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級外省野蠻人

曹長青

自稱「高級外省人」的郭冠英回台時,有黑衣黑帽機場護駕,隨後還高調喊要上訴,但喳呼了一陣子,就銷聲匿跡了;可能也是自覺言行「低級」,無臉再見人。但高級外省人現象,卻絕沒有消失。除了最近立法院的外省權貴李慶華居高臨下地對一位本土派女立委連聲斥喝「沒家教、潑婦」之外,中國時報駐美「高級外省人」記者傅建中,在其專欄中辱罵綠營理論家金筊m一事,也是典型的例子。

事發於美國一位議員的涉案報導和評論。去年美國大選時,阿拉斯加州聯邦參議員史蒂文斯因被檢方指控接受商人饋贈、沒有財產申報,結果以些微票數落選。傅建中就此寫了評論,以史蒂文斯案,連接到陳水扁案,認為「扁罪當誅」,說「非把扁這個國人皆曰可殺的偽君子繩之以法不止」,還咬牙切齒地說,要把陳水扁夫婦「鑄成跪姿的銅像,類似南宋奸臣秦檜夫婦一樣,置於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上,供人唾罵」。那種高級外省人的仇恨之情,呼之欲出。

可是令傅建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史蒂文斯案最近急轉直下,全案被撤銷;因被查出,檢方在調查時做了手腳,屬有罪推論,違反了程序正義。金筊m先生在其近日專欄中介紹和討論史蒂文斯案如何遭檢方算計、後獲清白一事時,批評傅建中在報導和評論史案時,以指桑罵槐方式連接陳水扁,現在史案翻案,傅建中就不再提了。

專欄作家之間政治觀點不同並有所批評,在哪個國家都是常見的事。可是傅建中在回應中,不是就事論事,更不是摆事實、講道理,而是像街頭小痞子那樣,罵金筊m是「一頭陳水扁豢養的忠犬,見史翻案,一時喜出望外,狺狺而吠」。這種口氣和語句,跟郭冠英用范蘭欽的名字在文章中辱罵金筊m和陳師孟是「暴獨的宦犬」一模一樣。

傅建中做為中時資深記者,經常以「高級」「大牌」居高臨下地罵人,可他連正常作文、講道理的能力都沒有,只會罵大街。如果這種水準還是資深,那中時的一般記者又怎麼擺平?今天,連對岸共產黨的報紙招收記者,也得有點新聞常識和作文規矩訓練,也不好意思讓傅建中這種「傅」淺的記者丟人現眼。

傅建中這種不講道理,只會罵街的言行並不是第一次。對於我曾在專欄中批評他新聞造假(什麼蕭萬長訪美時「會晤」四十二名美國議員、和美兩黨總統候選人的亞洲策士「共進早餐等),他也是從來不就事實方面進行澄清或認錯,而是在中時專欄上人身攻擊,罵我是「流亡美國之無行文人,今墮落為台獨鷹犬」等等。他以為罵別人是犬,就能掩飾自己編造假新聞的醜陋,就證明他是「人」了。他是什麼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用這類低劣的文字,一次次地證明他是野蠻人。

其實,是否尊重台灣人民選擇自己家園的權利,不是本地人和外省人之爭,也不是藍綠之爭,而是文明和野蠻之爭。在尊重人民選擇權已經成為最基本普世價值的今天,做為「高級外省人」代表的郭冠英、傅建中們,實在無法從道理上拿出拒絕台灣人民走台獨之路的理由,於是只有用罵人來泄憤。文人本應文明點,但「高級外省文人」都自踐到如此地步,也難怪有李慶華這種「高級外省立法委員」。為了大中國的意識形態,即使做野蠻人也在所不惜了。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9年4月27日「曹長青專欄」

2009-04-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