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曼德拉和南非的“左瘋”

曹長青



非洲最大的國家南非,最近發生政治地震:在任總統姆貝基被逼迫下台,十多名政府部長跟進辭職,南非股票大跌,政局更加動盪。

14年前白人種族政權被結束后,黑人最大政黨“非洲民族議會”就一直掌權,前黨主席姆貝基總統和現任黨主席祖馬也一直激烈爭權。這次姆貝基敗下陣來,明年四月的南非總統大選,在黑人佔絕對多數,黑人政黨主導南非政治的情況下,“非洲民族議會”主席祖馬,基本就會是下屆南非總統。

美國《華爾街日報》歐洲版社論編輯卡明斯基(Matthew Kaminski)不久前撰文“曼德拉之后”預測,南非今后走向,如不繼續多種族共存的民主道路,就會走向命定的腐敗和后馬克思主義,或者更可怕的津巴布韋式的大災難。為什麼南非會有這種可怕前景?這和黑人掌權后,曼德拉等反美、反西方的極左路線有直接關係。

●組織世界名人“老糊塗幫”

1993年,即將掌權的曼德拉在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說:“南非未來的對外政策將建立在我們對人權的信仰上。”可他當了總統之后不久,就和民主台灣斷交,同時和中共建交。理由是南非要發展經濟,需要中國的市場。

當年在白人統治下的南非,由于世界範圍的經濟制裁,經濟困境遠比曼德拉執政后的局面嚴重,但曼德拉當時卻一直呼籲國際社會要經濟制裁南非,雖然南非的窮人大多是黑人,他們因此生活會更加艱難。但曼德拉高喊,原則高于麵包,人權高于市場。可他當了總統,就一切都變了,市場比原則重要了。

我當年就在香港《開放》雜志撰文批評說,曼德拉剛從政治犯變成權力者,人權和麵包的位置就顛倒了,可見“權力”這個被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稱為“沒人性和可恨的現象”對人的腐蝕有多麼厲害。

但曼德拉並不僅僅是被權力腐蝕的,他的基本價值立場早就有問題。他當年唱道德高調,是想贏得西方左派的支持,但他從沒把美國等民主國家真正當作朋友,而是把國際上那些反美、反西方的流氓政權頭目視為“戰友、同志”。

美國《新共和》雜志主編助理柯奇克(James Kirchick)去年8月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南非的背叛”一文指出,不幸的是,剛從監獄中被釋放不久,曼德拉就去擁抱古巴的獨裁者卡斯特羅。1991年在哈瓦那的共產黨群眾大會上,曼德拉高喊“卡斯特羅同志萬歲!”

1997年,在和台灣斷交前夕,曼德拉又去朝拜世界上另一個臭名昭著的獨裁者、利比亞的強人卡扎菲,親切地稱他為“我的兄弟領袖”(my brother leader)。

后來又去擁抱連續掌權35年(超過毛澤東的27年)的巴勒斯坦獨裁者阿拉法特,把這個曾進行過22年類似賓拉登那種恐怖主義的傢伙稱為“肩並肩的同志”(a comrade in arms)。

《新共和》的編輯柯奇克感嘆說,曼德拉當然知道這些事實:古巴、利比亞、巴勒斯坦的獨裁者,對付他們的反對派,就像當年南非白人種族政權一樣;可他對此卻“泰然自若”。柯奇克的結論是,這已不僅僅是曼德拉的虛偽,而是背叛了他自己在27年牢獄磨難中強調的原則。

曼德拉卸任總統后,還不甘寂寞,近年又領導一個叫“老人幫”(The Elders)的組織,其成員多是曾有權勢的政客,包括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被美國人稱為最愚蠢的總統卡特,以粗魯出名、被稱為“紅衛兵”的中國前外長李肇星等。


這個“老人幫”宣稱,他們將致力解決世界各地的危機。但自我諷刺的是,曼德拉領導的南非,兇殺、強姦率全球第一,艾滋感染者佔人口12%,每年有1,100萬人(占人口四分之一)遭搶劫、謀殺、強姦,被稱為全球最危險之地,更別提經濟一塌糊塗。

