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悼老同學李明英

曹長青

5月18號晚上,我坐在美國的家中,像往常一樣,在一天寫作之後,最後一次檢查一下電子郵件,就準備關機。可是在打開電子郵件時,突然看到國內同學傳來的一個消息,簡直像是晴天霹靂,讓我驚呆了。郵件說,你的老同學李明英去世了。這怎麼可能,明英才剛剛六十歲出頭啊!

趕快托朋友找明英太太趙大姐的電話,可打過去的時候,趙大姐正在北京向遺體做最後的告別。電話中,明英太太一聽到是我,就哭著一遍遍地說,長青,明英走了!明英走—了!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才好,聽到她的哭聲,我的心在絞痛、在流泪,心裡在呼喊,明英,我的老同學,我的好兄弟,你是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這麼快就走了呢?

美國發生911事件的時候,我正住在紐約,目睹了兩座世貿大廈倒塌,三千個生命瞬間消失的悲劇。最近,又從電視上看到四川大地震、幾萬人遇難的慘劇。再加上前年父親去世,都使我對生命的喪失、人生的短暫、親情的珍貴等等,有了更多一層的傷感和體會。聽到明英走了的當天晚上我失眠了,怎麼也睡不著。當年和明英在一起的日子,一幕幕地在腦海中閃過——

明英是個有才華的人。他是在中國結束文革、恢復高考之後,第一批考入黑龍江大學中文系的。在學校裡,我們都很尊敬明英,不僅因為他比一般同學的年紀大一些,是老大哥;更因為他很有才華,寫一手好文章,字也寫得漂亮。他也不是什麼高官子弟,完全是靠自己的個人拼搏和努力,從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農場的雲雲眾生中,靠寫稿子,成為總部的通訊幹事,然後又憑本事,以高分考上了黑龍江大學。

在七七級的黑大中文系同學中,明英很快就表現出他的思想解放、勇於探索的獨立精神,所以在黑龍江省第一個自發學生社團「大路社」成立時,就被推選為「幹事長」。由於當時我也承蒙同學們的信任,做了大路社的社長,所以我們一起張羅著貼牆報,出專刊,召集同學開會,探討國事,交流寫作,度過了一個個難忘的夜晚。那個時候,學生社團開會,哪有什麼會議室呵,很多時候都是在學生宿舍打水洗臉的水房子裡進行的。我還記得明英講話時,總是慢條斯理,有板有眼,一副老大哥和權威者的樣子。

明英是個非常難得的合作者。他從不爭權,也不要利。他為人忠厚,老實,又充滿理想精神。我們的青春時代,那些最值得懷念的日子,是在黑大渡過的。今天的追悼會上,有很多黑大的同學,也许大家都還能記得我們那個燃燒著理想、對未來充滿幻想的黑大時代。雖然叫做「黑大」,但那卻是我們人生中最充滿光明和希望的一段青春時光。而明英,就和那個黑大時代一樣定格在我的腦中。我不會忘記,相信今天到場的老同學們也不會忘記。

後來明英離開黑大了,因為他又考取了《人民日報》新聞所的碩士研究生。這是中國結束文革、恢復新聞專業之後,人民日報首批招收的研究生。明英,還有和明英一起從同一個農場考到黑大中文系的劉允洲,都一起被新聞研究所錄取,成為我們全中文系的驕傲。後來在明英、允洲的帶動和幫助下,我們中文系陸續有好幾個同學,也考上了這個新聞研究所。

