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地球過熱,還是左派頭腦發熱?

曹長青

地球已嚴重過熱!再過若干年,北極圈冰雪將融化,大部份生物瀕臨死亡,海水上漲會把倫敦、紐約、孟買、加爾各答等沿海城市淹沒!

這不是巫師的胡言亂語,前美國副總統戈爾以此內容製作的「令人不安的真相」的環保宣傳片,不僅獲奧斯卡大獎,戈爾本人也戴上「諾貝爾和平獎」桂冠。由此「地球過熱」的呼聲,在全球更加昇溫,熱到歷史最高點。

地球真的「熱」到令人類恐怖的地步嗎?西方左、右派就此展開了激烈爭論。保守派認為,「令人不安的真相」,不是地球過熱,而是左派的頭腦過熱,它是西方左翼勢力「反對資本主義」的一場意識形態戰爭,主要體現在三個層次﹕

第一,「全球過熱說」缺乏科學根據。

去年英國法院就裁定,如給學生放映戈爾的電影「令人不安的真相」,必須加一個指導說明,以糾正電影的九個明顯錯誤,並平衡「全球暖化是人為造成」這種一邊倒的說辭。

因為對於全球暖化到底是氣候自然變化,還是工業化所致(排放二氧化碳),目前國際科學界並無定論。很多科學家質疑戈爾的理論,因在四億五千萬年以前,地球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比今天多十倍以上,而那段時期,地球卻處於五億年以來最寒冷的狀態。這說明,地球過熱並不一定是二氧化碳增加所致。

三十年前,科學家還曾討論過「全球過冷」問題,擔心這將對人類生活、全球物種的生存構成威脅。現在看來,實為虛驚一場。而今天某些科學家和環保人士擔心全球過熱,和當年憂慮全球過冷一樣,都是杞人憂天。正如十九世紀歐洲有人曾擔心人口過多,將來地球資源將養不活那麼多人怎麼辦。現在歐洲又開始擔心人口降低的問題了。總有人要扮演上帝,不僅想主導人類的繁殖、還要管起地球的走向來了。

今年三月,英國電視第四頻道播出「全球暖化大騙局」的紀錄片,該片採訪了很多全球一流的科學家,並列舉大量資料說明,全球變暖是由於太陽輻射的變動引起,和人類排放溫室氣體無關。該片毫不客氣地指出,所謂「全球過熱」是「大騙局」。例如戈爾在影片中說,未來海平面會上升六米,倫敦、紐約、孟買等沿海城市,都將被海水淹沒。這等於說,全世界最富饒、人口最密集的河流三角洲都會從地球上消失。當記者質疑這一點時,戈爾竟為自己辯護說,他說的是人類「如果」不加限制地排放二氧化碳的話,強調他用的是「如果」。這明顯說明,戈爾的所謂「真相」是「假設」,並不是事實。

丹麥學者隆伯格(Bjorn Lomborg)近年出版了兩本批評「全球過熱說」的專著,引起國際性重視和爭論。這位曾入選美國「時代」週刊「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人」之一的學者在最新一本專著「冷卻它﹕對環保份子全球過熱說的質疑」(Cool It)中說,在人類歷史上,由於天氣寒冷造成的死亡遠多於地球過熱。例如在希臘,每年因寒冷死亡7900人,而因炎熱只有1400人。在整個歐洲,因「過冷」每年導致140萬人死亡,而因「過熱」則是20萬。隆伯格引述專家的預測說,到2050年,由於地球過暖每年將會挽救140萬生命。

第二,「全球過熱說」是一種新的意識形態。

在西方領袖中,對「環保主義」提出強烈批評的是捷克總統克勞斯。也许因為他曾是參加「布拉格之春」運動、反抗共產主義的異議人士,因此對「自由」的價值更加珍惜,也更敏感。他最近出版了英文專著「戴上綠色鐐銬的藍色星球——什麼受到威脅:氣候還是自由?」。其中明確指出,「環保主義信徒野心勃勃,試圖從根本上重組和改變世界、人類社會以及我們的行為和價值觀。」這種意識形態有「操縱人類的企圖」,要剝奪我們的自由。

克勞斯今年五月底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發表演講說,他大部份的成長歲月都是在共產專制的統治下度過的,非常清楚共產黨是如何無視並殘暴踐踏人類自由的,他們不但想指揮人民,還想控制自然。他從小就記得共產黨「呼風喚雨」這句廣為人知的口號。今天的環保主義者強調地球過熱,「就像那些共產主義者,堅信他們有權犧牲人類的自由把他們的理想變成現實。」「過去,是以馬克思主義或無產階級的名義,現在則以保護地球的名義。」

克勞斯曾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面臨危機的是自由,而不是氣候」,提出他的解決方案﹕對微小的氣候變化不需要回應以激烈的嚴格限制; 任何對自由和民主的壓制都該避免;與其從上至下安排人類的生活,不如讓每個人選擇自己的生活;反對科學政治化和科學共識(scientific consensus)的說法,與其大談「環境」,不如在我們自己的行為上體貼環境;不要用大災難的預告來嚇自己,或者用這種預告來支持對人類生活的非理性的干涉。

第三,戈爾等環保主義者言行不一,非常虛偽。

克勞斯曾多次要求就「地球過熱」問題和戈爾公開辯論,但都遭拒絕。很可能因為戈爾怕他的「言行不一」被公開質疑。例如,2007年2月美聯社報導說,戈爾的住房面積是去年美國新建房平均規模(2500平尺)的四倍!該報導引述當地居民的描述說,戈爾在自家院子的通道上,安裝了一排煤氣燈,還有電控的大門。戈爾夫婦在田納西州的豪宅有10,000平方英尺,20個房間、8個浴室,附巨型溫水游泳池。當地的電力公司和美國能源部的記錄顯示,去年戈爾家「鯨吞」(devour)了22萬(千瓦小時)的電力,是美國居民平均用電量的20倍!用電記錄還顯示,戈爾拍了紀錄片之後,他家的能源消耗量不減反增,從2005年的每月16,000,2006年增到18,000(千瓦小時)。戈爾家的豪宅本身和客房的瓦斯費平均每月1080美元;去年戈爾家的電費和瓦斯費高達30,000美元。當地鄰居說:「戈爾天天大聲疾呼,教我們怎麼生活,自己做的卻是另一套。」

不僅戈爾,高喊「環保」的很多左派,也是同樣虛偽。例如也獲得左派大本營好萊塢頒獎的導演莫爾(Michael Moore),據美國「Newsmax」雜志報導,去加州宣傳他的新書,坐的是私人飛機,在地面開的是大型費油的越野車。他在紐約曼哈頓住190萬美元的公寓,另外在密西根的Torch湖旁,還有價值120萬美元的度假別墅。而這些住房面積的電力等能源消耗,好像就是另外一個星球的事了。

戈爾的好友、好萊塢的知名左派「環保」女星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高喊要別人節省水、電,但「Newsmax」報導說,她每年澆灌自家草坪就花費22,000美元,可想而知要用掉多少水。而她家還有12,000平方英尺使用空調的養馬房。

因此當戈爾從好萊塢抱回「最佳紀錄片金像獎」時,當地的居民嘲諷說,這些左派應該拿的是「偽善金像獎」。

——原載台灣《看》雙周刊2008年6月

2008-06-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