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國新聞自由度不如沙特阿拉伯

曹長青

布什總統首次訪問北京,被美國主流媒體大幅報道,其中一個說法引起我的注意,該報道說,這次布什和江澤民的記者會以及布什到清華大學的演講,中國方面同意不加刪節地全文播出,是中國的一個進步。

一個重要的外國元首來訪,和中國領導人會談後共同主持個記者會,然後到中國一所大學講一番話,這么個在西方習以為常的官式活動,中國政府能夠同意不刪節內容全文播出,就算是“一個進步”,可想而知這個國家的新聞狀況落後到什么程度!

中國的官方報紙時常批評美國的新聞自由是假的,連清華大學新聞傳播中心的主任李希光等研究新聞、教導學生如何寫報道的教授們,也把美國媒體對中國黑暗面的批評說成是“妖魔化中國”。但像外國領導人來訪開個記者會、到大學做個演講,都要幾經交涉才能使內容不刪節全文播出,這種事難道也是美國等西方媒體在妖魔化中國嗎?這不明明是中國政府在自我妖魔化嗎?這不是再次證明你不許信息自由流通,你恐懼人民聽到和政府不同的聲音嗎?

布什的記者會和演講經過美國政府的壓力和討價還價可以全文播出,可是中國政府至今不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美國主要報紙進入中國,甚至對他們報紙的網頁都進行封鎖。而中國的《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等任何報紙都可以在美國自由流通和出售。中國政府為什么恐懼中國人讀到、聽到外面的聲音?沒有什么比不讓人民聽到外面的聲音、不同的聲音更能“自我妖魔化了”;沒有什么比害怕比較和鑒別的“新聞”更虛假的了!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是研究中東問題的專家之一,他寫中東的書上了《紐約時報》的暢銷榜。在911後,弗里德曼寫了很多批評阿拉伯國家以及穆斯林激進份子的文章,而在批評沙特阿拉伯政府方面則尤為激烈。但他2月20日在美國公共電視台PBS訪談中介紹的一個情況令我既驚訝、又感慨﹕他說雖然他的專欄文章捍衛西方和美國價值,尖銳地批評沙特阿拉伯政府,但他不僅沒有被沙特阿拉伯政府列出黑名單禁止進入該國採訪旅行,而且沙特阿拉伯的主要報紙還設立轉載他文章的欄目,全文翻譯他的專欄文章。一位沙特阿拉伯人對他說,我恨透了你寫的每一個字,但我們得讓沙特阿拉伯人知道你的看法、我們需要外面的聲音。

一個仍實行君主制、被很多中國人認為很落後的沙特阿拉伯,都在新聞自由度和自信心上超過自認為強大的中國。原駐北京採訪主任,現已昇任《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的紀思道(Nicholas D. Kristof )經常寫有關中國及亞洲的文章,中國政府敢允許它統治的任何一家報紙給他開個專欄,全文翻譯轉載他的文章嗎?中國的媒體敢像沙特阿拉伯的報紙一樣,也翻譯刊載美國記者的文章,讓中國讀者也知道一點“外面的聲音”嗎?中國的新聞自由度竟然不如一個君主制王國,這還用別人來妖魔化嗎?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2年3月)

2002-03-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