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為什麼猶太人是“自由派”?

曹長青

在美國,多數猶太人是Liberal(自由派),而和Conservative(保守派)相分野。在西方,所謂自由派,就是比較左傾。美國猶太人知識份子辦的保守派雜志《評論》(Commentary)在今年九月號召集了六位知名的猶太裔思想家,每人寫了篇文章,就此進行了探討。之所以在這個時候出現這場討論,因為做過《評論》35年主編的保守派大將波德霍雷茨(Norman Podhoretz)最近寫了本書《為什麼猶太人是自由派?》(Why Are Jews Liberals?)。這本書一出版,就遭到左派旗艦《紐約時報》書評的痛批、嘲罵。

沒有政府,就會人吃人?

波德霍雷茨和六名參加討論的思想家都是猶太人,由他們來探討猶太人本身的問題,不會被人指控為“反猶”;而且由於他們身在其中,可能會更瞭解其原因。

波德霍雷茨在書中首先結論說,左傾,已經成為猶太人的宗教(religion),成為他們的信仰(faith)。他旁徵博引猶太人的歷史指出,由於猶太人長期沒有自己的國家,流散世界,那種寄“他國”籬下的生活艱辛和處境,使他們一代代積累了一種文化心理,那就是依賴國家和政府,希望獲得政府保護。他引用一位猶太作家的名言:“如果沒有政府,人與人之間,就會活活吃掉對方(eat each other alive)。”

猶太人這種流散世界、倍嘗艱難、是被壓迫者(underdog)的歷史,使他們對平等、權威(政府)的保護等,特別敏感和推崇,由此形成歷史性的價值取向:更傾心左派政黨包攬一切的大政府、高福利理念。

參加討論的多位猶太裔思想家,都同意波德霍雷茨的這種歷史性原因的分析。但也有人指出,猶太人的左傾,還和這個族裔的特殊宗教背景有關。因為猶太人多不信仰《新約》,不信奉耶穌基督,只是信奉《舊約》,被稱為猶太教。這種反對基督教的立場,也使他們多傾向左翼政黨。在美國,雖然左右兩大政黨都有基督徒支持者,但從選民分類來看,多數基督徒投了保守派共和黨的票。所以福音派被稱為共和黨的票倉;而左派佔絕對多數的好萊塢,則是民主黨的票源和錢倉。

美國猶太人上教堂比例最低

今天,美國的猶太人是各種族裔中,宗教信仰最弱的族群。根據《評論》上引述的統計數字,每週上一次教堂的猶太人,只有16%,但整體美國人,卻占39%。說“宗教對他們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的美國人佔56%,而在猶太人中,只有31%。

由於對基督教的反感,他們連帶反感、甚至反對獲得多數基督徒支持的右翼共和黨,由此也自然傾向更有左翼色彩的自由派民主黨。

在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猶太人原來也是多數支持該國的左派政黨,但近年情況有些變化。因為這些國家的左翼政黨不那麼支持猶太人的母國以色列,甚至有時跟反猶的阿拉伯國家聯手,導致這些國家的猶太人開始轉向,改投保守派政黨的票;畢竟以色列被阿拉伯國家包圍和敵視,絕大多數猶太人對此相當看重,所以該國政黨是否支持以色列很影響他們的政見。據《評論》上文章的引述,在英、澳、加的猶太人,現在基本上已左、右各占一半。但在美國,卻是絕大多數猶太人仍支持左翼民主黨。例如奧巴馬就獲得80%以上的猶太人選票。而且自1928年以來,美國歷次總統大選,共和黨從未拿到超過40%的猶太人選票。《評論》的文章說,這是因為美國的民主黨,不像英、澳、加等國的左翼政黨那樣明顯不支持以色列,而是表面上跟共和黨差不多,也高喊支持以色列,所以美國的猶太人沒有那麼強烈的對左派政黨的厭惡。

多數猶太人支持共產黨

但把猶太人左傾的根源歸於依賴政府和宗教背景,也並不全面。因為在蘇聯的列寧斯大林時代,沒有這兩個因素,多數猶太人也支持共產黨。根據加州伯克萊大學教授斯萊茲肯(Yuri Slezkine)的專著《猶太人的世紀》,蘇維埃紅色政權的建立,主要得利於猶太人。雖然猶太人在當時蘇聯人口中不到兩個百分點,但在布爾什維克中央委員會,猶太人占了45%。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代表,30%以上是猶太人。蘇聯紅軍軍官和蘇共幹部,各自有40%猶太人。斯大林的秘密警察“契卡”(克格勃前身),38.5%是猶太人。更不要說托洛茨基、捷爾仁斯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早期蘇共領袖都是猶太人。

為什麼猶太人要支持共產黨?這和猶太人多是知識份子有直接關係,實際上是知識份子多有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那種要普救天下、建立共產天堂的烏托邦幻想;並有最想站道德高地為所謂窮人打抱不平的左傾激情。

在列寧時代的蘇聯,據統計,雖然猶太人只占人口1.8%,但在莫斯科的大學生中,猶太人占了17%。在烏克蘭首府基輔,甚至高達36%。在整個蘇聯,猶太人在大學教授中占14%。在列寧格勒,猶太人占所有報紙記者、編輯、作家中的30%以上。今天在美國,猶太人在知識界仍占相當多數,遠遠超過他們在美國人口中所占的比例。據統計,在美國大學教授中,高達90%註冊為左翼民主黨,在報社和電視台等媒體中,也佔70%左右。

傾向烏托邦,喜歡當救世主

我在兩年前的一篇題為“為什麼多數猶太人左傾”的分析文章就指出過,猶太人的知識份子比例高,自然左傾者就多。這實際上是整體知識份子的問題,因為知識份子天生就有個傾向,熱衷烏托邦的意識形態,熱衷扮演為民請命的救世主角色,所以就自然偏向均貧富、平等至上的價值方向;站在所謂代表窮人、代表被壓迫者講話的道德高地,就很容易脫離大眾,偏離中產階級的常識(commonsense)。
另一個原因是,由於猶太人是人類族群中,歷史最長,最精明的一個族裔;而且他們流散世界各地的艱難環境,刺激和形成他們奮鬥自強的精神。結果各地的猶太人,多是那個社會的佼佼者:富有、有成就。成就顯著,就遭人妒。再加上有些猶太人太精明,又比較吝嗇苛刻(很多跟猶太人打過交道的人有這種感覺),他們知道自己被人討厭,就要去尋求心理“平衡”;於是注重粉飾形象,特意要唱照顧窮人、均貧富等“高調”。

由於希特勒殺害了六百萬猶太人,再加上全球至今都仍有嚴重的反猶主義存在,所以對猶太人身上毛病的討論,就很困難,因為動輒就可能被指控“反猶”。猶太人思想家自己來探討這個問題,既少了這份擔憂,同時又等於證明,這不是哪個種族的問題,而更多是知識份子的整體問題。

——原載台灣《看》半月刊2009年9月24日

2009-09-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