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印尼人的自豪和中國人的恥辱

曹長青

做印尼人值得自豪的是什麼?是他們可以用選票決定自己國家的命運,選擇自己的國家領導人,實現民主政治。最近,印尼再次成功地總統大選。國際媒體對此讚譽到:印尼已成為全球第三大民主國家(按人口僅排在印度、美國之後)。

從1998年開始的印尼民主進程,才短短10年,就成功地進行了兩次總統大選,民主政治定型,社會穩定。它再次說明,只要實行民主制度,即使是伊斯蘭文化背景,即使穆斯林占人口多數,也照樣能夠實現社會穩定、經濟發展和選舉政治。

全球有60億人,其中13億在中國,至今沒有政治選擇權。另外有12億是穆斯林。而穆斯林國家,多數都沒有實行真正的民主制度。對於穆斯林世界是不是能走向民主,有過很多討論。做出肯定回答的,一般都會以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為例,因這三個穆斯林國家,都成功地進行了民主選舉。但這三國都有特殊性:土耳其是當年開國之父凱末爾將軍以軍力為後盾,幾乎是強行把這個穆斯林國家世俗化、民主化。即使今天,凱末爾的後代將軍們,仍在土耳其的民主進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時不時要出面,阻止任何要把這個國家拖回極端伊斯蘭的嘗試。

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情況更有特殊性,都是在美國軍隊剷除了那裡的專制統治後,在比凱末爾將軍更強大的軍力做後盾下,才實行選舉制度。

這三個國家,可以說都在強力的保護和推動下,走向了民主。但印尼的情況則不同,它沒有凱末爾將軍那樣的開國之父,早期的蘇哈托軍人政權,實行了長達32年的專制統治;更沒有美國軍隊進入,強勢協助走向民主的外力,完全是憑藉自己本身的力量,走向了民主。

印尼不僅沒有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這三國的上述優勢,而且本身的很多條件,都給走向民主帶來困難:

印尼是全球穆斯林最多的國家,人口2.34億,穆斯林占87%(信奉伊斯蘭教的人被稱為穆斯林)。印尼發生過多起恐怖襲擊事件,著名的旅遊勝地巴厘,就被炸過。最近還有兩個旅館遭到恐怖分子攻擊。

印尼地處亞洲,這裡盛行的是李光耀們的所謂“亞洲價值”,即不走西方民主選舉的道路,主張由強人威權統治。而且家族政治文化盛行,在新加坡,李光耀把權力交給了兒子李顯龍;在北韓,金日成把權力交給了長子金正日(正患病的金正日,已準備把權力再交給兒子);在臺灣,蔣介石把權力交給了兒子蔣經國。

印尼是全世界人口第四多的大國(排在中國、印度、美國之後),屬於人口眾多、經濟落後的第三世界。近年雖經濟迅速成長,人均收入才達到2246美元(2008年);也屬於中國御用文人們一向強調的人口多、底子薄、文盲多、教育水平低,不適合民主直選的地方。

但即使在這樣的條件下,印尼人還是走向了民主。探討其原因,起碼有這樣幾個:

首先,經過蘇哈托的三十多年專制統治,印尼經濟落後,政治腐敗,人心思變,印尼人民有強烈的民主、變革願望。五年前印尼第一次選總統,投票率就超過80%。這次有投票權的1.7億人中,合格選票1.04億,投票率也超過60%。由此可看出,人民對政治改革有強烈的熱情。印尼人不像很多中國文化人那樣,強調“穩定壓倒一切”,而是認同“自由壓倒一切”,通過民主選舉實現自己的選擇權,體現個人尊嚴。

其次,以獨立媒體為代表的印尼知識精英,信奉民主憲政,強調和傳播自由的價值。印尼並不像中國這樣,媒體都被政府擁有和控制,而是一直有獨立的私營媒體。這些獨立媒體和印尼知識份子,致力傳播民主思想,提供真實信息。媒體在結束蘇哈托的獨裁統治,在阻止瓦希德總統的政治倒退、並最後通過國會彈劾了他的民主進程中,都扮演了重要的推手角色。在很多中國知識人還熱衷於歌頌胡主席、溫總理、大救星,把自己不當人,習慣做奴才時,印尼的知識份子,卻在勇敢地傳播“人民是主人”、結束一切“大救星”(瓦希德總統曾自譽是大救星),建立民主制度的普世價值。

