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傳播“薩斯”病毒的張召忠

曹長青

遇到任何重大新聞事件,媒體一般都是大贏家,因為只有在這種時刻,人們才把主要興趣轉移到新聞上。但在這次美國對伊拉克戰爭中卻起碼有兩個媒體是大輸家﹕一個是半島電視台,雖然他們竭盡全力,一直得以在薩達姆政府的支持下留守巴格達,拿到不少獨家消息,但由於強烈的意識形態,導致他們的很多報道和評論嚴重失實,以致現在連阿拉伯人都說,“以後再也沒人信半島電視了。”

另一個媒體的大輸家是北京的“中央電視台”。本來,這家電視台史無前例地進行了24小時的追蹤戰事報道,選用了外國媒體的電視畫面,並模仿西方電視,邀請專家學者點評戰事,在形式上頗有向新聞專業化邁進的姿態。但是,中央電視台也像半島電視台一樣,預設政治立場太強烈,以意識形態扭曲新聞事實,尤其是邀請國防大學教授、被稱為中國“首席軍事評論家”的張召忠進行戰事評論。他不僅每評必錯,而且信口胡說。不僅海外華人批評說,“培養中國軍隊最高級別指揮官的教授,分析現代戰爭還停留在抗日的水平”;《人民日報》強國論壇的網民,也紛紛上貼,說伊戰結局和張召忠的預測完全相反,“太上當了”。於是中央電視台那本來就和“喉舌”連在一起的形象,更跌落幾分。

其實任何戰爭,都有變數,不能說準也不是什麼大錯,盡管像張召忠這麼離譜到全盤皆錯的,除了睜眼撒謊的薩哈夫,還沒聽說有第二人。但現在更荒唐的是,在伊拉克戰爭基本結束的4月15日,張召忠受邀到《人民日報》強國論壇接受訪談和網民提問,他不但不承認任何評論錯誤,更變本加厲地蠻不講理,比薩哈夫還薩哈夫。下面摘錄幾段他的“精彩”語錄﹕

當一網民問他美國到底是不是打敗了伊軍時,在薩達姆的銅像被推倒、美軍攻佔了全部伊拉克的事實面前,這位中國軍事專家竟說﹕“我們不應該說是美國勝利了,而應該說伊拉克失敗了,沒有伊拉克的率先失敗,就不會給美國造成勝利。”

這不整個一個無賴嗎?按照這種說法,對於二戰,“我們不能說是包括中國在內的盟軍勝利了,而應該說德國納粹和日本軍國失敗了,沒有德日的率先失敗,就不會給盟軍造成勝利。”這種人不把未來的解放軍軍官都教成痞子才怪!

張召忠也承認,“很多網友同志也批評我,預測不準”,但他不是為自己的隨口胡說表示道歉,反而大言不慚地說,這是因為中央電視台拿到的不是中國記者的第一手現場報道新聞,而多是CNN和半島電視台的畫面,而這些電視畫面是假的,才導致他預測不準。而且強調是現場直播評論,他無法回家查資料,因此才出錯。

更絕的是,這位張專家話鋒一轉,把“罪過”又推到薩達姆身上,抱怨伊軍沒有按他的分析來打,說﹕“誰會想到他們不抵抗,也不埋地雷,不炸橋樑,不燒油田,不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讓我們如何準確預測?”天哪,張召忠的口氣不是期望薩達姆燒油田、使用生化武器嘛,這難道不是比薩哈夫的口氣還凶殘嗎?這張召忠哪裡是教授,根本是一個“教獸”!

