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新總統的台灣盲點

曹長青





美國要改朝換代,民主黨的奧巴馬取代共和黨的布什主掌白宮。下屆美國政府的台海政策是甚麼走向,奧巴馬的中國政策和布什有何不同?不僅西方專家在研判,台海兩岸的學者,也開始關注。因它不僅對台海,對整個亞太安全,都舉足輕重。

但專家們想找出奧巴馬的台海政策到底是甚麼,比較困難,因為奧巴馬和以前的總統不同,他從政時間太短,在選上總統之前,只當過四年的聯邦參議員,更無出任外交職務,也沒有做過外交事務研究,專家們可以找到的依據很少。

目前有限的資料是,奧巴馬競選網站刊出的亞洲政策論述,奧巴馬去年七月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發過的那篇題為〈重振美國領導地位〉(Renewing American Leadership)的文章(其中五次提到中國,沒有提到台灣),該文明顯是他2004年參選聯邦參議員時發表的那篇政策文宣,只不過篇幅更長(五千多字),更詳細了一些。

●新總統是「克林頓第二」?

另外,在大選前,北京的「中美商會」曾寫信給奧巴馬和麥凱恩,要他們各自闡述一下對華政策。奧巴馬寫了兩頁紙,麥凱恩寫了一頁(刊在該商會《中國動態》上),但這些回答基本是泛泛簡談。在大選激烈拚殺之際,他們哪有時間坐下來詳細寫甚麼台海政策,兩頁紙的所謂「闡述」,完全可能是他們的亞洲智囊們代答的。

但從上述這些有限資料也可以看出,奧巴馬對台海事務相當生疏,他在《外交事務》上的國際問題論述,也沒有多少新意,基本是過去民主黨的常規性主張,強調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國際爭端,強調合作、共識,不可單邊主義。但離譜的是,奧巴馬在回顧過去百年美國歷史,強調對美國和國際安全的貢獻時,只是提到三個民主黨籍總統(二戰時的羅斯福,韓戰時的杜魯門,還有古巴導彈危機時的肯尼迪),居然只字沒有提到領導自由世界對抗共產蘇聯,打贏了冷戰的共和黨籍總統里根,也沒有提到更近的領導三十多國聯軍,打敗了薩達姆,解放了科威特的老布什總統。這種黨派化的解讀歷史,顯示奧巴馬對國際事務缺乏深入認知,更有相當的主觀偏見。而且該文還提出,要在今年3月31日之前,把美國的全部戰鬥部隊從伊拉克撤出,這更是對伊拉克以及美國在中東戰略利益的不負責任(後來看到民意不支持,奧巴馬又改口說,將來再制定撤軍時間表,不再提三月底或幾月全部撤軍了)。

●拜登的糊塗登峰造極

奧巴馬無論在這些文章,還是競選電視辯論等,都沒有提到台灣這兩個字,只有在其競選網頁上的亞洲政策論述,提到台灣安全,也只是一筆帶過。但在論述對中國政策時,奧巴馬的基調很清楚,主軸是要和北京建立友好關係,強調的是合作,既沒有布什剛上台時提出的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更沒有要警惕制約中共軍事崛起(威脅台灣)的戰略考量。雖有人擔心,奧巴馬可能傾向貿易保護主義,因他提出要通過稅收槓桿制約企業,把商機留在美國,並由此可能和中國就貿易失衡、知識產權等問題產生摩擦。但由於奧巴馬的中國政策主軸是發展更好的關係,在此大原則下,即使有摩擦,也不會升級到哪裡去;奧巴馬的中國政策,很可能比當年到中國、在獨裁者土地對民主台灣說「三不」的克林頓更親北京。

從選擇參院外委會主席、所謂「外交老將」拜登做副手,也可看出奧巴馬自認外交是弱項。美國目前房貸金融風暴纏身,經濟等內政更是新任總統需馬上面對和解決的問題,因此奧巴馬上任初期,美國的外交很可能由拜登主導。而拜登的外交思路,不僅跟克林頓大同小異,更對邪惡有浪漫情懷。例如,在上屆美國總統大選時,拜登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凱瑞)的主要外交顧問,但當時寫入民主黨黨綱的台海政策,竟然說香港的「一國兩制」是解決台海問題的最好模式。真是愚蠢至極。任何對台海政治有點基本常識的人,都不會同意把台灣變成香港第二,但拜登就能糊塗到如此登峰造極。

另外從奧巴馬啟用的三位主要外交顧問,也可看出美國新政府的對外政策,尤其是台海政策,基本還是走過去民主黨政府的老路。因這些顧問,都是前民主黨政府官員,例如有卡特總統時的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克林頓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雷克,以及克林頓時的國安會中國事務官員貝德(Jeffrey Bader)。後來在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擔任「中國中心」主任的貝德,自大選以來,一直擔任奧巴馬的首席亞太政策顧問。貝德會講中文,對台海事務非常熟悉。

●奧巴馬,馬英九,路遙知馬力

貝德和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在今年九月號的《遠東經濟評論》上合寫了一篇評論台灣安全的文章,題目是“台灣應汲取格魯吉亞的教訓”(Georgia’s Lessons for Taiwan)。文章從俄國軍隊入侵格魯吉亞事件,強調台灣不要踩共產黨的「紅線」,不要惹惱中共。文中提出的六條建言,沒有一條提及台灣在國際上被中共打壓,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尊嚴和選擇權利等根本性的問題,幾乎仍是基辛格式的不顧原則、道義的政治算計;甚至還提醒美國政府,要在對台軍事承諾上持謹慎態度。也就是說,不要給台灣更多、更堅定的軍事保護承諾,以不刺激北京。

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中共特使陳雲林來台灣,奧巴馬陣營對此表態說,支持和北京接觸的政策。雖然沒明說支持國共合作,但基本是這個意思。奧巴馬的首席亞太政策顧問貝德,最近多次接受電視媒體採訪,都誇獎中國有進步,北京奧運會多麼偉大等等。在北京奧運開幕之前四天,貝德還發表文章,警告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在這個時候千萬不要批評北京。對於中共政權在奧運前窮兇極惡地鎮壓異議聲音,並用「清場」方式,把很多自由派知識分子趕出北京,這位所謂的中國問題專家,就視而不見,並呼籲美國要「噤聲」,以不觸怒中共這個惡霸。

如果這樣一位所謂「中國通」進入奧巴馬政府的國務院,主導台海政策,再加上那位要用一國兩制模式解決台海問題的拜登主導美國外交,可想而知,奧巴馬的台灣「盲點」會有多大。奧巴馬,加上說任內要和中共簽《和平協議》的馬英九,這兩個「馬」,如果都這麼相信共產黨,那真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台灣的前途無法不令人擔憂。

原載台灣《看》雙週刊2008年11月第25期

2008-11-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