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哥本哈根與哥們哈羅

曹長青

在哥本哈根召開的全球氣候過暖會議,是熱門新聞,已在媒體上“吵鬧”了好幾天。但這個會議,難有實質性的成效,因為至少有三個難題沒法解決:

第一,對全球氣候過暖,科學界有爭議。很多世界一流的科學家指出,氣候過暖,是太陽輻射變化導致的,跟人類排放氣體沒多大關係。另外,從常識角度,地球那麼大,歷史那麼長,過去一百年,全球氣溫只增長了一度多(還是華氏),實在不需大驚小怪。因為地球有四十億年歷史,在這樣漫長的時間段中,一百年,等於是一瞬間。這一瞬間的氣溫變化,並不構成多大意義。這就像人的身體,在七十多年(平均壽命)的一生中,有個零點幾秒體溫增高一度,根本不需要採取什麼“降溫”措施,因為藥還沒送到嘴,溫度就可能下來了。它是人體內部的一個自然調整。

另外從科學研究角度,所謂全球氣候過暖,有兩個被嚴重質疑之處,甚至被認為是“騙局”:一是現在的全球氣候過暖證據,只是地面氣溫,而不是整個地球表層的平均溫度。這就有問題,因地球的表面大部分是海洋,只拿占少部分的陸地氣溫來說整個地球過暖,明顯以偏概全,誇大其辭。英國有個環保記者,曾跑到中國廣州會議上說,如不重視氣候過暖,海平面上升,2050年上海就會消失。這種說法是不是有點太邪乎了?根據中國國家海洋局的《2007年中國海平面公報》列表,上海、天津、浙江、山東、海南、廣西等全國11地的海平面上升資料都不一樣,最低是廣西,上升27毫米,最高是海南,上升92毫米。同一個海洋,怎麼各地上升不一樣?這本身就說明這種資料不能作為絕對科學根據。上海的海平面上升是66毫米,比最高的海南低26毫米,如果說海水上漲,按邏輯,那也得先淹海南,而不是上海。

另一更被質疑之處是,所謂全球氣候過暖,主要來自聯合國的報告,而這個報告,主要參考的是全球權威的氣候研究機構、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氣候研究中心”(CRU)的資料。而恰恰這個研究所,最近被揭露出在資料上造假。據媒體報導,該所“有意不採用1976至2005年的大氣溫度測量值,而使用1961至1990年的為基準,因為後者可以‘更完美地’證明氣候變暖的趨勢。” 該所負責人瓊斯教授在這個醜聞曝光的當晚就辭職,承認“確實存在選擇性地採用資料的問題”。

既然這個研究有問題,聯合國的報告就缺乏基礎;那哥本哈根的氣候過暖會議,就等於建立在空中樓閣;再怎麼討論,都有點海市蜃樓的感覺。這就有點像中國五十年代的大躍進,基層報上來是“畝產萬斤”,毛澤東、周恩來們,就挑燈夜戰,研究糧食過多,如何儲存的問題。而隨後發生的卻是餓死幾千萬中國人的人間慘劇。

第二,對氣候過暖的解決之道,富國、窮國有爭議。哥本哈根會議所以吵得一塌糊塗,因為窮國不滿富國提出的解決方案。道理很簡單,你成為工業國家了,廢氣已放了很多,現在要求我們不要放,制定嚴格標準。但我們是發展中國家,急需發展經濟,這個損失誰來負?富國至少應該提供“補償”。可富國又不願意掏錢,而且拿多少才能合理,也是一筆糊塗賬。而且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又乘機勒索,獅子開大口,像那些非洲國家,很多西方援助,都進了獨裁者的腰包。因此富國、窮國沒法擺平,只能爭論不休,最後即使通過什麼協議,也只具象徵意義。其實各國領導人到丹麥,只是開個大party,哥本哈根,哥們“哈羅”而已。

第三,即使達成協定,也無法有效實行。光聯合國成員國,就有192個,全世界的城市,成千上萬,中國的縣市,就有二千多個,聯合國哪有這麼多人力物力,到各國監控排氣標準?根本是杯水車薪,無法做到的事情。最後只能由各國政府提供資料,而這種官話又有多大可信性?最後,即使是聯合國抽查,抓到違反協議的,那又怎麼懲罰?聯合國連伊朗發展核武,威脅中東和平,都管不了,效率之差,可與獨裁國家的官僚比醜,還談什麼解決各國的氣候過暖?

除了這三點之外,更明顯的是,從地球氣溫的歷史來看,氣候變化是常態,即“天有不測風雲”。七十年代,科學家還驚呼,全球氣候過冷,溫度持續下降,世界要進入冰河期,結果虛驚一場。更有說服力的是,就在氣候過暖被“炒熱”的去年初,中國南方卻出現冰凍災害,造成很大損失,其中就有人們過於相信全球氣候過暖,說什麼會有“暖冬”,而放鬆警惕,沒有採取有效防凍措施。據專家研究,中國南方這次“冷冬”,50 年就會發生一次。

這種氣候劇烈變化,在中國歷史上常見。據史書記載,在寒冷期時,面積三萬六千頃、位於江、浙地帶的中國第三大淡水湖“太湖”,不僅全部結冰,“冰層厚到可通行車馬”。這種情景,僅文字記載就有三次。被視為中國氣象學奠基人的竺可楨,在《中國近五千年來氣候變遷的初步研究》中就指出,中國五千年的氣候,有四個溫暖期和四個寒冷期,其中第一個溫暖期的溫度,比現在高三至五度。如果那個時候有聯合國,是不是也要開哥本哈根會議?

媒體報導說,在哥本哈根,不僅有來自全球的左翼人士聚眾呼喊,甚至鬧場滋事,還有專程趕去的北京大學生,在當地的地鐵口舉著標語牌高喊:“我們的地球,我們的未來,我們決定。”可是這些中國學生,他們親屬的住房如果被非法拆遷這種問題,都沒法在中國公正解決;他們在中國連個投票權都沒有,連自己國家的領導人都不能決定,還跑到丹麥喊什麼決定地球,實在是自我諷刺。只從這一點小插曲,也可以看出,有些人關注全球氣候過暖問題的虛偽性。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2009年12月17日

2009-12-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