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袁晓明﹕乔姆斯基的本來面目


近期,《南方人物週刊》對美國語言學者喬姆斯基做了專訪,題目是“喬姆斯基:永遠的異見者”,《南方人物週刊》在對喬姆斯基介紹中,引用了“最重要的知識份子”頭銜。其實,在一次2萬人參加的網上投票評選中,喬姆斯基還當選的是“全球最偉大的知識份子”。

公平地講,《南方人物週刊》對喬姆斯基的介紹遠遠不夠,英國的《衛報》稱喬姆斯基著作與馬克斯、莎士比亞、《聖經》齊名。Robert Barsky在為喬姆斯基所寫的傳記中稱,喬姆斯基對於我們的後代,就如加利略、牛頓、莫札特對我們影響一樣。更加神聖的是,美國娛樂界以及好萊塢的許多明星更把喬姆斯基幾乎當成了他們的“上帝”。

《南方人物週刊》稱喬姆斯基為永遠的異見者,沒錯,也許喬姆斯基的異見是永遠的,但他的異見永遠是口頭上的,因此,對喬姆斯基的描述,更恰當的題目應該是“喬姆斯基:永遠的口頭異見者”,這也就是《南方人物週刊》沒有介紹的喬姆斯基的另外一面。人無完人,喬姆斯基這位“全球最偉大的知識份子”也有鮮為人知的一面。

毫無疑問,喬姆斯基是著名的語言學家,但他最著名的方面並非是表現在預言研究,而是喬姆斯基對美國的政府和制度的異見。具體地講,喬姆斯基異見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五角大樓(美國國防部)是世界上最邪惡的機構;二是美國的資本制度為萬惡之源。

我稱喬姆斯基為永遠的口頭異見者,並非是指喬姆斯基用嘴在表達他的異見,而是因為他僅將異見表現在口頭上,行為上卻是做得完全相反,這當然不是我的發現,而是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Peter Schweizer的一項研究成果。Schweizer在2005年根據自己的研究,寫了一本暢銷書“按我說的去做,不要按我做的去做”- Do As I Say(Not As I do)。在書中,Schweizer用詳細的事實(包括報稅表)揭示了美國最著名的自由派人士的說與做的差異,其中有一個章節是研究“最偉大的知識份子”喬姆斯基。

Schweizer在“按我說的去做,不要按我做的”一書中對喬姆斯基有極大的稱讚,Schweizer以不能否認的事實證明:喬姆斯基以他的一生建立起成功的事業,而他成功的事業就是在行為上完全拋棄他在嘴上所提倡的,簡單的講,喬姆斯基一生的事業就是印證了Schweizer的書名“按我說的去做,不要按我做的去做”。

依據Schweizer的研究,喬姆斯基在一生中從五角大樓領了上百萬美元的工資,但他的一生都在譴責五角大樓是邪惡的代表。喬姆斯基堅持大學教授們不應該為美國國防部工作,大學的研究機構也不能從五角大樓獲得研究資金,因為最終會幫助五角大樓達到邪惡目的,即軍事化美國社會。喬姆斯基還反對大學生去獲得軍方的獎學金,從越戰以後,他就一直致力將美國軍方的獎學金項目從美國大學校園趕走。可是,Schweizer卻非常驚訝地發現,過去的四十年,喬姆斯基從五角大樓掙了幾百萬美元的工資。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喬姆斯基獲得博士學位後,他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喬姆斯基本來是搞語言研究的,他應該加入大學的語言系,但他卻選擇了在電子研究試驗室工作,因為電子研究試驗室有充足的資金,而這些資金主要來自於美國國防部和幾家大的跨國公司。在電子研究試驗室,喬姆斯基只承擔非常輕的教學工作,擁有充足的下屬,並領取比同級教授高30%的工資。喬姆斯基用從美國軍隊來的研究資金,撰寫了他的第一本書“句法學結構”(Syntactic Structures)。

雖然喬姆斯基宣稱美國大公司也是象法西斯一樣,但他並不拒絕從柯達公司來的資助。喬姆斯基的第二本書“語法理論”(Aspects of the Theory of Syntax)也是美國軍方出錢資助的。為什麼五角大樓要資助喬姆斯基的語言研究呢?五角大樓明顯不是對語言學的發展有興趣,五角大樓用喬姆斯基的研究成果去改進軍方的電腦系統,也就是說,喬姆斯基的研究直接用於美國的軍事用途。

就有關喬姆斯基從五角大樓賺取工資的事情,Schweizer給喬姆斯基去電子郵件詢問,喬姆斯基不擺大人物,他回了電子郵件:“我認為,我們應該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並不需要去管工資單是誰蓋的章”。顯然,在鐵打的事實面前,喬姆斯基也不能抵賴從五角大樓領了工資。

