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輝格 :福利主義是反慈善和反道德的


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主張自由市場和小政府的古典自由主義者(新近的批評者常稱之為新自由主義,其實就其核心主張而言,沒什麼新的)更注重效率和經濟增長,而福利主義者更關心教育、醫療、貧困、饑餓等問題,後者對窮人抱有更多的同情心,更熱心於幫助窮人和弱者;在這一二分法中,古典自由主義者被描繪為缺乏同情心的、宣揚冷酷無情的競爭和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其主張的極端狀態便是叢林社會。

不僅批評者這麼說,甚至许多古典自由主義者和保守派自己也這麼認為,並因此而在道德上缺乏自信,比如小布什初次競選時把自己的政策描繪為“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義”,似乎暗示保守派天然的比自由派(即美國左派,請原諒術語上的混亂,沒辦法)缺乏同情心。

這種說法大錯特錯,一個古典自由主義者可以和其他任何人一樣富於同情心,一樣關心教育、醫療和貧困,一樣熱心於幫助窮人和弱者,他可能自己掏錢行善,也可能創建和組織NGO去行善,也可能勸導甚至跪求別人行善,他唯一反對的是:搶別人的錢去行善。他們主張,這些善行應基於個人的價值判斷和自願決定,由施善者自己付出熱情、精力和代價去做,而不是強求他人付出代價而為自己博得善名,更不能借助暴力和政府強制把這些代價轉嫁給他人,簡單的說:不可以劫富濟貧。

相反,由於福利主義者主張讓他人承受代價來博取自己的善名,他們將自己置於道德上可疑的境地,更嚴重的是,由政府用稅收來興辦社會福利的做法,破壞了慈善這一古老事業的激勵機制和道德基礎,福利主義者們無法推卻由此帶來的道德責任,因此,缺乏道德自信的本應是他們。

這堶悸犒D理與逼捐十分相似,如果你反對逼捐,那就更應該反對政府福利;去年大地震後,一時逼捐成風,為此我寫過一篇《逼捐毒化慈善環境》,分析了逼捐的幾大危害,包括:逼捐模糊了捐助者是否心甘情願這一資訊,從而剝奪了他們本應獲得的慰籍、榮譽和善名,而在另一邊,逼捐將受助者陷於不義,同時又消滅了他們的感恩之情。

政府福利與逼捐類似,逼迫納稅人掏錢施善於窮人和弱者,更有甚者,逼捐還只是用嘴催逼,而政府福利則是借助國家暴力機器強奪,在道德上更加惡劣。

與個人直接向窮人施善相比,政府徵稅轉施的結果,直接剝奪了施善者本應獲得的慰籍和榮譽,相反,那些宣導和實施此事的福利主義者和政府官僚,自己沒有付出代價(除了口水),卻不僅獲得了美名和感激,還得到了職位、工資和政治資本,於是,慈善的激勵機制完全被扭曲了:獲得激勵者沒有付出代價,付出代價者卻籍籍無名;這是對慈善事業的釜底抽薪。

在受助者那邊,情況一樣糟糕,如果善行由個人或NGO直接向受助者施予,受助者得到的是一份來源明確的恩惠,有一個具體的恩人,當他感恩時(如果他懂得感恩的話),他知道該向誰感恩,當他要報恩時,也是如此;這種感恩和報恩的人類本性,是激勵和維持慈善事業的重要基礎,许多人在致富之後熱衷行善,便是因為他們早先在困境中獲得過幫助。

又一次,政府福利破壞了這一基礎,由政府轉施的恩惠缺乏一個具體明確的施恩者,感恩與報恩失去了對象,並且,政府福利的享用者通常壓根不認為這是一種恩惠,而視之為理所當然,根本沒有感恩可言;是的,在福利社會,恩惠、恩人、報恩,這些都已成為古代辭彙,或者已經變成傳銷家嘴堣@個空洞而不知所謂的口頭禪,這真是個悲劇。

即便是那些將政府福利視為恩惠的受助者,也將感恩和報答的對象指向了福利政策的主張和實施者,通常用選票作為回報,而實際上,真正的施恩者是納稅人,和激勵機制一樣,報答機制也被扭曲了,結果,受助者一方面被陷於分贓之不義,而同時,他們被浪得善名的偽善政客攬為其博取權勢的政治工具,他們的道德處境也十分不妙。

福利主義就是這樣在破壞著慈善事業的道德基礎,它既是反慈善的,也是反道德的,而可悲的是,它的主張者們卻總是自認為也常常被認為佔據著道德高地。

(——原載:《輝格Blog》,2009-09-13,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whig/archives/339068.aspx)



2009-09-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