有網民問到伊拉克戰爭後局勢,“張教授”是這樣預測的﹕薩達姆的力量還在,“美國撤離之後,我再翻天,反正共和國衛隊的基礎還在,軍隊的基礎還在,忍讓一段再復辟也不晚,這是欲擒故縱。”而且還說在伊拉克只有薩達姆的阿拉伯復興黨有力量,“其他黨是小黨沒有這個號召力。”他不僅不承認薩達姆的失敗,而且近乎直言地表達指望薩達姆卷土重來的願望。

張召忠更毫不掩飾他對薩達姆的衷情。當一位網民問他,“你是否知道薩達姆政權對人民十分殘暴”時,他的回答是﹕“我沒有看出他有多殘暴。他在多次選舉當中都是以高票當選。現在有些輿論都是美國宣傳的,就像當年宣傳米洛舍維奇是劊子手一樣。一個國家的總統有權用自己的方式統治自己的國家。對此,我想別人沒有必要加以更多的評論,也沒有必要用一個模式來衡量。”

看到這段話,人們一目了然﹕張召忠的問題根本不是軍事知識、判斷對錯問題,而是他從心裡支持薩達姆,他是一個東方面孔、吃麵條的薩哈夫!

按照張召忠的邏輯,哪個國家的總統都有權用自己的方式統治,那麼希特勒使用毒氣室殺害猶太人,“別人也沒有必要加以更多的評論”;二戰日軍侵華,殺害二千萬中國人也是天皇“有權用自己的方式統治”;金家父子把北韓踐踏得像死了一樣毫無聲息、卡斯特羅至今獨裁半個世紀也是“沒有必要用一個模式來衡量”;在毛澤東統治下,可能多達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鄧小平主導的六四屠殺,都是統治者“有權用自己的方式統治”。那麼今年51歲的張召忠如果是反右、文革時代的教授,曾被批鬥、被關牛棚、被拷打、被流放、被像張志新那樣割了喉管,他還要不要說“統治者有權按自己的方式統治”了呢?

當然,以張召忠的思維方式和邪門勁頭,他不僅不會成為被迫害者,而是會成為薩哈夫,成為中國的薩達姆的一部份,就像他今天在共產黨壟斷的中央電視台上用謊言欺騙觀眾、用誤導毒害民眾一樣,利用在喉舌上當唾液的機會,來大規模傳播謊言的“薩斯”病毒,謀殺大眾。

哪個社會都可能有張召忠這類盼望薩達姆“燒油田、使用大眾毀滅性武器”,有邪惡心理的人,這並不奇怪。問題的關鍵是,這種人怎麼會被請到中央電視台,被捧成“首席軍事評論家”?很多看了中央電視台戰爭報道和評論的人後來都驚呼上當受騙,海外有華人說“央視女主持人的昏庸令人震惊”。但人們最不應該忘記的是,中央電視台等中共的喉舌媒體從來都是這樣報道新聞、評論事件的。今天人們忽然發現受騙,是因為在電腦和網絡時代,中國人可以從別的渠道獲得真實的信息,有機會做出比較,做出鑒別,而不是像今天的北朝鮮(當年的中國)一樣,完全被封閉在火柴盒裡,從頭到腳被謊言澆灌。明白了這一層,就會明白為什麼張召忠這種不學無術、心地邪惡的人,能當上高等學府的教授,能做中央電視台的首席軍事評論員,因為那是一個謊言的制度,這種制度需要、而且必須依靠張召忠這般質量的零件,這樣它才能運轉。正如沒有千百個薩哈夫,薩達姆就無法存在一樣的道理。

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如果不請張召忠這樣的人,電視台的黨領導就不會滿意;而電視台如果不按照黨和政府的意識形態圖解、歪曲國際事件,中央主管宣傳的薩哈夫們就會免他們的職。而中國的新聞部長們不這樣做,中南海的薩達姆不僅會免他的職務,而且可能還會要他的命,正如張專家所說,每個國家的總統都有權用自己的方式統治。

從這個意義上說,僅僅批評張召忠也是欠公允的,因為他只是中國專制機器上的一個“螺絲釘”,整個中國的新聞結構是薩哈夫式的,整個中國的政治制度是薩達姆式的。就像薩達姆雕像被人民推倒之後薩哈夫就“消失”了一樣,只有結束中南海的薩達姆式的統治制度,中央電視台的謊言評論、張召忠式的“偽教授、偽專家”才會消失;這種用大眾媒體傳播“謊言薩斯病毒”的現象才會結束。

2003年4月17日於紐約

2008-04-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