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達賴喇嘛的絕望促台灣人覺醒

曹長青




在台灣的馬英九總統說要在任內和北京簽《和平協定》之際,流亡的藏人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卻準備放棄與中共和談的「中間道路」政策,這實在是一個引人注目的對比。而深入探討一下達賴喇嘛和中共打交道的歷史,不僅可能給馬政府提供一個前車之鑒,更可促使台灣人民,包括中國人覺醒,不可對共產黨存有幻想。

●《十七條協議》等於謊言與暴力

達賴喇嘛對共產黨的第一次「幻想」發生在五十年代初,當時中共大軍壓境,準備進攻拉薩。達賴喇嘛派出了代表團到北京與中共「和談」,最後和共產黨簽署了著名的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十七條協議》,雖然條款中清楚地寫明,共軍進藏後,達賴喇嘛的政教領袖地位不變,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不變,甚至寫了「不拿藏人一針一線」,結果中共軍隊進入拉薩不久,就拿走了整個西藏。

達賴喇嘛對共產黨的第二次幻想,是在中共軍隊進藏後不久,他被毛澤東請到北京,參觀共產黨的所謂「新中國」成就。從經濟還相當落後的拉薩來到大都會的北京,年輕的達賴喇嘛幾乎目不暇給,眼花繚亂,再加上毛澤東的花言巧語,這個當年才19歲的青年,竟然對共產主義著迷,提出他是不是也可以加入共產黨?直到後來有一次毛澤東私下告誡他,宗教是鴉片,等於勸他放棄佛教時,他才猛醒,認為毛是個「邪靈」。

達賴喇嘛返回拉薩之後,共產黨就完全背棄《十七條協議》中的承諾,對西藏強行社會主義改造,結果遭到藏人,尤其是僧侶們的強烈反抗,最後引發全藏起義,反共抗暴。起義遭到嚴酷鎮壓,據中共文件,有87,000名藏人被殺害。達賴喇嘛率領8萬藏民翻山越嶺,逃亡到了印度。台灣的女記者林照真多年前曾就此採訪過不少當時的見證人,寫了一本名為《喇嘛殺人》的專著,相當詳細地記述了這段歷史。從《喇嘛殺人》這個題目,就可以看出,不殺生的喇嘛、尼姑們都拿起武器抗暴,可見這些出家人已被逼迫到何種地步。

●64%藏人說「達賴喇嘛怎麼說就怎麼做」

達賴喇嘛在印度流亡期間,堅持不和共產黨對話、談判,譴責中共暴政,尤其是對西藏的殖民統治。但到了八十年代,鄧小平復出掌權,放出「只要不談獨立,其他甚麼都可以談」的風聲之後,在1988年,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發表演講,提出了著名的中間道路(即「斯特拉斯堡建議」),也被他自己稱為「中庸之道」的新政策。所謂中庸之道,就是取中間值:達賴喇嘛不再尋求西藏獨立,但也不同意西藏被中共殖民統治。同意西藏屬於中國,但要求高度自治。除了國防、外交等交給北京中央政府之外,其他西藏內部事情,由藏人自治,包括要在西藏實行民選制度等。

達賴喇嘛的放棄西藏獨立政策,在流亡藏人中(10萬多人)引起很大爭議,尤其是年輕人,仍堅持西藏獨立。九十年代中期我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北部小鎮達蘭薩拉採訪「藏人青年大會」主席才旦諾布時,他就明確表示,不同意達賴喇嘛的意見。「我們主張使用任何手段來結束中共在西藏的統治。」當我問到「在達賴喇嘛和西藏人民意志之間誰是決定者」時,他毫無猶豫地回答,「當然是人民意志。我認為達賴喇嘛應服從人民意志。」西藏青年大會的副主席葛瑪益西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國會議員葛瑪秋培更明確提出,「我們少數流亡藏人沒有改變西藏民族後代之前途的權力。」「西藏的問題是國家獨立和民族自由,而不是文化、宗教和環境保護等問題。」包括達賴喇嘛的哥哥在內的一些藏人甚至指責「中庸之道」是「出賣西藏」。

但由於西藏是個宗教社會,近八成的人信仰佛教,而達賴喇嘛又是最高政教領袖,因此人們也無法、更不願反對達賴喇嘛的主張。就像如果羅馬教皇同時又是意大利總理的話,那他的話,意大利的天主教徒就很難反對。當時在全印度的藏人居民點舉行的民意測驗顯示,在被問到是要求西藏「獨立」還是「自治」時,64.4%的藏人回答「達賴喇嘛怎麼說就怎麼做」。

