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米奇尼克給中國知識份子的啟示

曹長青



在波蘭結束共產專制的抗爭中,有兩個著名的人物,一個是波蘭團結工會主席瓦文薩,後來做了波蘭首位民選總統。另一個是辦報的米奇尼克(Adam Michnik)。他雖然是一個文人,但跟瓦文薩一樣,堅定地對抗共產主義,在結束波蘭共產政權的鬥爭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甚至被稱為“波蘭的甘地”。

最近,在柏林牆倒塌20周年之際,米奇尼克到紐約訪問。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華爾街日報》居然拿出近一個整版的篇幅,發表了對米奇尼克的專訪。在我的閱讀經驗中,這家美國金融大報,拿出這麼大的版面,不是報導和採訪哪個國家的總統,而是一個報人,好像還沒有過先例,可見對這位波蘭知識份子的重視和推崇。

米奇尼克在這篇專訪中,對柏林牆倒塌事件,對波蘭及全球的重大影響,以及當今世界的焦點問題等,發表了看法。

在被問到怎樣看待當年柏林牆倒塌事件時,米奇尼克說,“太驚奇,太令人震撼了!在波蘭四百年的歷史中,從沒有過像柏林牆倒塌後的這20年:我們(波蘭)成為西方陣營的一員;我們有了自己的主權;我們盡最大可能保障了人權;我們有了民主選舉;我們開放了邊界;我們不再有新聞檢查。這是奇異的變化。”

柏林牆倒塌後,原蘇聯的十個衛星國,不僅都結束了共產政權,走向民主,並都成為歐盟的成員。米奇尼克強烈主張東歐國家加入歐盟,認為這可以增加它們的安全感,不再受俄國的威脅。米奇尼克對克里姆林宮持批評態度,認為普京政府強調“主權民主”、“秩序”等,是在加強國家權力,削弱個體權利。他認為俄國的自我身份認同(identity)是“非西方的”(un-Western)。“但這是可以改變的,而且必須改變,俄羅斯沒有其他選擇。但這需要時間,我們要有耐心。”他說,“今天威脅俄國的不是自由的歐洲,不是自由的美國,而是非自由的伊斯蘭和非自由的中國。”

他回顧說,波蘭團結工會沒有強烈的意識形態,甚至沒有想建立一個“理想社會”(ideal society),“它只是想生存,能夠生活。它的理想更接近美國革命,而不是法國。”

米奇尼克和捷克總統哈維爾等,當年都曾強烈支持美國領銜的伊拉克戰爭,在今天反伊戰的奧巴馬當選總統的情況下,米奇尼克說,他對支持伊拉克戰爭“不後悔”。他說,當美國和邪惡、野蠻、謀殺的極權主義發生衝突時,作為知識份子,我的責任是站在美國一邊,呼籲美國干預,捍衛人權。

因此他稱讚當年美國總統里根對波蘭團結工會的公開支持,說這應該是奧巴馬總統的榜樣。1981年波共領導人雅魯澤爾斯基宣佈戒嚴時,美國公開表示站在波蘭人民一邊,對抗共產政權。“當年美國公開支持我們,很有成效。今天我們必須支持伊朗人民,他們不喜歡那個瘋狂的內賈德總統,那個伊斯蘭—毛主義分子(Islamo-Maoist)。”

在波蘭的關鍵時刻,米奇尼克參加了那次著名的團結工會代表和波蘭領導人雅魯澤爾斯基面對面談判的“圓桌會議”,最後雅魯澤爾斯基同意全國大選。結果波蘭團結工會囊括了99%的國會席位,波蘭走向民主。米奇尼克雖被雅魯澤爾斯基下令關押過,但他後來強烈反對審判、懲罰雅魯澤爾斯基,並和這位將軍成為朋友。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結束時說,“我們必須改變波蘭和波蘭的習慣。不能你贏了,就把對手關進監獄,那是布爾什維克的手段。”“一旦政治進入法庭,司法正義就會從另一個門走掉了。”

《華爾街日報》在採訪米奇尼克的文章中說,這位波蘭著名的知識份子,今天還是一個左派。他跟哈維爾很相像。他們可以強烈支持伊拉克戰爭(這一點和美國及西方的左派不同,也許是他們經歷過共產主義,親身體驗了什麼是邪惡),堅定反對共產主義,但在其他很多問題上,尤其經濟問題,還是跟西方左派基本在一個思路,也是主張均貧富,強調平等(而不重在自由),反對資本主義。

但是對中國人,尤其中國知識份子和民運人士來說,米奇尼克至少提供了三個重要的借鑒:

第一,他堅定反對共產主義,進行體制外的抗爭。米奇尼克的父母都是黨員幹部,他早期雖對共產黨不滿,但還是對共產黨充滿期待,主張體制內改革,是個黨內改革派。但他在坐了共產黨的監獄之後,完全改變了了,變成了一個體制外抗爭派,一直都堅定地主張結束共產黨統治,而不是從內部改革、改造等。

第二,在二十年前的天安門事件時,很多中國知識份子,喜歡在抗議民眾和政府之間做說客。而米奇尼克卻直接參與團結工會對抗共產黨的鬥爭,他和瓦文薩並肩戰鬥,還創辦了“保護工人委員會”,擔任團結工會的顧問,全力支持工人的鬥爭。

第三,米奇尼克不以獲得權力為目標,而是一直堅持做權力的監督者和獨立知識份子。米奇尼克雖然一度當選過國會議員,但很快就退出,仍然做他的報紙主編。用輿論來監督政府和權力人物。這種獨立知識份子的角色,使他在共產黨掌權時,強烈批判共產政權,而在瓦文薩當總統後,又成為民主政府的監督者。而中國的民主運動中,權力夢太強,很多人都想著回中國做總統、做總理。缺乏理想性,於是內鬥、醜聞不斷,而實際效果甚微。

也許,正因為波蘭有不迷戀權力的獨立知識份子,波蘭才成為整個東歐第一個結束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在1989年中國“六四”屠殺之際,在中國人還不相信共產黨會屠殺的時候,波蘭人民恰恰在那一天,用選票埋葬了共產黨。這種不同,也來自兩國知識份子對共產黨的認識,對權力的認識的根本性不同。

2009年11月17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09-11-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