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高級外省人”毒化台灣

曹長青

郭冠英事件引發人們強烈關注(關于郭冠英詳見維基百科其詞條),因為它並非孤立事件,而是反映出台灣在“人、文化、制度”這三個環節,都出現了問題。

首先看“人”。據我多次訪台的觀感,“郭冠英”實在太多了,區別只是公開或隱蔽,囂張或委婉而已。那種“高級外省人”瞧不起、歧視本地人的心態,只要稍加留心,就會感覺到。一名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曾對我說,高雄到處是流氓,嚼檳榔。那種對南部人的一臉不屑和瞧不起,至今還記憶猶新。

前華視總經理、知名演員江霞來紐約演講時說,當年說台語被罰款,還被掛上牌子。她努力學“卷舌”演戲,最后說得一口地道北京話,再加上她人長得漂亮,終于在外省人主導的演藝圈立足。那些外省人對她的誇獎是:“你不像台灣人”。

再看看“聯合中國”報那些社論,高級外省人的優越感一目了然。在泛藍報紙上,老蔣被稱為“蔣公”,小蔣是“經國先生”,吳伯雄因投靠了國民黨,就成了“伯公”。他們這樣稱呼過台灣綠營領導人嗎?國民黨高官的子女,則貴為“公子、女公子”。他們這樣稱呼過陳水扁的子女嗎?簡直就差沒直說,他們就是帝王將相,就是台灣的“主子”。其殖民心態,好像連掩飾的必要都沒有。

馬英九不是曾明說嗎,選外省人當總統是台灣人的福氣;還曾對原住民賞賜地說“我會把你們當人看”。從郭冠英到馬英九,“高級外省人”是偶然現象嗎?

為什麼台灣會有這麼多郭冠英?因為文化出了問題,國民黨帶到台灣的是歧視、欺壓本地人的殖民統治文化。舉個小例子,我多次訪台后發現,如果跟台灣人談中國歷史,他們倒背如流,還能把哈爾濱到廣州經過哪些省份準確無誤地背出來。可談到台灣歷史,或者玉山多高,日月潭多大,“慈母塔”怎麼回事,他們倒不見得談得過我。國民黨教育的核心,就是要給你一顆中國心。

這種殖民文化毒化了郭冠英們,所以他們才會把台灣人視作台巴子、倭寇。他們不僅自己中毒,還毒化他們的后代,從網上可查到的郭冠英女兒在上海的講話,跟他父親口氣一樣,也是把台灣人稱作“倭寇”。台灣的文化教育有毒,才毒化出一代代的“郭冠英”。

為什麼這樣一種毒文化能有市場?因為背后有獨裁制度在撐腰。不僅制度確立這種殖民文化教育,同時制度保護其殖民統治。除國民黨人之外,只有效忠黨國意識形態的本地人,才可能進入統治階層。當年考公職以35省分配額(蔣介石帶到台灣的中華民國自稱下轄35省),佔人口80%的本地人只能分到35分之一;用這種不合理到天邊的制度,確保“高級外省人”佔據上層建築領域。其輝煌結果今天一目了然:司法、媒體、公務員等階層,被“高級外省人”絕對壟斷。

所以,在人、文化、制度這三個層面,首先必須從制度層面改變。目前台灣這種體制,遠不是正常民主機制。只有首先把立法院中那些高級外省人心態的郭冠英們淘汰(選)掉,新的國會才能通過制定法律,從制度層面解決族群歧視和仇恨。而只要那種保護國民黨遺老遺少的制度不變,殖民文化就不會變;而殖民文化不變,人就不會變,就會有千千萬萬個郭冠英繼續在成長。


附件:

自稱「高級外省人」的郭冠英的「高級言論」一覽!(by 佛國喬)

沒有看完這些文字,別說您真的認識郭冠英;以下所有句子均出自他的¬的文章,選取時並尊重其語意脈絡,絕無斷章取義,所有句子也都標明出處,我所做的只是分類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關於向台灣人宣戰

「台灣根本不值得愛,真愛台就要先敗台。台灣只有自殺才能消滅寄附在身上的獨蠱…此為置之死地而後生。」(《外交異形》2005.10)

「現下歹丸實已不值得再愛。歹丸只剩可恨,恨歹丸已是很普遍的心理,…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又糊狺F,這個鬼島,死何足惜?)」(《軍購宅變》2005)

「中國人敢不敢講一句︰『保護中華民國不靠共產黨嗎?』現下不敢講,心裡倒要承認,最後必然是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他日安危終需仗》2008.11.30)

「什麼民主?台灣從未有民主,都是民族問題、統獨問題,都是中國衰弱,日本侵略的遺留問題。倭寇侵華血未乾。」(《他日安危終需仗》2008.11.30)

