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宏深:對曹長青先生的批評


我經常拜讀先生的文章,對您的見解很佩服。先生對西方左派和右派,自由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差別,有很深刻的洞察力,您的文章對於希望瞭解西方世界政治經濟文化的中文讀者來說,有很大的幫助,我自己也從您的文章中受到很多啟發。

但是,我認為先生對美國新保守主義過於推崇,沒有區分新保守主義和舊保守主義的巨大差別。新保守主義表明上看起來很維護個人自由,提倡傳統價值,但事實並非如此。新保守主義壞就壞在“新”字上面,不是真正的保守主義。

經過長期的阅讀和思考,我認為新保守主義是一種非常有害的政治哲學,它表面上打著保守主義的旗幟,實際上卻不斷地加強中央極權,剝奪個人自由。里根和小布什是新保守主義者推崇的領導人物,這兩位總統都極力宣揚小政府的理念,但是他們卻創造了巨額的財政赤字,並極大地擴大了聯邦政府的權力。這種理論和實踐上的不一致應當使真正熱愛自由的人士產生警覺。

2008年爆發的經濟危機使得每一位信奉自由市場經濟的保守派人士都非常沮喪,因為這次危機並非爆發在由左派民主黨執政期間,而是爆發在小布什總統的任期內。這就給左派人士一個極好的機會,他們可以借機把問題推給自由市場,進而名正言順地推行政府干預。對此,许多信奉自由市場經濟的人感到啞巴吃黃連,有口不能分辨。相信先生也有同感。

面對危機,小布什總統的表現令人失望,他的救市計畫和左派的理念沒有什麼分別,而且給民主黨政府樹立了一個很壞的榜樣,使得目前保守派人士根本無力反對奧巴馬的種種荒唐的救市方案。更讓人沮喪的是,包括像格林斯潘這樣的“保守派經濟學家”也開始承認自由市場的不足。這樣,凱恩斯主義的捲土重來也就不足為奇了。

事實上經濟危機並非自由市場造成的,而是過多政府干預造成的。問題的本質是新保守主義者打著自由市場的旗號,卻不斷地破壞市場秩序。真正的保守主義者應該和新保守主義決裂,回歸傳統保守主義。

20世紀的經濟學界有三個流派:凱恩斯學派,芝加哥學派,奧地利學派。凱恩斯學派明確地宣揚政府干預市場的社會主義理念,一貫受到左派的青睞;以弗雷德曼為代表的芝加哥學派表面上大力提倡自由市場經濟,受到保守派的推崇,在里根和小布什任內,美國政府基本上是奉行弗雷德曼的經濟理論,但是這種經濟理論本質上是一種偽自由市場理論,具有極大的欺騙性。真正的自由市場經濟學派是奧地利學派,領軍人物是奧地利經濟學家米瑟斯(Ludwig Von Mises),主要代表人物還有哈耶克和羅斯巴德。

芝加哥學派和奧地利學派都反對政府干預市場的運作,因此很多人認為這兩個學派的差別不大,特別是哈耶克也曾經執教於芝加哥大學,很多人甚至把哈耶克也算作芝加哥學派的人物,這完全是誤解。 芝加哥學派主張的是一種半吊子的自由經濟,這一派最大的問題是宣導政府控制貨幣的供應。正是在這一點上奧地利學派堅決地反對以弗雷德曼為首的芝加哥學派,因此也強烈反對新保守主義的經濟政策。奧地利學派主張政府非但不能干預市場的運作,商品的生產,流通,價格都應由市場決定,同時奧地利學派堅決認為政府也不能壟斷貨幣的供應。貨幣應當由市場決定,這是奧地利學派絕不妥協的關鍵立場。

在人類數千年的自由貿易中,人們自發地選擇了黃金和白銀作為貨幣。金銀最大的優點是能夠長期保存,而且數量有限,不易偽造。但是現在各國通行的都是與金銀脫鉤的紙幣,紙幣的發行由中央銀行壟斷。政府通過中央銀行可以隨心所欲地印刷鈔票,這就完全違背了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因為在紙幣制度下,市場經濟中最重要的商品-貨幣,完全被政府所控制。因此,凡是建立在中央銀行制度下的所謂市場經濟,統統都是偽市場經濟,奧地利學派敏銳地指出了這一核心問題。曹先生是洞察力非常敏銳的人,對此應該不難理解。

關於中央銀行制度的罪惡,這埵酗@部短片解釋得比較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YZM58dulPE&feature=PlayList&p=63A3587A8275A46A&playnext=1&playnext_from=PL&index=18