三是印尼的民主轉型,沒有出現大流血。蘇哈托在年邁體衰之際,把總統權力交給了他的女婿,但後來被宗教領袖瓦希德取代。1998年,印尼政治出現危機,瓦希德想走蘇哈托的獨裁道路,要宣佈緊急狀態令,但被他內閣中擔任首席部長的蘇西洛(S. B. Yudhoyono)以及軍方等正直人士拒絕,最後國會彈劾了瓦希德,推選印尼開國第一任總統蘇加諾的女兒梅加瓦蒂接替。五年前,首次總統直選,蘇西洛擊敗梅加瓦蒂而當選總統。

印尼和中國的最主要不同,就是印尼沒有共產黨掌權。蘇哈托雖然獨裁統治,並把權力交給了女婿,但看到獨裁政治將結束,蘇哈托沒有像鄧小平等共產黨人那樣,大開殺戒,以寧可殺二十萬,也要獨裁統治二十年的心態來血腥統治。而是淡出印尼政治(蘇哈托2008年初才去世)。在宗教領袖瓦希德總統想宣佈緊急狀態令(實際就是要軍事戒嚴)而被彈劾之後,他也接受了國會的決定,退出政壇。

再加上被視為印尼開國之父的女兒、信奉民主價值的梅加瓦蒂接替當了總統等,都為印尼的民主過渡、局勢穩定等提供了一定的條件。而在五年前的首次總統直選中,蘇西洛又是高票當選,沒有任何爭議(對手梅加瓦蒂沒法提出異議,馬上認輸)。

四是印尼一直致力世俗化,沒有把伊斯蘭立為“國教”。把印尼和鄰國馬來西亞做個比較,更可看出這種不同。穆斯林在馬來西亞人口中只占一半,但馬來西亞的民主進程所以艱難,很大程度上跟馬來西亞把伊斯蘭立為“國教”有關。而穆斯林雖然占印尼人口近九成,但印尼即使在蘇哈托獨裁的時代,也沒有把伊斯蘭立為“國教”,而是保持世俗國家的性質。所以雖然人們常說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但它卻從來不是政教合一的國家。這一點,也為印尼走向民主,提供了條件。例如蘇西洛總統曾被批評說,他的妻子常在公共場合“露臉”,沒有蒙上穆斯林的面紗;但印尼的選民,對此多是聳聳肩,人們更相信常識。

五是印尼人選擇了一位傑出的政治家。今年59歲的蘇西洛曾是三星上將,一生軍旅,但卻有儒雅的愛好,喜詩歌、音樂等,甚至出過三張個人唱片。退役後,他曾在瓦希德政府當首席部長,但他寧可丟官,也不支持瓦希德的緊急狀態令。所以在瓦希德被彈劾下台後,蘇西洛獲得“正直軍人政治家”的讚譽。在過去的五年總統任期中,蘇西洛鞏固民主制度,大力打擊腐敗,並以溫文爾雅、堅毅穩重的形象和風格,尤其是“清廉先生”的稱號等,深得民心。因此這次雖有44個政黨參選(國會席位)、三對總統候選人,但蘇西洛以60.8%的高票連任(超過兩個競選對手的總和),他所領導的政黨,也拿到國會最多席位。

蘇西洛早年曾就學於美國軍事指揮學院(USCSC),受到民主思想和自由經濟的啟迪。他在首任總統時,大力推行市場經濟,強勢打擊恐怖分子。蘇西洛在位的五年中,他採取的自由化經濟政策,使印尼成為東南亞地區發展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從2000年至今,印尼平均年經濟成長率是4%,去年達到6%。蘇西洛的強勢反恐政策,也深得人心,並得到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稱讚。兩年前,美國《時代》週刊就稱讚印尼的強勢反恐,該文標題就是“像印尼那樣做”(Doing It Indonesia’s Way)。

針對印尼的民主選舉,25年前曾擔任美國駐印尼大使的前世界銀行總裁、美國副國防部長沃爾福威茨(Paul Wolfowitz)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讚譽說,正是有了自由、公正的連續選舉,印尼成為全球第三大民主國家。由於有透明的民主,印尼的分離運動幾乎消失,公民團體大量出現,新聞更加獨立、更有競爭性,同時伊斯蘭政黨的影響力下降。沃爾福威茨的文章標題是:“印尼是穆斯林民主樣板”。其實全球人口第四多的印尼,不僅是穆斯林的樣板,也是中國的樣板。在印尼人,伊拉克人,阿富汗人都能夠選舉,甚至獨裁下的伊朗人都可以投票的21世紀,人數最眾多的中國人卻仍被剝奪選舉權。這是所有中國人的悲哀,更是中國人的奇恥大辱。奇怪的是,極要臉面的中國人,對這麼恥辱的自身狀況,卻好像沒什麼感覺;否則中共怎麼能夠維持黨天下?

2009年7月28日於美國

——原載《觀察》

2009-08-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