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的道德選擇

曹長青

北京奧運即將開幕,哪些外國元首會參加開幕式,自然令人關注。美國總統布什近日在白宮接見幾位中國人權人士,就被認為是為了平衡人權組織對他要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的批評聲浪。因為這次北京奧運,被人權組織普遍認為,像三六年的納粹柏林奧運會、八零年蘇聯莫斯科奧運會一樣,目的都是要通過炫耀國家強大,獲得極權統治的合法性,強化專制。

布什總統也承認,這是個兩難選擇,但他最後還是選擇去,理由是可以和胡錦濤一對一談人權。但是,私下和胡錦濤談什麽,都無法和他參加奧運開幕式對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宣傳所達到的效果相比。當年克林頓總統訪問北京,中共官方媒體就有江澤民領導我們「和美國平起平坐」的說法;這次布什坐在共產黨的奧運貴賓台上,更給了中共絕好的宣傳機會。而對這一點,在美國這種自由土地成長、對共產邪惡沒有親身體驗的布什,可能完全缺乏認知;否則就是為利益放棄原則,成為其政治生涯中的一個污點。

目前世界大國領袖中,決定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的,主要有四個,除了布什總統,還有法國總統薩科齊,澳大利亞總統陸克文,日本首相福田康夫。本來薩科齊一直猶豫,如果沒有布什總統決定要去,薩科齊很可能不敢去,因為這等於大西洋兩岸的歐美國家中,只有一個法國這樣做,太顯眼,更會成為人權組織批評、譴責的對象。

剛上台不久的澳大利亞左派總理陸克文,會說一口流利中文。他到北京大學演講時,還特意炫耀這一點,頗得中國官方好感。但可能就是因為他學了漢語,首先學會了中國人那種不堅持原則、奸巧算計的毛病。雖然澳洲有上百名民運人士等華人連署公開信,勸阻陸克文,但可能不會有什麽效果,因為從陸克文的左傾歷史,就可以知道他對什麽是邪惡沒有真正的知識。

另外一位就是日本首相福田康夫。福田在日本國內已屬過氣的領導人,支持率已低至只有十幾個百分點。即使不久前日本作為東道國成功地主辦了八國高峰會,《讀賣新聞》說,福田的支持率也沒什麽提高。最近福田改組內閣,換幾個新面孔,但也是杯水車薪,畢竟民眾的心中怒火太旺了。因此,有在奧運開幕式露臉、上上國際媒體鏡頭、做出「赳夫」之狀這樣的機會,這個跛腳政客當然不會放過。

以走「第三條道路」執政的英國工黨領袖布朗首相,在這種事情上也是走中間。布朗宣布不去參加開幕式,但將參加閉幕式,玩點政治平衡。

但在西方世界,畢竟還有真正懂得自由的價值,對邪惡敢於說「不」的政治家。目前有四個主要國家的政治領袖已明確宣布,不去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

首先做出這樣決定的是德國女總理默克爾。這位在共產東德出生、長大的政治家,對共產主義邪惡有親身的體驗。她對東德共產黨的宣傳手法有第一手的了解和認知。她知道共產政權遇到這種機會,會怎樣利用它進行鞏固獨裁統治的宣傳。

除了對共產東德的了解,她更從自己國家的歷史上,深知納粹德國主辦奧運會,強化專制,最後給德國人、給世界人民帶來怎樣的災難。因此她決定不去給中共捧場。德國對北京奧運開幕式的抵制是非常明顯的,不僅總理默克爾不去參加,外長施泰茵邁爾、德國總統克勒,都相繼宣布不去參加。

在大西洋對岸和默克爾遙相呼應的是加拿大總理哈珀,這位今年才49歲的保守派領袖,兩年前上任後就以堅持原則理念著稱。在2006年河內「亞太經合論壇」首腦會議上,他寧可不和胡錦濤舉行雙邊會談(被政治對手批為影響加拿大對中國貿易),也堅持批評中共人權記錄。雖然中國是加拿大的全球第二大貿易夥伴,但哈珀強調,「加拿大人不希望我們出賣加拿大的價值觀念,包括對民主、自由、人權的信仰,來換取金錢。」哈珀明確宣布,他不會去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

