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達賴喇嘛為何無法「回家」

曹長青



他來了,坐在高台上,下面是黑壓壓的人群,無數束虔誠、崇敬的目光,定格在這個身著紅色袈裟的喇嘛身上。達賴喇嘛專程趕來台灣,為災民舉辦的祈福法會,不僅使台灣人有機會直接聆聽這位精神領袖的教誨和祝福,同時也令很多人心酸,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已流亡了五十年,至今仍無法返回自己的家園西藏。

過去二十年,達賴喇嘛多次宣稱,放棄西藏獨立,承認西藏屬於中國,只是要求高度自治;在這次訪台三周前的日內瓦“藏漢會議”上,達賴喇嘛再次強調走“中間道路”。但不管達賴喇嘛怎樣妥協、讓步,北京政府就是不讓達賴喇嘛回西藏。北京到底在恐懼什麼?

中共是惡龍,西藏是小海豚

第一個,恐懼達賴喇嘛的國際聲望。達賴喇嘛是當今世界少有的精神領袖,受到無數人的尊敬和愛戴。他每到一個國家訪問,幾乎都是當地媒體的熱門新聞;不久前到歐洲訪問,又是引起轟動,德國《明鏡週刊》的民調說,達賴喇嘛受歡迎的程度,超過了羅馬教皇。

達賴喇嘛之所以受到人們這樣的尊敬,首先是因為中共對西藏的殖民統治。在世人眼中,中共是惡龍,西藏是小海豚。這種強烈的大與小、強與弱、惡與善的對比,更讓人們同情西藏。另一個就是達賴喇嘛的個人魅力。他的謙恭、自然、隨和,他強調的非暴力哲學、慈悲等等,都使他成為極具個人特色的世界領袖。包括他的開懷大笑,都是獨特的。好萊塢影星理查.基爾曾說,達賴喇嘛有這種本事,他的大笑,一下子就把人的心理拉近。

在美國,連中學生都關注西藏問題。克林頓當總統時,有次在紐約接見一批獲獎的中學生,第一個來跟他握手的學生竟突然喊出“free Tibet”(讓西藏自由),嚇了他一跳,後來每個來和他握手的學生都說這句話。據統計,在19到25歲的美國人中,能辨識一百個國家國旗的占11%,能夠辨識聯合國旗幟的是零,但認得西藏的雪山獅子旗的高達38%。

對於達賴喇嘛當年逃脫中共的魔手,據流亡美國的前中共高官許家屯的《回憶錄》,毛澤東當時說,“達賴喇嘛是神,我們抓了神,怎麼辦?”那還是1959年。半個世紀後的今天,達賴喇嘛在國際上的聲望可謂如日中天,胡錦濤、溫家寶們這些跟毛相比都是鼠輩的,怎麼敢讓“神”回去?

藏人心中的佛

第二個,是中共恐懼達賴喇嘛是六百萬藏人心中的“神”。1979年鄧小平復出後,提出對西藏問題“只要不談獨立,其他什麼都可以談”。當時鄧小平打敗了四人幫,把毛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也趕下台,獲得全面的權力,因此有了一點自信。但當達賴喇嘛的哥哥率團到拉薩參觀時,四面八方的藏人聞訊趕來,黑壓壓地跪下來,哭成一片,訴說他們的苦難,呼喚達賴喇嘛回來。中共的陪同人員,幾乎不知所措。最後北京高層決定停止這種“參觀”,認為這更會使藏人有離心傾向。僅僅是達賴喇嘛的哥哥回來,局面就幾乎失控,如果藏人心中的“神”,他們的法王達賴喇嘛回來,共產黨知道他們根本無法招架。

西藏是個佛教社會,歷來的傳統都是尊奉喇嘛。藏人生活不管怎樣艱難,也要捐奉,讓佛教的酥油燈長明。據西藏專家的資料,在西藏三區(衛藏、安多,康巴),籠統說信奉佛教的達90%,虔誠信仰的有50%。藏人說,他們天生頭頂上就有三樣東西:佛法、佛祖和喇嘛,這是一種出自本能的東西。非佛教信仰者可視為這是一個種族的文化傳統。在達賴喇嘛的出生地安多(青海),藏人父母對孩子的最大期待是,“看你能不能到拉薩!”因為拉薩是世代藏人心中的聖地,達賴喇嘛就在那裡。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仍有成百上千的藏人,寧可傾家蕩產(用作旅費),不顧在邊境被逮捕或槍殺,也要翻越喜馬拉雅山,到印度的達蘭薩拉,聽一次達賴喇嘛的講經。在藏人心裡,達賴喇嘛是“西藏歷史的延續和宗教的象徵”。

雖然經過共產黨半個多世紀對達賴喇嘛的無休無止的詆毀、攻擊、漫駡、醜化,但在藏人的心中,達賴喇嘛仍是他們的領袖,是藏人佛教徒的最高上師法王。在一個佛教徒為主的社會,想詆毀他們的法王,就像在一個天主教社會,詆毀羅馬教皇一樣,不僅無濟於事,還一定適得其反。今天,藏人家裡雖然被迫要掛共產黨領袖的像,但在夜晚,他們會把鏡框反過來,後面是達賴喇嘛的像,這是掛在他們心中的佛,誰也奪不去!

歷史長河中的過眼瘟神

雖然中國的經濟在崛起,國際地位增高,但共產主義在全球大勢已去,更增加了胡錦濤們的潛在恐懼。面對這樣一位在國際上,在藏人心中,都有崇高威望的精神領袖,那些毫無任何信仰,更無任何精神力量的共產黨們,怎麼敢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

而達賴喇嘛經過五十年的流亡,更堅信自由的價值,他完全不可能像阿沛.阿旺晉美(原藏人高官,降服中共後,曾做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那樣,對共產黨俯首貼耳,做統戰花瓶。達賴喇嘛本人已在世界獲得這麼大的聲望,北京還提出要給什麼“高位”,說如果他“承認錯誤”的話。這更暴露出共產黨小丑們是多麼無知,多麼愚蠢。

今天,達賴喇嘛的名字,已經響遍全世界。而胡錦濤、溫家寶們,不要說離開了中國,沒有多少人知道;即使知道,也是一個惡名。在人類文明的史冊中,人們會記下達賴喇嘛,而什麼胡溫,將是nothing,歷史長河中的過眼瘟神而已。胡溫用暴力做後盾,阻止達賴喇嘛返回自己的家園,但達賴喇嘛的精神,早就傳入六百萬藏人的心裡。這種精神遲早會形成一股反抗中共殖民統治的巨大力量。

——原載台灣《看》半月刊2009年9月

2009-09-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