在美國政壇上,真正信奉自由市場經濟的人不多,一個例外是前總統候選人,眾議員Ron Paul,Ron Paul雖然在2008的初選中敗給McCain,但他並未放棄自由理念,最近他發起了Campaign for liberty 運動,獲得越來越多的民間支持。這裡是Ron Paul的網址: www.campaignforliberty.org

Ron Paul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政治人物,他的立場非常堅定,而且他在經濟,內政,外交各個方面的見解都具有邏輯上的高度一致性。他主張有限政府,強調政府必須平衡財政預算,反對赤字,宣導低稅收,反對政府福利制度,這些都是保守主義的傳統理念,但是他與布什等人為代表的新保守主義不同在於他主張廢除聯邦儲備銀行(美國的中央銀行),由自由市場決定貨幣的供應。在外交上,他堅持傳統保守主義的不干預政策。Ron Paul是當今美國政壇上傳統保守主義的代表人物,他所發起的運動雖然目前還不受太多關注,但是卻極有可能在未來二十年內帶來傳統保守主義(古典自由主義)的復興。

這裡是Ron Paul最近在CPAC上的發言,較為全面地敍述了他的政治主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_aZn6wqAdQ&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GeR-ocMwfU&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s937F9IWY&feature=related


曹先生恐怕很難接受傳統保守主義的外交理念。不干預的外交政策看起來十分消極,好像是一種孤立主義。在共產主義制度下成長起來的人,痛恨一切專制制度,往往希望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運用強大的經濟軍事實力,打垮一切獨裁者。這種感情不難理解,但是感情不能代替現實。無情的現實是,由於美國奉行的干預外交政策,造成了高額的財政赤字,為了彌補赤字,美國政府一方面向中國等國大量貸款,一方面通過中央銀行大量印鈔,前者使得美國逐漸喪失主權,後者使得美元貶值,產生大量的經濟泡沫,已經隨之而來的經濟危機。從現實來看,希望美國政府給中共施加壓力來改善中國的人權問題完全是空中樓閣,美國自身的危機已經嚴重到美國政府必須依靠中共政府的貸款才能繼續運作。中共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美國的政治和經濟。

所以,美國必須放棄新保守主義,回歸傳統的保守主義。傳統保守主義認為,美國政府的效能是維護美國的獨立和自由,而不是向世界輸出民主。但是,從威爾遜時代開始,美國卻開始放棄這一傳統觀念。過去一百年來,美國政府傾向於認為美國的自由必須依賴於其他國家的民主制度,好像其他國家不民主,美國的自由也就沒有保障。這種對民主制度的過度迷信顯然沒有道理,因為美國的立國理念並非民主,而是建立在宗教和道德之上的個人自由。大部分人往往把民主和自由這兩個概念混淆起來,從曹先生最近對五四運動的批判來看,您顯然瞭解民主和自由的區別。

傳統保守主義的“不干預”外交政策往往被其政敵譏諷為孤立主義。事實並非如此。這種外交政策的根源在於基督教新教神學,由於人性有罪,罪人並不真正喜歡自由,因為自由意味著人必須為自己承擔責任,而罪人的本性是要逃避自己的責任。在這一神學觀念下,一個國家之所以被獨裁者統治,是因為其國民的罪性(奴性)。而外來的政治軍事力量無法改變人民的內心。因此,對於中國,伊拉克這樣的國家而言,除非人民反省自己的罪惡,從個人,家庭開始悔改規正,進而重建整個國家。否則外來的政治軍事干預根本不可能建立起穩定的民主制度。如果美國要很好地發揮自由世界領袖的角色,最好的策略就是樹立一個好的榜樣,最大限度地發揮個人自由,限制政府的干預。新保守主義卻推行軍事干預,高額赤字,以及小布什總統的愛國者法案,no children left behind等做法無疑是起到了一個反面作用。至於7000億美元的救市方案則是徹底暴露了新保守主義的虛偽本質。

即使先生不能認同傳統保守主義的理念,我仍然建議您關注傳統保守主義運動。目前美國共和黨缺乏理念,沒有強有力的領導人物,民主黨的荒唐經濟政策將使經濟危機進一步惡化,因此民主黨也很快會受到選民的拋棄。在這一背景下,由Ron Paul等人推動的傳統保守主義回歸運動將獲得很大的空間。最近由Ron Paul提出的聯邦儲備銀行透明法案(hr 1207)已經獲得150名國會議員的支持,這在過去是無法想像的。隨著聯邦儲備銀行的罪惡逐步曝光,傳統保守主義極有可能捲土重來。Ron Paul革命極有可能使里根革命相形見絀。

祝先生平安。

宏深

2009-05-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