「戰爭有三種結果︰一是美國不介入,那台三日可下,這對台灣最好;二是美國介入,失敗,台灣收復,但台灣必流血,這次好;三是美國介入,我國失敗,台灣在激戰中必流大血,以後還沒完沒了,我國減輕人口壓力,台灣十室九空。這最不好,對大家都不好。…起來,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新的長城﹗﹗」(《他日安危終需仗》2008.11.30)

「我說台灣人是變臉變到他自己也不認識了。明明是他侵略殺人,明明是他228毆殺中國人,明明是扁貪暴力,他竟賴他是受害者,要苦主向他跪歉。對這種人,只有槍杆子響了才會安靜下來。」(《誰應道歉?槍響就知》2009.02.04)

「歹寇抱著美日大腿,求著說︰『你殺了我奸了我,你怎能棄我而去?』…那些說二二八是『窳政』,是『官逼民反』,誣我國最好清官陳儀者,都應以漢奸論罪。岩里政男可關戰俘營,漢奸殺無赦。」(《二二八除惡未盡禍延今》2009.02.20)


◆ 對於種族的看法

「…我是中國人,我不恥於做台灣人,因為我從來都不是台灣人,也無恥不恥的問題。我只會一句台語:『幹哩娘。』…」(《04年扁舞弊竊政後》2004)

「說台灣被西、荷、日都佔領姦辱過,故是國際雜種、多元化、不是純漢人。還辦福爾摩沙被殖民文物展來證明自己是雜種。」(《雜種自得》2005)

「一般人以被說雜種(bastard)為恥,台灣人卻以此為傲。」(《陳若曦堅持無悔》2007)

「台灣人最下作,最落井下石,畏威不懷德,不知感恩。」(《十億巴扁洗錢案》2008.06.11)

「這怎麼會惹歹丸范女發飆開罵呢?何況大陸人臧國華並沒有不對,而歹丸卻為搶gong,急到妒恨失態,又把丑中仇中的情緒提上綱,…結論,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歹丸爛人,必要嚴惕嚴打。」(《不要臉的歹丸霉體》2009.02.16)

「李安被貶為『台灣之子』,他雖不否認台灣情,但也說他有很深的中國結。」(《希望能戒掉你》2006.06.16)

「台灣的電影是愈看愈差。…一天到晚喊著本土,但本土實在低俗,拍不出什麼東西。」(《你們看看人家》2006.06.16)

「(金馬獎)此獎倒也公平,沒把『色,戒』忝列為台灣片。」(《「國,戒」,金馬獎有感》2007.12.10)

「那批在台灣頭腦不清的支那人與日本皇民一樣,都把中華民國送進了墳墓。…雞兔同籠,與皇民及愚民共處一島,他們人又多,我們祖國又擋在外,數人頭的遊戲要玩下去。」(《曲線報國復中華》2007.10.06)


◆ 對於統治的看法

「白色恐怖難免過當,但當時是為了對付共黨、左派,有其時代必然。」(《從「渝生」到「美活」─讀信懷南的「最後一代的內地人」有感》2007.02.09)

「當初外省人來台,…怎能倒行逆施棄國語、就方言呢?不但不能鼓勵,還要阻遏也。」(《從「渝生」到「美活」─讀信懷南的「最後一代的內地人」有感》2007.02.09)

「解嚴二十年,實在是一頁傷心血泪史。以前戒嚴百分之三,民眾安居樂業…,現下民主只行百分之三,變成盜賊蜂起,民不聊生。」(《黃鐘待響》2007.07)

「貓空纜車應絕無問題,有問題必定是台獨破壞…我等愛國人也應配合政府,保護首都…不要因為解嚴而鬆懈了。」(《提防台獨破壞纜車》2007.08.07大眾時代)

「我等中國人就必須保護蔣,就算蔣殺了我父親也要保此禮也。何況,蔣介石不但不是二二八的元凶,還是鎮壓皇民暴徒、確保台灣入版圖的元魁…」(《統一尚未成,介石仍需萬歲》2007.12.31 大眾時代)

「『白色恐怖』如果有烈士,那陳儀是頭號烈士,怎麼不給補償平反?」(《再見二二八?》2008.02.26)


◆ 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態度

「分裂了瘋子鬼島仍是中國一部份。」(《與瘋分裂》2005)

「「中國台北」,有何不對?」(《屠城的野狼煙?》2007.04.30)

「單說「大陸為中國」就是叛國,08奧運可稱大陸或我國主辦,不能說中國主辦。」(《黃鐘待響》2007.07)

「胡為真辭職後批扁『去蔣化』與『去中化』,…任用這個不折不扣的中國之子時難道還不知他效忠的是中華民國嗎?為何還用他?…這不是君臣關係,而是敵我關係、統戰關係了。」(《為真何錯?》2007.07.04)

