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巫永福文化評論獎”得獎感言

曹長青

尊敬的巫永福先生,趙天儀先生,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台灣的朋友,大家好!

首先我想說,我感到非常的榮幸,能夠獲得本屆的巫永福文化評論獎。非常感謝巫永福文化基金會,感謝這個獎項的評委們。同時我也感到很抱歉,因為遠在紐約,無法親自到台北來領獎,只好委託我的好朋友,出版《理性的歧途》這本書的“允晨出版社”副總經理廖志峰先生,代我領獎。

由於我的書、我的文章都無法在專制的中國出版和發表,所以我感激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民主的台灣,有一塊可以用我熟悉的語言發表任何想法的自由的台灣!

我感激所有為台灣的民主和自由做出貢獻的人,包括用小說,用詩歌,用各種文學方式,推動台灣進步的作家、詩人,藝術家。今天在座的巫永福先生,我們的文學前輩,就是這樣一位推動台灣社會,尤其是推動台灣的文學,向前發展的勇士。當然還有詩人學者趙天儀先生,以及今天在座的很多文學前輩。可以說巫永福基金會的建立和存在,就是一個證明,一個象徵。

我曾經在一位中國流亡作家論述台灣文學的演講中,讀到了巫永福先生早年寫的兩首詩,一首詩的名字叫“孤兒之戀”,寫台灣人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心靈痛苦,那種對自由的渴望,對祖國的懷戀。這首詩的結尾是,詩人說他希望像一隻掙脫籠子的公雞,“勇敢地跳上屋頂,從咽喉迸出高亢的聲音”。

巫永福先生的另一首詩,題目叫“氣球”,寫的是,他所渴望的祖國終於來了,蔣介石的軍隊登陸台灣,可是他們給台灣帶來的仍然是專制,台灣人像氣球一樣,被繩子拴著,無論怎樣“在風中掙扎”,都無法獲得自由,因為“主人緊緊握著繩索”,而且告訴氣球說,“我時時在監視你,知道嗎?”我讀到這兩首詩,深深感受到台灣人在外來政權統治下的悲哀和痛苦。

今天,台灣終於不再被日本天皇主宰,不再被蔣家王朝統治,但仍然面對隔岸共產黨的威脅。而台灣的一些知識份子,仍然在宣揚巫永福先生在“氣球”那首詩中所抨擊的不許人民自由選擇的專制思想。

我的這本書《理性的歧途》,副標題是“東西方知識份子的困境”,主要也是探討知識份子的問題。二十世紀人類所以發生那麼多災難,主要原因是由於知識份子的烏托邦和暴力學說。這種烏托邦知識份子,看重的是意識形態,看重的是理論學說,而不是人本身。當代英國著名歷史學家保羅.詹森(Paul Johnson)就此寫了一本書,台灣有譯本,書名叫《所謂的知識份子》。這本書的最後一句話是:“知識份子永遠要記住,人比理論重要。”而二十世紀知識份子的通病就是為了理論,為了烏托邦幻想,為了意識形態,而不顧人本身,甚至不惜摧殘人的生命。

今天,雖然台灣已是民主國家,但台灣還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台灣有相當一批知識份子,和二十世紀那些熱衷烏托邦、給人類帶來沉重災難的知識份子一樣,把意識形態看得比人的權利更重要;把理論看得比人本身重要;把國家、版圖看得比人的自由、人的尊嚴更重要。

今天,面對台灣的歷史轉型,知識份子應該檢視自己的歷史責任,應該做傳播自由價值的勇士,而不是做舊勢力的幫兇。不管台灣今天面臨多少艱難,多少內憂外患,但我堅定地相信,台灣的民主之車,誰也無法再倒退回去。就像出來的牙膏,再也無法擠回去一樣。

我相信,台灣人不會繼續做“氣球”,被繩子拴著。台灣人要的是,做雄鷹,飛向自由的天空。今天有许许多多像巫永福老先生這樣的台灣人,執著、堅定地熱愛台灣,推動台灣社會,包括台灣的文學藝術向前走,雄鷹展翅的台灣指日可待。這不僅有賴於在座的各位所代表的台灣知識界的努力,而且我更相信,我們今天這個頒獎會所選擇的地點“基督教青年會”的預示,那就是上帝一定會保佑台灣!

謝謝大家!

【台灣巫永福文化基金會主辦的“2006年巫永福三大獎”公佈評審結果如下:
一、巫永福文學獎 廖鴻基作品《漂島》(印刻出版)
二、巫永福文學評論獎 黃美娥《重層現代性鏡像》(麥田出版)
三、巫永福文化評論獎 曹長青《理性的歧途》(允晨文化)】


--原載:《允晨文化出版公司》2007-03-18

2007-03-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