我來到海外這些年來,從美國到印度,接觸過很多西藏人,採訪過的差不多上百人,他們幾乎全都表示希望西藏獨立(當然大多數說,還是會聽達賴喇嘛的)。在這種情形下,1996年底,我在印度達蘭薩拉專訪達賴喇嘛時,直接對他說,我見到和採訪過的西藏人全部都要求獨立,只有一個人說不要獨立。他問是誰?我說就是你。他哈哈大笑,然後非常認真地給我講解他的想法。他的確是發自內心地認為,西藏留在中國是有好處的,西藏給中國提供佛教的精神文明,中國給西藏提供物質幫助;這樣西藏也不必發展很多工業,可以成為世界環保最好的旅遊區,而且也不必發展軍事。

●年輕藏人的絕望情緒

但對達賴喇嘛的善良願望,或者說是一廂情願,北京不僅完全不買帳,甚至惡意地編造達賴喇嘛是藏獨煽動者的謊言。雖然中共有時為了敷衍國際社會的壓力,也做做樣子,派統戰部官員和達賴喇嘛的代表會個面,對談一下,但中共媒體卻報導說,這是政府官員接待回國探親的愛國藏胞,根本都不承認是達賴喇嘛的代表,更別說承認西藏流亡政府。

達賴喇嘛為了創造雙方談判的誠意和氣氛,特意放棄到台灣訪問的機會,甚至要求在美國和歐洲的流亡藏人,在中共領導人出訪期間,不要到街頭抗議。因此不僅海外的藏人示威遊行減弱了,在西藏內部,抗議的聲音也少了很多。

但這就是共產黨要的效果,要你們都不反抗,都被「假對話」麻醉,更便於他們在西藏的專制統治,同時也少了國際社會抗議的麻煩。

今年3月的拉薩騷亂抗議事件是個轉捩點。由於達賴喇嘛的讓步妥協政策多年毫無效果,在藏人中,尤其年輕人,醞釀、翻湧著一種焦慮、絕望的情緒,因此一些在印度的流亡藏人發起徒步走向西藏境內的抗議活動,拉薩的藏人起來呼應,結果就遭到中共血腥鎮壓。然後中共用控制的媒體指控是達賴喇嘛密謀發動的這場騷亂,並煽動中國憤青,還有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在幾乎全世界範圍進行了一場控訴達賴喇嘛、抗議西方媒體對西藏事件報導不公的瘋狂醜劇。

●達賴喇嘛給馬英九「上課」

這個事件,使流亡藏人再也忍無可忍,他們對達賴喇嘛謀求和中共對話的「中庸之道」的最後一線希望,可以說是完全破滅。在各種批評、不滿、抱怨聲中,達賴喇嘛不得不宣布,召開全球流亡藏人的代表大會,檢討「中間道路」,因為連他自己也不再相信中共有任何誠意。他在不久前的一次法會上說,共產黨是說一套,做一套,「我們的對象並不誠實」。

但即使這樣,達賴喇嘛還是對共產黨存有幻想,他在法會上說,拉薩的抗議事件根本不是他「煽動」的,他真誠地說:「我馬上邀請他們(中共的人)來這裡,對我的辦公室、我的文件進行檢查,甚至審聽我和新來這裡的西藏人的談話錄音。但是,沒有人來這裡檢查。」他居然天真到如此地步。

達賴喇嘛對共產黨的幻想,還在於他本人對馬克思主義情有獨鍾。他在《自傳》中說,他是「半個馬克思主義者」,這也是為甚麼當年他向毛澤東提出要加入共產黨的原因之一。1997年春,達賴喇嘛首次訪問台灣之後,然後訪問美國,在華盛頓和十多名中國異議人士和作家會面交談。當時與會的原中國社科院馬列所所長蘇紹智發言時說,他非常尊敬達賴喇嘛,對達賴喇嘛「中庸之道」非常贊成。告辭時,達賴喇嘛握著他手說:「這次時間太短了,如果有時間,我要向你請教一下馬克思主義。」仍表現出對馬克思主義的興趣。

從達賴喇嘛1959年流亡到印度,明年就是整整50周年。半個世紀的歷史長度,達賴喇嘛和共產黨打交道,哪一次的真誠,都沒有獲得任何一次的善意回應。因為共產黨是狼,而狼的本性就是吃人。期待善良的狼、不吃人的狼,這種期待永遠會落空。

但達賴喇嘛有他的難處,有他的苦衷,因為西藏在中共手裡,他的600萬人民在被殖民統治,西藏文化和宗教在被摧毀。他心急如焚,也有一種弱小力量的無奈。因此才期待、憧憬「中庸之道」也是一條出路。

但今天的台灣則完全不同,台灣從來都沒有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管轄過一天,更從來都不屬於中共。馬英九如果不接受達賴喇嘛的前車之鑒,還要主動去跟中共簽甚麼協議,下場只能是更慘。國共以往合作的所有歷史,都是共產黨佔盡便宜。這次國民黨是要繼續愚昧上當,還是另有企圖,我們拭目以待。

——原載台灣《看》雙週刊2008年12月3日第26期

2008-12-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