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共產黨改變了嗎?

曹長青

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創黨88周年,成為歷史上最長壽的共產黨(蘇共只有79年)。與此相呼應的是,中國也成為全世界唯一沒有選舉的經濟大國。不要說世界七大工業國家(G七)全都是民主國家,連後來擴大成G20的國家中,除了中國和沙特阿拉伯,其他18個國家也全都實行了選舉制度。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怎樣看待今天的中共和中國?

在六四20周年之際,有一些政治人物強調,今天的中共已經和過去的中共不一樣,所以人們應該用新的眼光看中共。例如,台灣總統馬英九說,“不能用六四當時尺度看今日的大陸”;他還說,“大陸當局最近十年比過去更為注意人權議題”。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表示:當今的中國已經不是六四天安門時的中國,今天的共產黨也不是那時的共產黨(她的原文是病句:“不能再把中國當作六四天安門的共產黨”)。

天安門學生領袖柴玲也說:“我想對現在的中國國家領導人講幾句話,因為他們確實是跟六四的直接屠殺沒有任何的歷史責任的。我希望他們能夠藉著這個機會,能夠開始中國的真正的政治開放。”

●劉賓雁們在尋找善良的狼

他們這些講話可以說是有代表性的。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海外自由世界,大概都有相當一批人持類似的想法。柴玲的話和馬、呂的略有不同,但人們得出的結論是相同的:今天的中共已不是昨天那個手上沾血的中共,所以人們不僅應該用新的角度審視中共,更應期待和中共對話,以達成某種共識。

這是一種不僅錯誤、更是非常誤導人們思維的觀點。劉賓雁那一代有很多人一直強調,解放前的共產黨是好的,後來共產黨變質了(所以人們還有可能把共產黨再變好)。現在又有一批人強調,天安門時代的共產黨是壞的,今天的共產黨已經變化了,也就是變好了,所以對今天的共產黨應該有信心,應該寄希望。是這麼回事嗎?今天的共產黨改變性質了嗎?跟20年前的不一樣了嗎?今天的共產黨手上沒有血嗎?20年前的共產黨是狼,今天的共產黨是羊了嗎?昨天的共產黨是惡的,今天的共產黨就是善的、改邪歸正了嗎?

今天有多少異議人士被關押、監視、限制人身自由,多少法輪gong學員被迫害致死!難道它不在天安門、不在光天化日之下舉起屠刀,你就說他手上沒有血嗎?難道那些被暴虐對待的法輪gong學員、基督徒們的血不是人血嗎?那些豆腐渣工程導致的生命損失不是人血嗎?再退一萬步,如果中共出來摆平六四事件(且不說這絕對沒有可能),人們就應該讓共產黨過關嗎?只有六四死的人才算流血,才應把帳算在共產黨頭上嗎?馬英九、呂秀蓮和柴玲的口氣,好像今天的共產黨已經換了一個新人,一個和屠殺完全無關的、無辜的政府。說什麼呢?!在全世界的共產黨都已經倒台的情況下,這些華人界的頭面人物們仍對共產黨的本質毫無認知,難怪中國共產黨如此長壽。

●沒有頭腦,和動物沒有兩樣

今天中共壟斷所有媒體,用強勁防火牆圍堵海外信息,這種對思想的屠殺,對人的頭腦的屠殺,難道不是在繼續殺人嗎?!沒有頭腦的人,和動物沒有兩樣;不是自由的人,和奴隸沒有不同!面對把人變成動物、變成奴隸的政府,難道說它喂飽了十三億人(更何況根本不是它喂的!),就有了統治的合法性了?就值得台灣的官員和中國的六四英雄另眼看待了?

六四20周年之際,在電視上看到國際媒體採訪在香港、英國等地念書的二十幾歲的中國學生,他們嚇得連臉都不敢露。二十幾歲的人,六四時剛出生的孩子們,今天仍被共產黨嚇死了。這種恐懼哪裡來的?無數在海外寫點批評共產黨文章的人也不敢用真名,恐懼哪裡來的?且不談為他們悲哀,就說一個迄今都能把人嚇死的黨,不是狼是什麼?

今天的共產黨,經濟上走向官商肆無忌憚地勾結、共同獲利(都獲得權力和經濟利益),政治上則不僅是走向黑社會、黑手黨,更完完全全不放棄一黨專制獨裁的理念,其獨裁者的本質沒有絲毫的變化。

跟共產黨的鬥爭,是一場戰爭,對於戰爭,中國早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的古訓。但令人悲哀的是,中國共產黨頭腦很清楚,一路按照自己的理念、自己獨裁的政治需要,來制定、實施其政策。無論是對待國內的異議聲音,還是對台灣、西藏的反抗勢力,他們從不手軟,從不妥協,一路摆出惡霸的姿態。

●要和共產黨對話,是自作多情

反觀中國的反對派、異議人士,真正認清共產黨本質,認清對手是怎麼回事的,實在是少數。许多人動輒就開始對共產黨抱以希望,時不時地去恭維幾句共產黨政府,試圖和他們對話。事實是,中國異議人士在政治、經濟上都完全不是中共的對手;說句難聽的話,如今這比二十年前更強大的中國共產黨,它稀罕搭理你嗎?從二十年前學生下跪,到今天文化人們的試圖諫言、對話,共產黨除了鎮壓,什麼時候搭理過你們?那種動不動要和共產黨對話的思維和舉動,不是故作自我重要,就是自作多情。更嚴重的是,這些毫無實際效果的舉動,所起到的強化共產黨合法性的作用,明顯會大於對它的否定。

今天,中共政權的反對派所擁有的,只是思想的力量;只有靠清晰、正確的思想理念,才有可能去贏得人們的頭腦,把人們的頭腦變成巨大的反抗力量,那才是真正可以跟共產黨抗衡的實力。而如果頭腦不清,既不知己,更不知彼,那就共產黨萬歲。異議人士要真拿自己當回事,不是去展示你有和中共高官對話的可能(其實根本沒有),而是即使只有赤條條一個人,也清晰地站到共產黨的對立面,喊出一句共產政權不可救藥,必須推翻它,人民才有走向民主、自由和更加繁榮的可能。

那麼是不是就應該放棄、甚至否定黨內改革派?當然不是。而是讓共產黨必須垮台的聲音去贏得他們的思想、他們的人心。讓趙紫陽這類黨內“改革派”也認識到,共產黨是不可改革的,只有徹底結束這個黨的專制、走西式民主選舉的道路才是唯一出路。讓中國的葉利欽們認清共產黨的本質,最後成為推翻中共獨裁統治的突擊手。

——原載《開放》2009年7月號

2009-07-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