「『色,戒』參加威尼斯影 展,出品國是填中國台灣。台灣以此片報名奧斯卡影展最佳外語片,想『外,借』,借上海名光為台灣做國際宣傳,結果被奧斯卡「否,戒」,說這不是台灣片,從演、導、景、錢來看,屬中國片。」(《「國,戒」,金馬獎有感》2007.12.10)

「大陸十二下一舉拿得五分,大逆轉勝。我簡直不敢相信……播報人員也一臉痛苦,我倒高興的很。」(《國慶雙實》2008.08.20)

「若中美未轉交(自台灣轉大陸,關係正常化。)……,現下台灣不是獨更甚乎?」(《誰應道歉?槍響就知》2009.02.04)


◆ 對於中華民國的態度

「現在,只有徹底超脫揚棄中華民國認同,或才能重建希望…現在,只有堅持中國認同,台灣現狀不可保,只有回歸中國的原狀。」(《04年扁舞弊竊政後》2004)

「歹丸偽國慶節大家都在說:『中華民國已沒有了。』」(《外交異形》2005.10)

「『中華民國是台灣』?那中華民國已不在,她只剩個省,等著『望春風』。」(《外交異形》2005.10)

「現下的國民黨、要騙台灣皇民選票的國民黨、不敢大聲說中國的中國國民黨…「二二八」不好據理自辯,美國人的武器也不能全都不買。…因此只能先維持個汪偽政權,但不要給重慶政府添麻煩,找難題。」(《曲線報國複中華》2007.10.06)

「『中國時報』社論說︰『北京是該正視『中華民國』了。』…如此反中,反『外交休兵』,反『台灣是中國的一區』…靠中國人出錢把她養著,…她還恩將仇報?…為什麼要正視中華民國呢?你中華民國當初違反民意,挑起內戰…」(《正視你自己─中華民國》2008.12.13)

「『中華民國』岌岌可危,不但談不上光復大陸,反要靠大陸來保護了。」(《齊人尊嚴》2008.12.16)


◆ 關於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

「進世衛就是搞台獨。」(《是為台獨》2005)

「台灣因為國家認同混亂,忠奸正偽全錯亂,…那些真正愛國,愛護中國的,竟被誣為犯台、鴨霸、打壓,叛賊還向政府要『國際空間』,焉不知那是『叛國空間』,竟還理直氣壯…。」(《護旗羊癲瘋》2008.06.17)

「『金錢援交』這個問題,問到底就是:『我們要不要外交部?』」(《外交異形》2005.10)

「所謂的務實外交,其實正是務虛外交,因為『實』為台獨。」(《外交異形》2005.10)

「台灣是個龍發堂,可笑至極,最近每次向大陸求好,都加這麼一句︰『要給國際空間。』…要「國際空間」就是台獨。」(《龍發堂的空間》2008.09.11)

「台灣一天到晚喊著要尊嚴,實最無恥…說要『台灣尊嚴』就是國恥,就是叛國。你『中華民國』有三十五省…還治有福建省,怎麼毫不談尊嚴?」(《齊人尊嚴》2008.12.16)

「所謂的外交,所謂的『國際空間』,都是台獨否定『中華民國』的作為。」(《外交羞賓》2008.12.17大眾時代)

「『有義意的參與聯合國周邊組織』的說法……就好像不讓通強奸,那得讓我性騷擾吧?這是什麼邏輯?」(《外交休兵》2008.12.18大眾時代)

◆ 關於台灣的國防

「歹丸軍購這個問題,問到底就是︰我們要不要國防部?…我很認真的在談廢國防部的問題。…國防,是防衛國家,防禦外國侵略,…而我國領土內現有個叫『中華民眾共和國』的政治實體(不幸)…。她若不民主、混蛋,那是我國警察要管的事,與軍隊何干?也因此,要「武購」,那應是內政部的事,與國防部何 干?」(《軍購宅變》2005)

「總統說了︰『不獨,不武』。很對,那就徹底不武,免了台獨的妄想。台灣本島留點維安武力,海空軍都不要。…對岸飛彈不要撤。對…這些飛彈…不是對準中國人,是保障國家領土完整…」(《兩門同安 兩岸雙贏》2008.08.22)


◆ 對於外交工作的看法

「台灣人養了批合法的外交掮客,…他們好好等因奉此,假戲假做,一生至少可攢積五千萬的資產,所以個個謹小慎微,視錢如命。…外交人員保守自閉,愈是外交部的愈顧人厭。他們沒人性,很無趣,同事間也沒感情,因為大家都要搶那塊肥肉,不踩著別人就吃不到,但也共同保守著那個大祕密︰『我們騙得大錢』。」(《十億巴扁洗錢案》2008.06.11)

「有位外交官感嘆的說︰『以前我們是生怕人家說我們不是中國,現下則是生怕人家說我們是中國。』這種人格分裂,認同矛盾,怎能辦外交?怎能談外交?」(《十億巴扁洗錢案》2008.06.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轉自該網頁: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02682

2014-08-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