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江澤民到底是不是“賣國”?

曹長青

由於我寫過一篇題為“中俄簽約,莫斯科漁利”的文章,紐約新唐人電視台“透視中國”節目主持人希望我能在他們要拍製的“江澤民賣國”專題中說幾句話。我不是歷史學家,也沒對中俄邊界問題做過認真研究,因此答應採訪要求後,從書架上搬出了那套買來還沒動過的白壽彝主編的22卷本《中國通史》,做家庭作業。

這套《中國通史》的編寫者都是中國知名的歷史學教授和學者,每一卷都有幾十人參加,卷首頁都寫著“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六五期間國家重點項目(十年完成)”,應該說在史料上有一定的權威性。該書第14卷《中古時代.清時期》專列了“中俄關係”一章;該書第19卷《近代前編》專列了“俄國侵佔中國領土”一節。據這些史料記載,三百多年以來,俄國通過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割去了中國144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40個台灣。

●中國領土被割去三分之一

在中國歷史上,俄國是和中國簽約最多(17個)的國家,也是奪取中國領土最多的國家。在17個條約中,最重要的有4個﹕

第一個是距1989年天安門事件正好300年前簽署的中俄《尼布楚條約》(1689年)。雖然《中國通史》的作者們指出“清朝談判代表缺乏經驗……對俄國更有利”,但認為它“是中俄兩國在平等的談判基礎上所訂第一個條約”。按這個條約劃分的中俄邊界,現在黑龍江北面的100多萬平方公里土地(後被俄國奪去)都是中國的領土。

該條約簽署後,兩國關係較和睦,並開展貿易,交換學者。俄國訪華學者比丘林返回後,奠定了俄國漢學的基礎;他是俄國科學院通訊院士,並是詩人普希金的朋友;普希金從他那裡瞭解了一點中國文學。另一個俄國學者庫爾德采夫則帶回了35冊的《紅樓夢》手抄本,引起了評論家別林斯基的注意並給予評論。

第二個重要條約是距毛澤東“大躍進”正好100年前簽署的中俄《璦琿條約》(1858年)。上述史料說,在鴉片戰爭爆發後第18年,“俄國乘英法聯軍進攻天津之際,用武力強迫(清朝)黑龍江將軍奕山簽署了該約。”

該條約把《尼布楚條約》規定的中國境內100多萬平方公里土地分成了三大塊,第一塊約60萬平方公里,劃入俄國版圖;第二塊,約40萬平方公里,由中俄共管;第三塊,約7萬多平方公里的“江東64屯”繼續歸清朝管轄。史料說,“清政府沒有批准這個條約,並對奕山等人予以處分。”

兩年後,中俄又簽署了《北京條約》(1860年),這是中俄之間的第三個重要條約。史料說,“俄國乘英法聯軍攻佔北京的時機”,逼迫清政府簽訂了這個條約。該約把《璦琿條約》中劃分的三大塊,第一塊和第二塊都正式劃入俄國版圖,僅留下“江東64屯”給清朝;但在1900年,俄國用武力佔領了這塊土地,把當地5,000多中國人趕入黑龍江裡殺害。這個條約使中國正式喪失了等於現在東北三省面積總和的土地。

第四個條約是距“文革”約100年前簽署的中俄《勘分西北邊界約記》(1864年)。史料說,“俄國陳兵(新疆)塔城卡外以為威脅,……清廷屈於俄國的武力威脅”被迫簽定此約,俄國把新疆塔城等西北部“約44萬平方公里中國領土”割佔去。

《中國通史》的結論是,“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俄國通過不平等的《璦琿條約》、《北京條約》和一系列勘界條約,侵佔了中國144萬多平方公里的領土。”

也有提法說俄國割佔去中國300萬平方公里土地,那是指把俄國聳恿和支持外蒙古獨立、脫離中國(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也算上,加上144萬,正好約300萬(相當於中國現有領土的近三分之一)。因此也有人說俄國從中國割佔了約100個台灣(台灣面積是3點6萬平方公里)。

●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的立場

清王朝被推翻後,中國近代主要政治領導人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等,幾乎都對“中俄不平等條約”持不認同立場﹕

第一,蔣介石的態度﹕

曾任聯合國南斯拉夫戰犯法庭法官,最近去世的中國法學學者李浩培在他的《條約法概論》一書中,不僅強調“按照現代國際法,不平等條約是無效的”,而且介紹說,1924年中國政府和俄國謀求締結新的平等條約,其中重要條款是,“中國政府與前俄帝國政府所訂立之一切公約、條約、協定、議定書及合同等項,概行廢止。”俄國代表參加了一半會議就回國,這個條約沒有簽成。但從這個史料可以看出,中華民國政府試圖廢除以前俄國強迫清朝簽訂的一切不平等條約。後來出任中華民國領袖的蔣介石,也對俄國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是不認同的。

