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國民黨可惡,共產黨可怕

曹長青

十多年前,妻子到台灣參加書展,帶回一套《殷海光全集》。當時翻了一下,雖然很欣賞殷海光批評國民黨專制的勇氣,但總覺得和共產黨比,國民黨還是小巫見大巫,就沒有去精讀。最近聖誕節期間,又把殷海光全集讀了一遍,這次的感受就很不同,因近年我多次到過台灣,對國民黨當年的獨裁有了更多的瞭解,對其今天的專制後遺症更有很多直接的感受和認知,由此也更敬佩殷海光的智慧和勇氣。

在到台灣之前,殷海光就明白「國民黨政權是建立於黨閥、軍閥、財閥和政閥這四大閥之上的。」「國共兩黨都信奉槍桿子裡出政權,都鄙視理性,崇尚權力。」他當時就認識到:「國民黨可惡,共產黨可怕」。到了台灣之後,他更目睹「國民黨是由一班職業黨棍組成的。」而那些在台中國人,「是無根的人,為了苟且偷生,他們只有依附權勢。」

在籌組反對黨的雷震被捕之後,他寫道,我們這些渴望自由的人,「毫無掩蔽地暴露在一個沒有約束的權力之下。」國民黨是「天無二日,地無二黨」。殷海光生前最後一篇論文是「解剖國民黨」,直指蔣介石是沒穿衣服的皇帝,國民黨是「次級極權主義政權」。

殷海光夫人在序言中說,「殷海光被國民黨圍剿逼害,特務守在我們家大門外,歲歲過著恐懼擔憂的日子。接著殷海光患胃癌,主治及手術醫生說他只能活六個月,國民黨仍不讓他去哈佛大學做研究員。」而報上還一片國民黨文人的叫駡圍剿。殷海光悲涼地說,歷史上「趙高指鹿為馬不過偶一為之,但今日我們在台灣所碰到的,是一群有組織的『趙高』。顛倒黑白,罔顧是非。」在被台大解除教職(台大永遠的恥辱),貧病交加中,殷海光才五十歲就去世了。殷夫人感歎到,「我們的不幸和犧牲值得嗎?」看到世界民主的潮流,殷夫人結論說,「是值得的。」

但殷海光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那個當年高調反共,並以此鎮壓一切自由聲音的國民黨,今天竟然和對岸的共產黨成為「一家人」。一個共產黨小官陳雲林來台,舉中華民國國旗者,都遭到鎮壓。而舉中共五星旗的,不僅沒事,還受到保護。上週六在自由廣場演講會上首播的《紅色戒嚴》紀錄片,就真實地記載了那一片五星旗在台灣飄揚、而抗議民眾卻遭毆打鎮壓的場面。在國民黨主導的媒體上,又像殷海光時代一樣,一幫「趙高」們,顛倒黑白,為國共合作捧場。而說真話的知識份子,則遭到恐嚇。例如本土的《新台灣週刊》採訪主任陳宗逸,最近突然遭調查局搜家,因他伯父是在美國為台灣遊說的組織FAPA的執行長。而支持台灣獨立的反共政論家林保華,最近也被警察恐嚇。包括馬政府在陳水扁案中的政治清算和囂張,都再次清楚地展示,國民黨那「天無二日,地無二黨」的本性並沒有改變,就像狼一樣,動不動就露出吃人的本性。對於這樣的國民黨,只有像殷海光一樣,以「我們的不幸和犧牲是值得的」精神,起來挑戰它。一個必將被歷史證明的事實是:只有國民黨在台灣消失,這塊土地才會真正有希望!

原載台灣《自由時報》2008年12月29日「曹長青專欄」

2008-12-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