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國人民懷念張召忠

曹長青

一場短短的伊拉克戰爭,讓兩個人出了“大名”﹕一個是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他那信誓旦旦隨口胡說的可愛勁頭,吸引了全世界,如同戰事火鍋中的佐料,讓電視觀眾吃得津津有味,幾乎上了癮;以致他“消失”之後,人們遺憾不已,還專門設了“我們愛伊拉克新聞部長”的網頁,把薩哈夫的佐料名言收集到一起,懷念這位不收費的脫口秀大師。

另一個是中國國防大學的教授、被稱為“軍事專家”的張召忠。這位在北京“中央電視台”點評伊拉克戰事的專家,也像薩哈夫那樣,以大膽胡說,每評必錯出了大名。他雖然沒有像薩哈夫那樣成為世界級的“佐料”,但也足夠在13億中國人中成為長久玩味的“笑料”。

張召忠評論的可愛勁頭,絕不次於薩哈夫。試舉幾例﹕對美軍長驅直入,迅速攻進伊拉克,張召忠說這是薩達姆的特殊戰略,要誘敵深入,然後以遊擊戰、人民戰爭,襲擊美軍的補給線。美軍打下了巴格達機場,張召忠說這是伊軍戰術,故意放美軍一碼,然後以精銳的共和國衛隊重創美軍。當美軍攻進了巴格達,張召忠則說這是薩達姆像諸葛亮那樣設置的“空城計”,待十萬美軍進城後,來個全鍋端,一舉全殲美軍。當這一切都沒發生之後,張專家則抱怨伊軍沒按他的分析來打,納悶地說,“幾萬精銳的共和國衛隊到底哪裡去了呢”,那口氣就像當年電影上國民黨軍官的感嘆﹕“共軍去向不明,哪兒去了?”

這堂堂的中國最高軍事學府的“國防大學教授”,以如此這般“智慧”教導中國軍隊的準軍官們的話,那打起仗來,解放軍還不得落個比共和國衛隊還“不見影”的下場嗎?中央電視台和國防大學重用如此這般“專家、教授”,真是一點國家利益也不考慮呵。

別說軍事專家,即使是那些只對軍事消息稍微撇一眼的普通人們,也在這場伊拉克戰爭爆發之前,清楚地預測到美軍會全面大勝的結果,因為那些完全沒有軍事名詞的常識,任何稍有理智的人起碼可以想出四條﹕

第一,美國年度軍費開支是4千億美元,而伊拉克是40億。美軍開支是伊拉克的100倍!這種絕對的懸殊,意味著伊拉克絕對的失敗,且不說其他因素。

第二,美國和伊拉克交過手,上次海灣戰爭,地面戰只打了100小時,擁有103萬大軍的伊拉克就宣告投降。今天那些共和國衛隊的官兵們,尤其是軍官,都是當年美軍的手下敗將,那種畏懼心理因素也導致伊軍不會有真正的士氣。

第三,美國選用了新戰略,不再主要依賴陸軍和坦克群,而是靠準確的空中轟炸,海軍導彈遠程攻擊,機動靈活的特種部隊。這種戰略並非軍事秘密,在美國媒體和研究所的網頁上,關於這種新戰略的討論,過去兩年來,至少有上百篇。從張召忠的評論來看,他好像就坦然地在那裡“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瞎評伊拉克”。

第四,美軍特種部隊的行動,在電視畫面上幾乎看不到,為了今後繼續使用,特種部隊的行動方式、作戰手段、使用武器等都予保密,既不準戰地記者採訪報道,更不對外公開。《紐約時報》專文分析說,特種部隊在這次倒薩中扮演了關鍵性角色。人們在電視上看到美軍白天開坦克進城等,但幾乎看不到這場仗到底是怎麼打的,就是因為仗主要靠精確轟炸,然後由特種部隊在夜間打的,利用夜視鏡、鐳射透視鏡等各種先進武器,受到特殊訓練的士兵,快速的空中運輸,絕對的制空權等,來進行心臟手術般的切割摘除戰鬥。

這些公開的軍事資訊,對軍事專家張召忠來說應該是常識。而且張專家和平常人不一樣,香港記者馬玲採訪張召忠的文章介紹說,今年51歲的張召忠20歲參軍,後畢業於北大外語系,會英語、日語、阿拉伯語,在進入國防大學擔任教授之前,還在伊拉克工作過。“因為有卓越的軍事分析與評論才能,他被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等媒體聘為特邀軍事評論員,令國人熟悉其形象,並在內地享有首席軍事評論家之稱。”

退一步講,即使不按“有卓越的軍事分析與評論才能”的中國“首席軍事評論家”來“高標準、嚴要求”張召忠,只把他當一個“在伊拉克工作過”的學者,他對這次戰局分析也是整個一個張鐵生,完全交了白卷。因為只要對那個國家的歷史和現狀稍有點常識,也會知道,這個仗薩達姆一定會輸,而且會輸得相當慘。主要是薩達姆積惡太多,民憤太大﹕

阿拉伯國家多有宗教派別沖突,主要是兩大派﹕遜尼派和什葉派。阿拉伯聯盟的22個國家,多是遜尼派佔多數,只有在伊拉克,什葉派佔多數,達60%。但少數的遜尼派一直掌權,並欺壓什葉派,僅這種宗教欺壓就使薩達姆不得人心(起碼在佔多數的什葉派中)。而且伊拉克還有400萬庫德人(佔全國人口五分之一),薩達姆對庫德人的種族迫害更是聞名,一次用毒氣就屠殺了五千庫德族村民。而從張召忠的評論分析中,人們完全看不到他對這個國家的歷史現狀等有絲毫的瞭解,他在伊拉克那些天就像在中國一樣,都白住了。

張召忠對專制社會中人民的想法完全無知,根本不知道長期在薩達姆專制統治下,伊拉克人民承受著怎樣的痛苦,在薩哈夫主管的官方報紙電視的背後,伊拉克的真正民意是什麼。從來都生活在專制制度下的張教授顯然不清楚,專制的城牆貌似堅固,但一遇到自由意願的風,就會像有70年共產歷史的蘇聯帝國在三天內就土崩瓦解一樣,立即轟塌、變成碎片。

伊拉克的薩哈夫眼睛都不眨地坦然否認全世界觀眾都看到的事實,讓人覺得他真的一點都不可恨,真是個可愛的“傻柱子”。中國的張召忠則閉著眼睛冒充老祖宗孫子,在電視螢幕上耍了一套兵法,中國老百姓怎能不感嘆﹕真是我們的“二柱子”。

美國人為薩哈夫設立的那個網頁,剛開通就立刻爆棚,由於全球上網人數激增,導致死機,近日不得不換成大容量的(welovetheiraqiinformationminister.com),可見全世界人民對薩哈夫的“懷念”。我覺得中國人也應該給張召忠教授設立一個專項網頁,名字就叫“我們懷念張專家”(wemissexpertzhang.com),像薩哈夫網頁那樣,把張召忠評論伊拉克之戰的那些佐料笑料都收集起來,還有張專家以前對阿富汗戰爭、科索沃戰爭的胡評等,都放到這個網頁上。人們一旦工作累了,寫作疲倦了,夫妻吵嘴了,任何事情不開心了,就上張專家的網頁流覽一下,笑一笑,十年少;如果還不過癮,再上薩哈夫網頁。從這個意義上說,人們真得感謝張召忠和薩哈夫,沒有他們這些佐料,這個世界多乏味啊!

2003年4月15日於紐約

2003-04-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