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新疆的“焚書坑儒”

曹長青

“新疆正在進行一場小型的文化大革命,又開始燒書,迫害知識份子。”前中共新疆自治區古籍整理辦公室主任、知名維吾爾族學者庫爾班.外力(Wali Kurban)在華盛頓他的辦公室對我說。他拿出一份今年5月20日新疆《喀什日報》,上面報道說,中共當局於5月14日一次燒毀了維語書籍730種,其中包括《匈奴簡史》(128本),維族《手工藝手冊》(3200冊),以及維吾爾族的古代文學書籍等。當局對燒書的解釋是,要從根本上鏟除恐怖主義,打擊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防止新疆動亂和分裂。

這些書籍是不是真的在宣揚伊斯蘭原教旨主義、鼓動疆獨?對這個問題庫爾班.外力相當有發言權,因為這些被焚燒的書籍,很多都是經過當年他領導的“新疆古籍整理辦公室”修訂出版的。

今年50歲出頭的庫爾班.外力是維族知名的古籍學專家。他曾就讀北京大學,是中國著名學者季羨林的“五大弟子”之一。從北大畢業後,他返回新疆從事古籍整理工作。他說,像這次被焚燒的《手工藝手冊》,是他根據當年的手抄本整理出來的。“這種書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主義一點關係都沒有,它像中國明清時代的《天工開物》、《夢溪筆談》等古書一樣,是關於維族人早期手工藝方面的故事,只不過有些伊斯蘭教傳統儀式等內容而已。而《匈奴簡史》,從書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它是一種歷史書籍。”

當年在擔任古籍整理辦公室主任時,庫爾班.外力就因強調維吾爾語古籍和文化而遭到整肅,迫使他離開家園,來到美國,現在華盛頓的一家電台維語部任職。

新疆的“燒書”讓人不期然地想起中國古代秦始皇的焚書坑儒;近代毛澤東的文革大規模燒書、迫害知識人。這種“燒書”行為,是典型的思想專制,是想從根基上摧毀言論自由。

書籍只是文字的匯集,想法的表述而已,它不是行動。從言論自由的原則,即使對待異端學說,也只能用另一種思想去挑戰,而不可用“廢黜百家”、禁止其他想法出版流通來保持某種理論的“獨尊”。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先賢們從建國時就確立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原則,要形成“言論的自由市場”,讓各種想法、言論像商品一樣,都有上櫃台、進商場的機會,讓消費者自由選擇,最後優勝劣敗。美國的先賢們所以這樣構想,不僅是強調人與生俱來、誰也不可剝奪的言論自由這種天賦人權;而且篤信,只要人們有自由選擇(想法和理論)的機會,一定會像商品市場購物那樣,在多次選擇之後,最後是選擇(和肯定)那些高質量的,淘汰那些劣質的。最終一種價值的確立,是民眾選擇的共識,而不是權力者獨尊的結果。而只有經過民眾選擇而確立的“高質量”想法或思想所支撐的社會,才會真正穩定;而只有經過民眾自由選擇而認同的價值,才可能是真正符合人性的價值。

新疆正在發生的“小型文革”不僅表現在燒書上,還包括禁止維族人在自己的家園使用自己的語言教學。據英國BBC記者採訪新疆大學校長得到的證實,這所新疆最高學府已決定從今年9月1日開始,取消維語教學,全部改為漢語授課。

中共軍隊1950年進入新疆前,漢人在當地僅有5%,現已激增到42%。1,700萬新疆人口中,98%為漢人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就佔240萬人(他們搶佔了最好的水源、草源以及主要城市近郊)。但即使這樣,維吾爾族人仍佔多數,維語仍是當地主要的方言;而且新疆大學過去50多年來一直允許學生在漢語和維語中選擇。現在做出這樣的決定,等於要從基礎上摧毀維吾爾族文化和歷史。

焚書坑儒的秦始皇王朝僅存在了14年,是中國歷史上最短命的王朝之一;大規模燒書迫害知識人的毛澤東的文革,也只有10年就無法再繼續下去。共產黨今天在新疆燒書迫害維族知識份子,只能像秦始皇和毛澤東一樣,在增加罪惡記錄的同時,縮短共產王朝的壽命。因為這種從根基上摧毀維吾爾文化和歷史的做法,只能激起當地人更強烈的反彈和反抗。如果將來新疆真的出現動亂,黑手就是共產黨。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2年7月10日)

2002-07-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