為窮人、被壓迫者、資本主義的受害者,喬姆斯基一生都在呐喊,但許多資本主義的受害者不知道的是,喬姆斯基是一個非常精明的資本主義者,並且是一個極有創新精神的創業家。喬姆斯基通過“邪惡”的資本主義系統,幾十年為自己積累了幾百萬美元以上的財富,其中還包括喬姆斯基詛咒的“邪惡”的股票。按著喬姆斯基的身價,他是屬於美國2%上限的富人。

喬姆斯基特別強調階級鬥爭,聲稱自己要和窮人站在一起,但他住在波斯頓郊區的富人區。如今,喬姆斯基這個與資產階級鬥爭的鬥士擁有的房子價值85萬美元,他還有一所用作度假的房子,價值120萬美元。喬姆斯基住的地段全都是百萬左右的大房子,旁邊就是州立公園,這個地段不允許建多住戶的公寓,因此,喬姆斯基所在的地段永遠就不會有窮人住進來。

對於美國富人利用信託基金逃稅,喬姆斯基是嚴加譴責,但喬姆斯基以自己2百萬美元的財富也建了一個信託基金,把他的女兒作為信託基金的收益人,他把書的版權也都放進了基金裡面。Schweizer通過電子郵件與喬姆斯基詢問信託基金的事情,喬姆斯基覺得冤枉:“為什麼我不可以為自己的子孫存一些錢。”但喬姆斯基不解釋為什麼他要譴責那些也是為自己子孫存一些錢的人。

事實上,喬姆斯基能夠成為一個成功的富人,就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資本主義者。儘管他是那麼反對資本主義,但他與其他公司一樣建立品牌那樣,他把自己打造成了美國以及國際知名的品牌,他到處演講,每次收取演講費1.2萬美元,他也在網上提供演講的錄音下載,當然也不是免費下載。喬姆斯基的書更是從美國和國際市場上為他帶來了巨大的財富。

在九一一事件之後,誰都不敢借機發財,但卻是攔不住喬姆斯基,由於市場需求太大,他立即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律將演講費從9000美元提高到1萬2千美元,喬姆斯基更是及時地在幾個星期內出了一本譴責美國造成911的書,該書立即在美國以及其他國家成為暢銷書,尤其是在國外銷量看好。

喬姆斯基認為美國稅收制度太偏向富人,因為富人們可以用各種的方式逃避稅收,其中一個方式就是為子女建立信託基金以便逃稅,喬姆斯基以此譴責別的富人,可作為富人的他也以百萬的財富為自己的孩子建立了一個信託基金。  

美國的國父傑佛遜等從一開始就相信,私人財產權是國民重要的權力之一,但喬姆斯基卻認為私人財產權是富人的一個工具,他也認為知識產權也沒什麼兩樣,他指出,制藥公司在花了巨大投資開發了新藥後,不應該擁有專利。可喬姆斯基自己卻對他的書、演講等都有嚴格的知識產權的保護,在他的網站上對他的智慧都注有“喬姆斯基版權所有”的字樣。如果沒有他書面的同意,喬姆斯基網站上的東西是不能隨便轉載的。

既然喬姆斯基能與馬克思、牛頓、莫札特等為人齊名,當然他有大量的追隨者,但遺憾的是,一部分追隨者領悟到“口頭異見者”的真道,另一些人卻是在盲目的崇拜。好萊塢的一些明星們應該是領悟到怎樣在口頭上追隨喬姆斯基,他們每部電影的片酬要幾百萬美元甚至上千萬,他們不會按喬姆斯基的教導去與那些跑龍套、打燈光的人領取同樣的工資,在投資方面,他們也不會在乎把資金投資到“邪惡”的美國公司股票上面。

一些美國的大學生卻是在盲目崇拜,他們沒有明白喬姆斯基“按我說的去做,不要按我做的去做”的真道,他們真地在大學畢業後不去美國資本主義的體系裡賺錢。我有一位同事,他的兒子在美國的一所名校讀了兩年書後,開始追隨喬姆斯基,認為美國有最黑暗的制度,同事的兒子並響應喬姆斯基的號召,離開大學後,一心想與美國的制度抗爭,結果根本找不到工作,只好住在父母的家裡,手機的費用都要父母支付,學生貸款的帳單來了,也都支付不了。最後,在父母的督促下,借著如今美國的經濟好,找到了一個工作,才離開了父母的房子,也許兒子現在知道了,喬姆斯基是要他們做口頭上的異見者,而不要落實到行動上。

其實,象我同事兒子那樣的對喬姆斯基的追隨還算幸運,喬姆斯基還曾號召不要向美國稅務局交稅,如果有年輕人響應了喬姆斯基抗稅的號召,那是要進監獄的,美國政府可以不管你跟著喬姆斯基譴責總統是最大的罪犯,但你要抗稅的話,那稅警是會帶你去稅務局走一趟的。在抗稅的問題上,喬姆斯基當然更是一個口頭上的異見者,因為他是“最偉大的知識份子”。

【該文部分內容發表在《南風窗》】

--原載:《天涯社區-關天茶舍》;原題「喬姆斯基﹕永遠的口頭異見者」

2008-03-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