而李肇星在美國以粗魯、蠻橫而頻頻出醜,連個大使都幹下去了,別說解決世界危機。

卡特的無能更是世人皆知,現美國正總統大選,提到卡特,就等于是失敗的同義詞。卡特不僅曾朝拜過卡斯特羅,當年還和蘇共總書記勃列日涅夫“親吻”,歌頌北韓的暴君金正日“有活力,有智慧”。不久前卡特還去給阿拉法特墓地獻花,追悼這個連《紐約時報》左派專欄作家佛瑞德曼(Thomas Friedman)都稱為“壞蛋”的獨裁者。這麼一個實為“老糊塗幫”的政客們,卻高喊要解決世界危機,只能成為美國電視政治脫口秀節目的“笑料”。

●當今自由世界袒護獨裁者的領袖

可曼德拉和他的接班人姆貝基總統相比,在反美、反西方上,只是小巫見大巫。姆貝基政府則在“戰略上、系統上”傾向建立更廣泛的反西方國際陣營。

被稱為“非洲珍珠”的津巴布韋,由于穆加貝的獨裁(已掌權28年,超過毛澤東),使該國陷入內部屠殺、混亂和經濟災難,年度通貨膨脹率超過百分之十萬,人均壽命只有34歲!不久前穆加貝還大規模沒收白人擁有的農場,推行“黑人種族主義”。但聯合國要討論經濟制裁津巴布韋時,卻遭到非洲最大國家南非的阻撓。南非的姆貝基總統給穆加貝撐腰,因為他們都自視是反白人種族主義的“黑人解放者”。上述《新共和》編輯柯齊克說,“南非已成為當今自由世界中袒護獨裁者的領袖”。

2006年,聯合國安理會要通過譴責緬甸軍政府的議案(要求他們釋放政治犯,結束踐踏人權),但南非卻伙同俄國、中共,投票不许它通過。而在白人種族主義統治時,南非的黑人國民議會卻是成天喊要制裁、要人權的。對此,連南非的諾獎得主圖圖大主教都羞慚地說,這樣投票是“背叛了我們高貴的過去”。

在伊拉克問題上,南非的反美立場更加明顯。當年就反對美國領銜的經濟制裁薩達姆政權的努力,並反對英美在伊北部劃分空中安全區(保護北部庫德人不被薩達姆種族滅絕)。在伊戰前夕,南非副外長帕哈德(Aziz Pahad)還前往巴格達,向薩達姆遞交南非總統的信,“表達和伊拉克堅定並肩”。就是這個帕哈德,去年初還在叫喊,美國應該為當今世界的“衝突、危險和不可預測的環境”負責。

在巴勒斯坦問題上,曼德拉們一直力挺阿拉法特和哈馬斯們,要求美國和歐洲取消對哈馬斯主導的巴勒斯坦的經濟制裁。《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在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黨戰爭之后不久,南非情報部長卡斯瑞爾思(Ronnie Kasrils)還公開讚美這個恐怖組織對以色列的恐怖襲擊。

在伊朗問題上,上述報導說,南非不斷為伊朗發展核子武器的野心辯護,強調無條件支持德黑蘭發展民用核子項目。伊朗的回報是提供石油,南非一半的進口石油來自伊朗。德黑蘭還曾宣稱已把發展核子的铀給了南非,但南非否認。去年初,聯合國安理會好不容易達成美、英、中、法、德五個常任理事國一致同意,給伊朗九十天時間,如不停止核子項目,就考慮制裁。但南非卻利用安理會輪值主席機會,試圖阻撓這個議案。法國駐聯合國大使后來說,南非的做法,削弱了國際社會的努力。

●曼德拉們給卡斯特羅發“人道獎”