第二,毛澤東的態度﹕

毛澤東能夠打敗蔣介石,很大程度在於中共軍隊得到進入中國東北的斯大林紅軍的幫助,得到東北這個重工業基地,進而奪取了整個中國大陸。隨後不久爆發的“抗美援朝”戰爭,毛澤東更是依賴斯大林的軍事援助等。但即使在如此得益、有求於俄國的情況下,毛澤東政府和蘇聯在五十年代簽訂條約時,仍特意回避了斯大林極力想涉及的兩國邊界問題。毛不僅是共產主義者,更是民族主義者,他強調,“新中國”不承認“舊政府”與外國簽訂的一切不平等條約。1972年毛澤東會見美國總統尼克松時還說:“蘇聯佔領我們的領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國和紅色蘇聯佔領的。”毛澤東在沒有實力和俄國人交涉時,把這個問題“擱置”。

毛雖然不願承認歷史上俄國的不平等條約,但毛的“新中國”出版的地圖(從建政至今都如此),卻把俄國割佔去的144萬平方公里土地劃到了中國邊界線之外,而沒有用國際慣用的虛線方式,把這些土地列為未定、爭議區;只是對俄國霸佔的那些土地上的城市,仍使用中國原有名稱標記,如海參崴、伯力、庫頁島、海蘭泡、尼布楚、雙城子、外興安嶺等,而不使用俄國人後來起的名字。

第三,鄧小平的態度﹕

據《鄧小平文選》記載,1989年5月,鄧在北京會見來訪的戈爾巴喬夫時說,“後來中蘇進行邊界談判,我們總是要求蘇聯承認沙俄同清王朝簽訂的是不平等條約,承認沙俄通過不平等條約侵害中國的歷史事實。”鄧的這番談話顯示,在他領導下的中俄邊境談判,中國政府的主要目標是要求俄國承認原來的條約是不平等的,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讓步。

●江澤民一反前例,承認全部中俄條約

江澤民執政後,和俄國簽署了兩個條約,一個是1999年底和葉利欽簽的中俄邊界“議定書”。這個條約對以往俄國強迫中國簽署的所有不平等條約一律沒有提及,等於用這個新條約方式對俄國過去割佔去的全部144萬平方公里中國領土給予法律上的認可和確定。

第二個是2001年7月江澤民和普京簽的《中俄友好條約》,該條約對1999年的那個邊界條約給予認定。

海外華人提出江澤民“賣國”,主要是指這兩個條約從法律層面認可了過去俄國強加給中國的所有不平等條約,使俄國割佔去的144萬平方公里中國領土再無法律交涉根據。

當然,客觀地說,由於俄國強迫清朝簽署的條約歷史已久(距今已近150年),世界上國家之間的邊界多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確定,現在中國政府想要回被俄國割佔去的那些土地,可操作性很低,因為俄國人絕不可能輕易退還土地。但江澤民政府這種正式簽約、認可原來的所有不平等條約的方式,等於使今後任何一代中國人都喪失了向俄國交涉這些土地的法律根據,因為即使有一天江澤民政府垮台了,中國出現民主政府,按照國際慣例,也得繼承這些(江澤民們簽的)條約。

蔣介石可以拒絕,毛澤東不願承認而擱置,鄧小平要據理力爭,為什麼江澤民要一反前例,全部承認歷史上俄國強迫中國簽署的條約?在蘇聯解體、俄國國力下降,中國國力提升的背景下,江澤民不僅可以繼續擱置這個邊界問題,而且更可以像鄧小平那樣據理力爭,起碼要求俄國承認歷史上那些條約是“不平等的”,今天中國讓步簽約承認這種歷史,俄國要給予某種形式的補償。

例如日本就採取這種方式,它向中國提供的幾百億美元低息貸款,就是為二戰侵略中國行為的一種變相補償,因為中國政府放棄了對日戰爭索賠;日本對南韓的經濟援助,也是同樣意思。最近小泉首相訪問平壤,同意向北韓提供100億美元援助,也有補償二戰侵略朝鮮的損失之意。這都是公開的秘密。

現在俄國想和中國簽署友好條約,讓中國方面用法律條約方式認可過去割佔的144萬平方公里土地,應該給予中國一定的補償。例如俄國正和中國談判,準備鋪設石油管道到大慶,向中國輸出原油,那麼俄國是否可以在管道鋪設上多承擔費用,或在原油價格上給予優惠等。但從江澤民簽的條約來看,中國人任何形式的補償都沒有得到,而且俄國人對黑龍江的兩個江心小島都不予歸還(這是中俄邊界問題中唯一沒有解決的爭端),俄國人不僅不還“西瓜”,連“芝麻”都不讓步。他們摸準了這個說到俄國“有到家的感覺”的留蘇工程師江澤民的脈搏。

江澤民政府既不在《人民日報》上登出和俄國簽署的邊界條約詳細條款,也不把這個問題交給撰寫《中國通史》的那些歷史學家和對中俄邊界問題有研究的學者公開討論;整個和俄國的邊界領土談判、簽約的過程都是秘密進行的。這種黑箱作業,本身就說明江澤民是心虛的,他恐懼這些問題全部公開,允許13億中國人自由討論,人們就會對江澤民“蓋棺論定”﹕他和俄國簽約,在本質上是“賣國”的。

(載《觀察》2002年12月30日)

2002-12-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