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什麼都“沒有啦”的政府

曹長青

被統派媒體“化妝”吹捧,甚至歌頌到“DNA”都跟常人不一樣的馬英九,經過這場風災,臉上的光環脂粉終於被沖掉,露出其繡花枕頭本相。他的領導能力“沒有啦”,現在終於全世界都知道了。

這場風災中馬英九和其團隊的表現,真可謂給民主國家政權大煞風景的極品經典。中共大概可以拿來做“民主政府沒效率”的政治課教材。

在風災來臨之夜,馬英九不僅還有去喝喜酒的興致,甚至有跟娶了中國新娘的紅衫軍新郎講冷笑話的閒情,說什麼是兩岸三通後的“四通”。在美國,且不說是國家面臨災難之際,即使是風和日麗的情況下,如果總統敢當眾開這種色情玩笑,非得被媒體的口水淹死不可。

但面對如此醜聞,馬英九事後不僅不痛心道歉,甚至辯解說他不知道有風災。這個“不知道”本身,就讓人納悶,馬先生的職業究竟是什麼?連外國電視都報導的颶風,可正在風口浪尖上的台灣總統居然不知道。

最近更有特勤人員披露,在風災肆虐的時刻,馬英九還照常早晨去游泳。災民們在水中掙扎,馬元首在水族館勝似閒庭信步般瀟灑。上行下效,難怪行政院長劉兆玄在救災的關鍵時刻,若無其事地去理髮染髮。那邊颶風肆虐,這邊吹風機下洋洋自得地端詳那個比“三八”還掉一個檔次的“九流”腦袋。

這令人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在德國坦克湧進蘇聯,蘇軍全線潰退,大半俄國領土淪陷之際,有西方記者採訪斯大林時觀察到,那個大獨裁者卻有閒情逸致把他的手指甲修理得整整齊齊。民主台灣的馬英九、劉兆玄們,怎麼在大災難前的行為舉止跟大獨裁們如此神似?

這般九流院長手下的秘書長薛香川,在災民喝西北風、抱著親人屍體痛哭之際,他仍有到豪華飯店享受“父親節”的脈脈溫情。如此“人情味”的父母官,還煞有介事地聲稱:一年多來他幾乎每晚都在辦公室工作到九點之後,每天只吃三個便當。真是第一次知道在台灣還有人早飯頓頓吃便當。馬政府難道都是這種“三便當+九點鐘”的扯謊官僚嗎?

退一萬步說,繡花枕頭政府面對災難沒有絲毫應對能力,屬意料之中,儘管他們離譜到如果要寫一個嘲諷政府的戲劇不用再絞腦汁編情節的地步。但更令世界跌破一地眼鏡的是,當這一切諷刺劇般的情節發生後,“九流政府”的主角們不僅不道歉,甚至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還理直氣壯,咄咄逼人。劉兆玄的辦公室主任火冒三丈:“理髮難道不行嗎?這是什麼世界!” 薛香川更委屈: “吃飯有什麼不對,父親節耶。”

死不認錯是中國文化的經典、絕活。兩千年帝王代代相傳。對中國帝王將相如數家珍的“九流政府”自然而然承襲其經典。按老祖宗的傳統做,有什麼錯呢?

說得也是。千錯萬錯,是台灣人的錯。怎麼能把一個什麼都“沒有啦”送進總統府呢?他不僅自己什麼都完全“沒有啦”,更要把台灣這個國家弄得“沒有啦”。這可是遠比颶風更可怕的。別等到那一天才像今天這麼嚇一跳吧。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8月24日“曹長青專欄”

2009-08-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