南非的黑人曾遭受白人政權的種族歧視,受到國際性同情。但現在他們自己當家作主了,卻歧視並迫害和他們同膚色的、來自津巴布韋的黑人難民。倫敦《泰晤士報》駐南非記者強森(R.W. Johnson)在“南非的恥辱”一文中說,由于穆加貝的獨裁和屠殺,400萬津巴布韋人逃到南非,結果遭到南非黑人的歧視,說搶了他們的飯碗。不久前南非全部九個省都爆發排斥外來黑人的大規模殺搶事件,結果50人被殺害,幾千人受傷。該報導說,南非黑人的排外,並不新鮮,在過去兩年,就有30名在南非做生意的索馬里黑人店主被謀殺。

現在南非只有42%的人有工作。可南非衛生部長(曾說吃甜菜根和大蒜就可治療艾滋病那位)卻說(英國《衛報》引述),南非沒有錢買藥來對抗艾滋病,因為錢都用在買潛艇,準備防禦美國的進攻了。而布希政府卻給南非提供了150億美元抗衡艾滋病。

曼德拉執政后,南非設立了人道主義獎“烏班圖獎”,第一屆的得主,給了曼德拉自己。今年的這個獎,竟頒給了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說表彰他“在全球爭取正義的人道貢獻”。而在卡斯特羅統治的古巴,據美聯社的最新報導,現在還關押219名政治犯;僅2003年,就有75名政治異議人士被判刑(最多判了28年!)曾因政治異議而被關押27年的曼德拉,和至今還鎮壓政治異議者的獨裁者卡斯特羅同得一個獎,本身已荒唐,而這個獎還是曼德拉們發的,真是典型的“政治鬧劇”。

●倒退到“部落加馬克思”的時代

但是,現在曼德拉早就不是總統了,他的繼任者姆貝基也下台了,那麼未來的南非總統是不是會好些?說來真是悲劇,和明年將出任總統的祖馬相比,曼德拉和姆貝基,又都是小巫見大巫了。

上述《華爾街日報》的“曼德拉之后”文章說,姆貝基當年曾在英國留學和流亡,並在莫斯科的列寧學院讀過政治理論,是個典型的馬克思主義份子。但和祖馬相比,他則算“紳士”了。祖馬是當地的土著,從沒受過正規教育,從小在街頭打鬥,后跟隨“黑人革命軍”總司令曼德拉造反,在監獄中,已是成人的祖馬才跟曼德拉們學認字。他有四個妻子,18個孩子。他有唱歌般的嗓音,善于在群眾集會以及喪禮上做演講煽情,常在台上連唱帶跳,台下的黑人支持者則如醉如癡。

在南非黑人那種“只問膚色,不管是非”的種族狂熱中,祖馬不僅是土著,皮膚黑,最有“黑人種族主義”意識形態和煽動力,更因為他更加左傾,因而當選了“非洲民族議會”主席,並把姆貝基趕下了台。姆貝基雖然也是極左分子,但他當了總統之后,就像巴西的左派總統盧拉一樣,不得不修正政策,向市場經濟靠近。像祖馬一樣的南非馬克思主義者們,則痛恨姆貝基的“有南非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政策,他們痛駡削減福利是出賣黑人,要回到傳統的左派共產主義路線。本來“非洲民族議會”已在國會佔絕對多數,還掌控全部九個省及絕大部分鄉鎮,被稱為“一黨制的南非”,他們還得到南非共產黨、左翼全國總工會的支持,因此姆貝基如不辭職,也會被祖馬們控制的國會罷免。祖馬的手下黑人青年團,去年底就喊出要“殺掉”姆貝基。俗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而在南非,那些擅長街頭革命的粗野“祖馬們”,更是誰都惹不起的主兒。

祖馬曾涉嫌軍火商賄案被起訴,官司還沒結束;但他手下說,即使入獄,他也會當選總統,然后在牢裡領導南非。祖馬曾涉嫌強姦朋友的已感染艾滋病的女兒,最后他辯解說是雙方同意的。

從曼德拉到姆貝基,南非奉行極左路線,一路反美、反西方。而明年如果祖馬這樣更左的粗野街頭革命者上台,西方評論家說,南非可能倒退到“部落加馬克思”的時代,這是剛慶祝完90歲生日的曼德拉留給南非的遺產。

——原載台灣《看》半月刊2008年10月22期

2013-12-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