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政府干預經濟的教訓

曹長青

面對美國的經濟危機,不少人把它和三十年代那場經濟大蕭條相提並論,也認為災難之源是華爾街,是商人投機,甚至懷疑資本主義的可行性。目前美國政府對危機的處理方式,也很像三十年代左翼羅斯福政府那樣,政府要用稅金救市,國家對經濟更加干預。

對於三十年代那場經濟危機,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經濟學家弗里德曼早就指出,最根本的原因,是政府的錯誤經濟政策造成的,而不是自由市場制度本身的問題。而羅斯福名為「新政」、更多國家干預經濟的救市政策,導致市場無法按自己的規律「觸底反彈」,等於人為地延續了經濟危機的長度。

在大蕭條發生之際,正是美國共和黨籍的胡佛執政。共和黨的經濟理念本應是小政府,減稅、充分市場經濟,但胡佛恰恰是共和黨中理念不清的妥協派;在他執政期間,信奉赤字運作,政府大興土木,投資各種社會項目,結果自1929年到1932年間,聯邦政府的開支增加了50%以上,達到美國和平時期的最大增幅。例如像著名的舊金山大橋、洛杉磯高架渠、胡佛水壩等巨額項目,都是這個時期投資的。

●政府干預經濟,導致三十年代大蕭條

前美國《商業週刊》主任記者威爾遜(Andrew Wilson)最近在《華爾街日報》題為「三十年代大蕭條的五点探秘:胡佛不是自由市場的擁護者」的文章指出,很多學者都傾向認為,1929年10月的美國股市大崩盤(最後跌了82%),和當年五月國會通過的把農產品和工業品的關稅提高一倍的議案有相當的關係。這項被胡佛簽字成為法律的貿易保護政策,導致美國農產品的出口嚴重受限。雖然當年經貿出口只佔美國國民產生總值(GDP)的7%,但貿易在美國農業收入中卻佔到近三分之一。

而股票市場的崩盤,也和今天美國的金融危機類似,也是由於信貸太容易,結果導致人們的投機欲望大增。美國經濟歷史學者金德爾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在他那本分析大蕭條的經典著作《狂熱,恐慌,崩盤》(Manias, Panics, Crashes)中指出:由於太容易得到信用(credit),結果引誘了瘋狂的投機行為,人們買地購產是為了馬上轉手獲利(和今天投資房地產成泡沫一模一樣),而股市當然是更佳投機之地,但最後當不可避免地回到真實價值的時候,人們就共同恐慌,紛紛拋售,結果就是崩盤。

在二十年代,美國的左翼思潮就開始抬頭,政府推出了最低工資、福利制度、反托拉斯等政策。胡佛執政時,更明確要求企業自我限制,不要降低雇員的工資。這種政策,受到左派工會的熱烈歡迎。

●「新政」是「社政」:推行社會主義

在經濟危機、人們對胡佛怨聲載道中,民主黨的羅斯福在1932年當選總統。進入白宮之後,羅斯福就立即在胡佛已鋪墊的大政府經濟政策下,利用股市危機,以救市為旗號,更大規模、更大深度地走向政府干預經濟的道路。所謂「新政」,其實就是「社政」,推行社會主義政策。政府全面地介入經濟,干預經濟,管制經濟。羅斯福甚至一度想把鋼鐵廠都收歸國有,由於最高法院裁決「違憲」才沒做成。到了1938年,經過胡佛、羅斯福前後十年的政府干預經濟的政策,五個美國工人中,仍有一個失業。政府全面干預經濟,中斷了市場按自己規律觸底反彈的進程。在被政府管制束縛下,經濟根本無法有活力。到1939年,美國的國民生產總值才比1929年增長不足0.1%。直至二戰全面爆發,美國進入戰時經濟,才逐步走出那場危機。

但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美國三十年代的那場經濟大蕭條,就像今天的美國次貸危機一樣,都是華爾街的錯,是市場經濟的錯,是資本主義的錯。而且羅斯福的救市新政,則成了挽救美國經濟的靈丹妙藥。威爾遜在文章中不無悲哀地說,胡佛和羅斯福在那場大蕭條中的「勝利」是,從此美國作家、知識份子等精英們,都更傾向支持政府對經濟的計劃和干預,這決定性地影響了一代代美國人對那場經濟危機的看法。

●美國汽車工人每小時拿73美元

今天,面對次貸金融危機,包括美國三大汽車公司是否破產等問題,美國左翼知識界又和當年一樣,站在所謂照顧大眾利益的道德高地,呼籲政府救市,支持國家干預經濟。但政府用「權力之手」能夠代替「市場看不見的手」起到的作用嗎?是不是會像當年羅斯福新政一樣,最後使美國經濟危機的時間更為延長?

僅以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公司為例,不管政府給多少貸款、怎麼「救」,其實都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這些公司存在的根本性問題。因現在他們每生產一台汽車,成本就會比競爭對手多幾千美元。所以出現這種反常現象,主要因為工人福利過高,汽車的成本遠高於市場售價。美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舍克(James Sherk)最近的論文說,截至2006年底的統計,美國最大車廠「通用汽車公司」(GM)的工人,每小時成本高達73.26美元,其中基本工資30美元,節假加班工資加倍,最後每小時工資達39.68美元;其他的33.58美元(佔46%)是工人的醫療保險、退休金等各種福利。通用汽車公司的退休員工和現役工人的比例為4比1(克萊斯勒是2比1;福特是1.6比1),大量退休工人,又拿高福利,通用公司的汽車成本怎麼可能降下來?

●靠政府輸血,只是慢性死亡

汽車公司為什麼要給工人這麼高的福利?因為工會動不動就組織罷工,癱瘓工廠,逼迫公司簽署了高福利協議。當年經濟好的時候還能支付得起,現在則無法應對。工會勢力一向得到美國左翼民主黨的支持,更得到在知識界佔多數的左傾知識份子的輿論撐腰。每有大罷工,都是資本家的錯,工人永遠是勝利者。而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公司所在地的底特律,黑人佔絕對多數(近九成)、左翼勢力非常強大。

按照美國破產法,三大汽車公司如申請破產,車廠仍會繼續開工,只不過會削減人員、轉移產權,債權人將重組公司管理層。原來公司和工會簽署的高福利協議等,也不再有效,而要根據現實情況重定。破產,等於給三大汽車公司一個絕處重生的機會;而靠政府輸血,只能慢性掙扎,最後仍是死亡,因政府投資多少,都無法填補那個「每生產一輛車就虧損」的結構性黑洞。破產,不等於公司和品牌消失,像美國著名的航空公司Delta、聯航UA、全國零售連鎖店Kmart,大電信公司MCI等,都曾申請破產,結果被債權人重組後,都獲得新生。

奧巴馬進入白宮,是像當年羅斯福那樣,利用經濟危機,推行自己的意識形態(社會主義),延長危機;還是吸取當年的教訓,讓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來調節,人們還要拭目以待。但從奧巴馬以往的左傾歷史來看,恐怕是凶多吉少。這才是美國的危機,更是世界經濟的悲哀。

原載《開放》2009年1月號

2009-01-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