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貝嶺回應顧彬:顧彬是一個逐臭之徒

法國廣播電臺

《西德意志報線上》12月3日發表了對德國漢學家顧彬的獨家專訪,顧彬在專訪中對漂泊海外的詩人貝嶺進行了尖銳的批評。由於中國官方阻攔未果,加之德國輿論的激烈反彈,貝嶺和戴晴成為今年法蘭克福書展最轟動性的人物。但是顧彬認為貝嶺造成的轟動效應和西方盲目崇拜流亡異議人士有關,他還批評貝嶺不是真正的流亡異議人士,而是一個投機取巧獲得好處的人。不過,貝嶺在接受我們(法廣)的採訪時對顧彬的批評進行了針鋒相對的反駁。

我們想聽聽你的反應,你是不是很憤怒?

首先,我覺得顧彬首先是一個逐“臭”之徒。因為他把中國文學稱作“垃圾”,可是他研究的就是他稱之為垃圾的人,一個每天凝視垃圾的人就是逐臭之徒。而且他經常故作驚人之語,他本是一個戲子漢學家,卻又讓人覺得像一個牧師一樣。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我覺得他有時是潑婦駡街,有時又裝得溫文爾雅。我發現德國年輕一代的漢學家中文能力,如表達文學觀點的能力,口語都很好。但顧彬缺乏。他在中國官場和民間兩邊通吃。虛榮,自以為是,貪得無厭。如中國大小的獎,只要有就拿。中國只要有地方請他演講就去,一年去近10趟。

每一個離開中國的人都是自願的?為什麼這樣說呢?2000年8月底,我在北京的監獄堶掄{這樣的選擇,要不坐牢,要不就流亡。就這麼簡單,沒有選擇,不可能放了你讓你留在北京。是的,在1980年代末的時候,我首次離開中國的時候,我是作為作家去訪問。但最後因為六四,我支持中國學生的抗議,然後我的護照被拒絕延長,我不能回到中國,我所在的深圳大學已把我除名。是的,我是自願去國外的,我去國外是文學訪問,不是自願到國外去永久居留。後來,我們都是在中國1989年六四前後的恐怖時期決定的,因為我們不能回中國,或者我們自己選擇了不回到中國去。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顧彬是一個連基本事實都扭曲或不顧的人。他像是一個文化的種族主義者,說話口氣中的優越感,他對於中國的獨立作家和文學好像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厭惡。

其實,顧彬以前也批評過你。他以前對高行健獲諾貝爾獎也進行過尖銳的批評,說高行健聲稱自己是持不同政見者,其實不是,高行健堅稱自己的作品在大陸被禁止,實際上他的作品大陸從來沒有被禁止,現在還能在書架上找到•••

我準備訴斥顧彬的至少有四點:他說我在北京開了國際記者招待會,這是杜撰;他說我在北京的書店為傾向雜誌13期印出舉行過活動這是杜撰;他說我在美國,就是我從北京的監獄被送到美國去,得到一座大房子,這是杜撰;他說我在中國有很多作品發表,左手跟共產黨合作,右手反對共產黨,這是杜撰。他說的這個人恰恰不是我,因為我在中國自1989年之後就沒有出版過一本書。我相信,高行健和我一樣,1989年之後沒有在中國出版過一本書。

12年前,顧彬邀請你去他的大學做訪問學者。當時你們是朋友。為什麼現在你們之間的距離拉得這麼大?他對你的認知,對你的批評這麼激烈。您認為這種變化是怎麼發生的?

我完全不明白。因為我認為他12年前還是一個有理性的,做學問的學者。12年前的顧彬是一個有很多自己的研究,思考和見解,也寫過很多好文章的人。但這12年來,他對1990年代的中國文學,對中國的流亡文學的瞭解都是極少的。嚴格地講,這些年他是一個信口開河的人。12年前我們是朋友,而且他請我去他的波恩大學。我那個時候,有的時候回到中國去,有的時候呆在國外。是的,因為1995年前後中國給了我新的護照之後,我才開始能夠回國。後來我回國定居,我是在我自己租的房子的樓下被抓到監獄的,那是2000年8月中的時候。

我到德國是1997年到1998年的時候,拿的是德國學術交流中心 (DAAD) 的獎學金,是顧彬幫助我申請到的,那時我們是老朋友。但這個人這些年的變化之大,讓我目瞪口呆。關鍵問題是他變得不學無術,沒有思想卻隨意發表見解。沒去學去問。他就是謾駡。

你剛才說顧彬是個不學無術的人。顧彬是著名漢學家,詩人和翻譯家,常年奔走於德國和中國,曾將中國多位詩人翻譯介紹給德國讀者。他還編寫了一部十卷本的德文版《中國文學史》。他的中國文學史第七卷去年翻譯成中文出版,書名叫作『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那麼,我想問的問題是,顧彬是不是那樣一種人,他是不是有點愛之深,痛之切,他批評的很激烈,但從心眼塈き璊什磥敺ヵ鄏陶ルX的成就,希望大家能出成就?

我認為他整個的表達方式有問題。因為他的中文說得不好,說出來的話基本上是不連貫的,沒有漢學家應有的慎密的、邏輯的那種表達方式。他就是罵。什麼“垃圾論”,用這種一言以蔽之的方式去探討,讓我想到納粹時代的戈培爾式的表達方式。我指的是這十年的顧彬。就是說他靠的是從前的老本,一直吃到現在。他的表達能力缺乏一個學者應有的修養。他虛榮,自以為是.... 他應該好好地反省,應該多讀少說。他所有的文學見解都建立在1980年代前後,對這些年不管是流亡文學,還是中國國內文學變遷的豐富性,多元性,他完全沒有自己的歸納能力和表述能力。

── 原載 法廣, 安德列
December 07, 2009

2009-1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