛.阿旺晉美年前在北京去世,中共舉行了隆重悼念儀式,歌頌他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中華民族的功臣”;與此同時,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也發表了悼念公告,讚譽他是“一位維護民族尊嚴的愛國者”。

北京和達蘭薩拉同時肯定一個藏人是“愛國者”,這是罕見的。但這裡的區別,是雙方對“國”的認知不同。對北京來說,五十年代初阿旺晉美代表西藏政府到北京跟中共簽了《十七條協議》,“使西藏回到祖國懷抱”,當然是紅色中國的“功臣”。但對西藏流亡政府來說,阿旺晉美雖做了北京高官,但仍心向西藏,“在極為艱困的環境下仍極力設法傳達”有利西藏民族的“真實信息”。而且在跟中共簽《十七條》時,也曾為西藏利益據理力爭。

在1997年10月的倫敦“漢藏對話會”上,我曾採訪到當年隨阿沛.阿旺晉美到北京跟中共談判的藏人翻譯達克拉.彭措扎西,他的回憶也證實了達蘭薩拉的說法。彭措扎西不是普通的翻譯,三十年代曾在蔣介石任校長的南京中央政治學校讀書,說一口流利的漢語;後來擔任達賴喇嘛的警衛團長,以及西藏流亡政府的安全部長。彭措扎西的夫人格桑央吉,曾任達賴喇嘛駐英國代表,也做過駐台灣的首任代表,現任西藏流亡政府外交與新聞部部長。除了在倫敦那次採訪,後來有一次在去新德里的飛機上,我又跟他們夫婦巧遇。雖然當時彭措扎西已七十多歲,但反應機敏,記憶力驚人,對當年去北京談判的細節如數家珍。他說,抵達北京後,阿沛.阿旺晉美就提出四條:一,承認北京新政府;二、解放軍佔領的昌都以東土地還給西藏;三、新政府駐藏人員不能超過百人;四、解放軍不進藏,國防由西藏政府自己解決。阿旺晉美明顯想為西藏爭利益,試圖保持以往西藏跟蔣介石國民政府的那種“關係”:對外,可宣稱西藏從屬中國,對內,藏人完全自己管理。

但中共不接受,拿出已擬好的《十七條》要西藏代表簽字盖章,但遭阿旺晉美等拒絕。彭措扎西說,當時中共首席代表李維漢拍桌子喊,不簽,解放軍就打進拉薩,“你們自己選擇,是武力還是和平!”但阿旺晉美們仍是拒絕,這樣來回衝突、談判了幾個月,最後迫於無奈,藏人代表才在十七條上簽字。

為了西藏利益,阿旺晉美還想出三個對策:第一,事先不向拉薩請示,為西藏政府一旦不接受這個協議留下餘地;二是雖然他身帶昌都總管的官印,但佯稱沒有。最後藏人代表的印章,是中共方面刻制的;三是堅持在十七條之外再簽個附件,七個條款中有一條:達賴喇嘛一旦不同意這個協議,逃到別的國家,任何時候回來,其政教領袖地位都不變等。但中共沒有公佈這個附件。

阿沛.阿旺晉美等西藏代表最後所以在十七條上簽字,主要擔心一旦解放軍打進拉薩,藏人損失太大,視協議為緩兵之計。昌都一戰,阿旺晉美的幾千裝備落後的藏軍,被中共軍隊完全擊敗。剛打贏國民黨的解放軍,軍隊人數超過了當時整個西藏人口,這個仗沒法打。昌都戰敗當了俘虜的阿旺晉美對此更有親身體會,所以才會在協議上簽字。

達賴喇嘛後來說,他是從收音機聽到《十七條》內容的。從這也可看出,十七條是中共大軍壓境下的威逼產物,根本不是公平協議。但即使這樣,西藏政府最後還是接受了,畢竟雙方力量太懸殊。另外,藏人那個時候怎麼能想像到,共產黨是那樣言而無信和殘暴。不要說西藏人,連跟共產黨一直交手,誓言“攘外必先安內”、剿滅共匪的蔣委員長,西安事變後,居然向共軍提供糧餉,將其正式編入國民政府軍,結果養虎為患,自己被吃掉。

