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五星旗和蔣介石「共舞」

曹長青

明天七一是中共建黨日,共產黨已有八十七年的歷史。中共的血腥革命,導致了無數人頭落地,家破人亡。但在宣傳洗腦下,中國人已麻木到對此沒有感覺。

幾天前在日本留學的一位台灣青年來信說,她班上一位十八歲的中國學生,來到海外才通過網絡瞭解到八九學運和六四屠殺真相,但他的結論仍是「鎮壓也是政府不得以的手段,誰叫那些學生鬧得無法無天!」另一位中國學生是將近五十歲的女性,其父曾是中共幹部,但在文革中被批鬥,家人也因此牽連。但她仍崇拜毛澤東,認為毛是世界上百年難得一見的偉人。

這位台灣青年很難過,她無法理解為什麼那些來到自由世界、能夠獲得自由信息的中國人,其思維仍無法轉變。「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抑或是共黨的思想教育真的太成功?」

專制政權的洗腦教育總是比自由天空下人們自願地接受信息效果強大得多。這從希特勒、斯大林、到毛澤東、蔣介石等統治下的人民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出。長期被宣傳洗腦後,人們對真實已沒有感覺的能力。就像歐維爾「一九八四」的主人公史密斯一樣,當四個手指頭硬被說成是五個的時候,看久了,就真的看成了五個。到後來他讀成五個的時候,已經不是出於恐懼,而是在謊言麻醉下的確信。

不久前汶川地震時,中國媒體一片強勢宣傳攻擊,一面倒歌頌胡溫政權「救災」有功。於是在中國從民眾到知識分子(當然還有台灣的馬總統),全都被胡溫感動不已,對那個政府欽佩至極。一位自稱異議人士的旅美中國詩人,撰文歌頌胡溫政權為地震死者下半旗,是第一次「降到人的高度」。另一位北京異議作家興奮地呼吁,要胡溫政權給六四遇難者下半旗。但恰恰這面五星紅旗是共產屠殺的象徵,它是被迫害死的八千萬中國人的鮮血染紅的。如果那面旗幟降了一半就感激涕零,那死了被蓋上五星旗,是不是要磕頭了?中國異議人士們都糊涂到自我褻瀆的地步,就別提那些普通民眾了。

別說至今仍在專制統治下的中國人,在解除黨禁報禁二十多年後的台灣,今天的一切亂像,仍都和當年國民黨的洗腦有關。在美國哈佛受過教育的馬英九,至今還要跪拜那個把台灣軍事戒嚴了三十八年的獨裁者蔣介石。對這種行為的唯一解釋,就是他真心認為蔣是個偉人。因為今天已經沒有人逼馬英九這麼做,他是自覺自願,誠心誠意。

今天,海外熱烈推崇共產黨的中國人和極力支持國民黨的台灣人,都不是被逼迫的,而是發自內心、真誠認同。這無法不令人再次想起「一九八四」中的史密斯,他最後是微笑著、幸福地離去;他已經完全沒有了自己的頭腦,不僅不知,還很滿足。

——原載台北《自由時報》2008年6月30日「曹長青專欄」

2008-06-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