明英從新聞所畢業後,放棄了在北京國際關係學院教學的工作,調到了《深圳特區報》當記者。因為他的性格,他的理想,都更喜歡創新,創業,創造。八十年代初期的深圳,還是一個有爛泥塘的漁村,明英成為這個年輕城市的首批創業者之一。八十年代中期,我也在明英的鼓勵和幫助下,從哈爾濱調到了《深圳青年報》工作。同是黑大同學,又同做新聞記者工作,再加上有原來大路社的背景,而且我家和明英家同住在圓嶺住宅樓,相距不到五十米,交往和交流的機會就更多了。我更是親眼目睹到明英的性格中最閃光的部份,也是最體現東北人特點的部份﹕那就是有豪爽之氣,看重義氣,樂於幫助別人。當時因為深圳剛剛開發,又是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很多黑大的同學,黑龍江的老鄉、朋友等等,都來深圳出差,更有很多想調到深圳工作。明英總是不厭其煩地接待,請他們吃飯,安排住宿,甚至幫忙調動。有時我碰上這麼多的來訪者,都感到力不從心,但明英總是樂呵呵的,盡量幫助同學朋友和老鄉們。有一次,一個黑大七五級的同學,因為在學校時關心政治而被四人幫迫害過,下放到牡丹江鄉下,後來經過中文系主任的介紹,來到深圳找明英,也是明英幫助找的房子等,幫助他們一家安頓。每當有東北的朋友或同學來了,明英總是告訴我說,長青,咱們一起去吃飯,很多時候,他都是搶著先付錢。後來黑大中文系同學在北京的首次大聚會,據說也是明英出錢張羅辦的。

在聽到明英走的消息後,我給現住在北京的原黑大中文系主任,我們大家都很敬重的周艾若老師打了電話,今年已81歲高齡的周老師說,聽到明英走了的消息,他非常、非常地悲痛。他在電話中一個勁地對我說,明英這個人是個「性情中人,很重情意,利他。」他怕我聽不懂什麼是「利他」,解釋說,就是「自強利他」,自己努力,樂於幫助別人。

手裡有一個饅頭,但看到有人挨餓,就把饅頭分給那個人一半,這就是李明英!他總是有福同享。而有難、有苦呢,他卻總是悄悄地一個人承擔。在這方面,他這個人不那麼善於表達,他不是有苦說不出,而是有苦也不說,一個人擔著。

今天在這裡,有明英的妹妹、妹夫,還有明英太太的親屬等,他們都是在明英的幫助下,從寒冷的黑龍江,調到了溫暖而更有經濟前景的深圳,各自開創了自己的企業和事業。我想他們更能感受到,明英作為兄長,那種承擔責任,那種任勞任怨的精神。今天這裡還有很多朋友,可能也像我一樣,都曾經得到過明英的幫助和關照,都曾感受過明英這個朋友的豪爽,熱情,和義氣。當年我在深圳的時候,知道明英喜歡看武俠小說,也许是受小說中英雄的影響,在他身上,總讓人感受到一種舍己救人、慷慨助人的俠客精神。

今天到場的各位也都知道,即使對沒有見過面的人,如需要幫助,哪怕有政治風險,明英也會挺身而出,伸出援助之手。六四事件時,一位曾參與八九民運的學者逃到深圳,雖然之前明英和他從未謀面,但卻毅然把他藏在自己家裡一個多月。後來他在個人事業上因此受到損害,但他不抱怨,也不後悔。明英就是這樣一個心地善良、心裡有光明的人!

1988年夏天,也就是整整二十年前,我在離開深圳前往美國的時候,跨過羅湖海關之後,在香港呆了幾天,恰好明英那個時候也在香港,我們一起和當地的朋友們吃飯,聊天,喝酒,度過了非常愉快的時光。這些場面雖然過去了二十年,但至今還都歷歷在目,好像就在昨天一樣。最後見到明英的畫面,這幾天一直在我頭腦的屏幕中閃過,它是黑大同學之情的象徵,是美好,是豪爽,是情意,是青春時代的記憶。而明英是我離開深圳之後,在香港、甚至在海外這二十年來見到的唯一一個黑大中文系七七級的同學,想來真是不勝感嘆。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去,和老同學、老朋友們重逢,把酒憶當年。明英的英年早逝,更提醒我們珍惜生命,珍惜友情、珍惜每一個和親人、朋友在一起相聚的日子。

明英你走好,你的老同學、老朋友長青在遙遠的美國送你最後一程,用深深的思念向你做最後的道別。你會活在我的記憶中,活在你的親朋好友的記憶中。明英安息,願你在另一個世界平靜、快樂、瀟灑。

曹長青2008年5月24日於美國

(在5月25號深圳追悼會上的書面悼詞)

2008-06-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