阿沛.阿旺晉美後來當了中共人大副委員長,成為北京拉攏藏人、殖民統治西藏的傀儡。但從阿旺晉美的幾個舉動,可看出他仍心向西藏。

1989年初,十世班禪在拉薩圓寂,按慣例,尋找“轉世靈童”。北京對此相當積極,因中共一直用三十年代國民政府和西藏的交往,來證明西藏從屬中國;強調蔣政府特使吳忠信去拉薩查看了轉世靈童,最後決定免於抽籤,而且主持了第14世達賴喇嘛“坐床儀式”(即登基典禮)等。

但阿沛.阿旺晉美卻對此公開提出不同看法。1989年夏,阿旺晉美在西藏自治區人大會議講話時,特意提到這段歷史,說他曾通過江蘇省委和省政府,在南京檔案館查看了當年西藏政府和南京政府就這個問題的往來電報信件等,弄清了幾個關鍵問題:一是靈童只有一個,因而不存在“抽籤”問題;二是靈童已在青海選定,不存在中央特使“查看、確定”問題;三是西藏政府所以給南京政府寫信,是因為青海軍閥馬步芳勒索銀元300萬,不讓靈童離開,藏人拿不出,只好給南京寫信,希望蔣政府能斡旋,讓靈童去拉薩。

當時國民黨《中央日報》曾以套紅報導說,吳忠信“主持了”達賴喇嘛坐床典禮,並配發了一張吳與達賴喇嘛在一起的照片。阿旺晉美說,他仔細看發現,這不是坐床儀式的照片,而是在達賴喇嘛的臥室拍的。阿旺晉美在講話中明確地說,“實際情況是不存在吳忠信為14世達賴喇嘛主持坐床典禮的事實。”他還強調,“今天我們在座的有许多原來西藏的老貴族,都知道達賴喇嘛坐床典禮的習慣和它的程式是沒有什麼主持人的。不像漢族開會時有個主持人。”他借此機會表示:“在這個問題上,國民黨說瞎話,我們共產黨就沒有必要繼續跟著他們說瞎話。”

阿沛阿旺晉美的這番講話,發表在次日(1989年8月27日)中共《拉薩日報》第一版,等於公開澄清了這段史實,駁斥了國共兩黨的謊言。

阿旺晉美還曾提出“所有藏民族地區實現統一”,即恢復“所有藏區的整體性”,以保留西藏文化歷史和宗教。1991年,阿旺晉美還公開強調,藏族跟其他少數民族不一樣,西藏跟中央政府簽有“十七條”,呼籲中國政府落實協議中的西藏“政治宗教地位不予變更”的條款,強調藏人治藏。這跟達賴喇嘛主張的西藏“高度自治”很相像。

長壽百歲的阿沛.阿旺晉美,去世前幾年,身體非常衰弱。他在美國的一個兒子對我說,他回去探親,父親神智不清,不能言語,沒法交流了。但在2009年3月拉薩事件時,中共卻發表了阿沛.阿旺晉美譴責藏人暴力的所謂“談話”,顯然是編造的。

阿沛.阿旺晉美希望通過跟中共妥協,保存西藏,結果事與願違,西藏變成了北京的殖民地,西藏作為一個有自己獨特文化和宗教歷史的種族,正在一步步被滅絕。阿旺晉美本人則是一個寄人籬下、任北京摆佈的屈辱象徵。阿沛.阿旺晉美的一生,是一個悲劇,也是西藏災難的縮影。但悲哀的是,他的去世,並沒有帶走這個屈辱的時代;半個世紀過去了,西藏人民的奮鬥,恐怕還要從十七條之前起步。

2010年1月4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10-01-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