第三個是剛當選不久的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7月29日他以「北京天氣太熱」為由,宣布不去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貝盧斯科尼和默克爾一樣,也是歐洲堅定反共的政治領袖。這次是他第三次當選總理,而且是大贏,從而使意大利自二戰結束以來,第一次國會中沒有了共產黨議員;包括極左的綠黨,也沒拿到一個席位。貝盧斯科尼雖以「氣候」作理由,但他不去參加北京奧運,顯然和德國總理、加拿大總理一樣,是一種政治姿態,明顯是要冷落胡錦濤政權,不給共產黨背書。

第四個是捷克總統克勞斯。他是所有西方政治領袖中,不僅宣布不去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並且明確指出:不去的原因,是因為中共鎮壓人權,他要以此表示「抗議」。克勞斯是繼哈維爾之後,捷克的第二位民選總統。當年他參加過布拉格之春運動、抵抗共產蘇聯入侵,是捷克知名的反共異議人士。克勞斯可能是當今西方世界最明白共產主義和左派烏托邦幻想給人類帶來災難的政治領袖。因此他當選總統後,不僅一向堅持人權立場,更以重視市場經濟、強調自由的價值、並敢言批評西方左派著稱。對共產主義在歐洲以「變種」方式重現,他相當擔憂,不僅指出「社會民主主義不過是溫和版的共產主義」,甚至認為「國際主義、多元文化主義、歐洲主義、女權主義、環保主義」都是共產主義的「一種回潮」,因為它們背後的核心價值仍是集體主義,「又將不同的議題、願景、計劃和項目置於個體自由之上」。

哈維爾做總統時,成為歐洲第一個以國家元首身份公開會見達賴喇嘛的政治領袖,也是第一個以總統身份接見了被中共外交打壓的台灣副總統的歐洲領袖。今天克勞斯公開以抗議中共人權紀錄而拒絕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不僅是繼承了民主捷克領導人的傳統,更是向世界發出清晰的道德信號,不能給邪惡做幫襯。和克勞斯同屬保守派的捷克現任總理托波拉內克說得更清楚,當年納粹黨曾用三六年柏林奧運進行宣傳,他不希望北京奧運開幕式被用來展現共產中國的偉大和力量。

在東歐國家中,第一個結束共產黨專制的是波蘭,這說明波蘭人民有智慧看清共產黨的邪惡,並有勇氣起來反抗。也許因為對共產主義有直接的體驗,波蘭總理圖斯克才呼籲說,「作為政治家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式是不合適的」。因為如果奧運會真的像其所說的是一個體育運動、和政治無關,那麽西方政治領袖就沒必要去參加奧運開幕式,來凸顯它的政治色彩。而今天的北京奧運,明顯是共產黨要借機搞政治。中共花了四百億美元的史無前例大價錢辦奧運,主要目的不是體育,更不是為了中國人的健康,而是通過炫耀共產中國的強大,來加強共產黨獨裁統治的合法性。這是一個稍有點政治頭腦的人,都可以看到的。

因此,除了上述這四位西方領袖之外,波蘭的總理圖斯克,斯洛伐克總理菲佐,愛沙尼亞總統伊爾韋斯等,都表示不會去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歐洲議會」還曾通過正式決議,抵制奧運開幕式。強烈批評布什總統要參加北京奧運的美國眾議院領袖南茜.佩洛西說,「參加奧運開幕式,就等於向中共政權致意」。

因此,今天西方政治領袖是否參加中共主導的、以宣揚共產黨強大的北京奧運開幕式,不僅是個政治選擇,更是一個道德的選擇。

2008年8月1日於美國(原載《觀察》)

2008-08-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