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參加藏漢會議的高興和悲哀

曹長青

8月6日到8日,在瑞士的日內瓦,召開了三天的藏漢國際會議,有一百多名漢人知識份子和藏人學者參加,會議主題是“尋找共同點”。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民選總理(噶倫)桑東仁波切,都參加會議並作了講話。

在會議開幕式上,達賴喇嘛和桑東仁波切坐在主席台上,兩位喇嘛穿著紅色的袈裟,格外引人注目。作為一個長期關注西藏問題的漢人,我坐在台下,看著這兩位都超過七十歲的長者,心堣@陣高興,一陣悲哀——

高興的是,今年74歲的達賴喇嘛這樣健康、長壽。西藏至今有14位達賴喇嘛,只有第一世(82歲圓寂)和現在的第十四世,壽命超過了70歲;其他多達九位達賴喇嘛,甚至都沒活過50歲。

在14位達賴喇嘛中,現在的第十四世是第一位走向世界的領袖。他從西藏高原的一路風雪,走到印度平原的一路泥濘,又走進世界舞台的一片鎂光燈中,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成為全世界無數人尊敬和愛戴的人生啟迪者。

美國《紐約時報》曾說,“達賴喇嘛在美國受歡迎的程度達到了歷史頂峰”;美國另一家大報《華盛頓時報》感歎,達賴喇嘛“簡直成了好萊塢巨星”。他幾年前在紐約曼哈頓公園演講,有五萬人聆聽。他最近到德國訪問,又是引起轟動。德國知名的《明鏡週刊》以他作封面人物,專題報導。該刊做的民調顯示,達賴喇嘛在德國民眾中受到的歡迎程度,甚至比羅馬教皇還高出兩個百分點。除了他強調的慈悲、同情、愛心、非暴力哲學得到普遍共識以外,他個人特有的自然、隨和、謙恭,且帶些孩子氣等風格特色,也使他成為一個非常具有個人魅力的人物,這在他贏得世界性的聲望和尊敬中起到了相當的作用。這樣一位精神領袖的健康、長壽,當然令人高興!

但除了高興之外,看到台上兩位老人,內心又有一種深深的悲哀。1959年,當年24歲的達賴喇嘛,率領八萬藏人,逃到印度;桑東仁波切當年才20歲,隨達賴喇嘛逃亡,今年也已70歲。兩人都流亡了50年。人生有幾個50年!這無論對任何一個個體生命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悲劇。更不用說對那六百多萬遭中共政府殖民統治的西藏人和有家不能歸的海外流亡藏人。這是一個民族的悲劇。

多年前,我曾到印度的藏人流亡社區採訪,見到不少當年才幾歲跟父母一起逃亡到印度的藏人。幾十年過去了,這個習慣於生活在高原、有著自己非常鮮明的生活特色的民族,對他們自己家園的思念,是外人所難以想像的。一位在印度南部西藏人居民點“洪素”的藏人曾對我說,有一次他到尼泊爾,特意走到和西藏的交界處,他跨過邊境線,把腳踩在西藏的土地上,激動得一直流泪。他說那十幾分鐘,是他一生最難忘的時刻。

今天,不管中國政府如何宣傳醜化,說達賴喇嘛搞藏獨,要分裂祖國,但瞭解真情的人都知道,達賴喇嘛二十年前就公開宣佈,不追求西藏獨立,承認西藏屬於中國,但要求西藏真正自治。在這次日內瓦的藏漢會議上,達賴喇嘛又一次強調了他的中間道路政策不會改變。

達賴喇嘛不僅贏得西方人的廣泛尊敬,西藏問題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也正在得到越來越多的漢人知識份子,包括普通中國人的同情和支持。在這次藏漢會議上,不管人們在其他方面有多少分歧,但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支持流亡藏人返回家園的權利,尤其支持達賴喇嘛回到西藏。

中國政府蠻橫地關閉大門,不跟達賴喇嘛談判,繼續對西藏殖民統治,只能向世人展示,中共是惡龍,兇悍殘暴;而達賴喇嘛和流亡藏人像小海豚,無助而受欺壓。它只能促使世界上更多有良知的人,同情達賴喇嘛和流亡藏人的處境,給予他們更多的道義聲援,而這次藏漢會議,就是這種聲音的一部分。

2009年8月18日,自由亞洲電台評論。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網

2009-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