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給「瘋子」提供講壇

曹長青

《紐約時報》不久前刊出「哥大校長挨批」的專題報導,披露美國長春藤大學之一的哥倫比亞大學發生教授和校長衝突事件,有一百名教授聯名,批評校長伯林格缺乏領導能力。

一百多名教授聯名批校長,在美國並不多見。而批評的原因,及校長的反駁理由,又都涉及言論自由問題,因此更引起人們關注。

哥大教授們指責說,今年九月,校長伯林格邀請伊朗總統內賈德到校園演講時,在開場白中對內賈德的介紹和批評,「是戰爭語言(the language of warfare),是全然錯誤的」;是討好對伊朗政權立場強硬的布什政府和保守派。

伯林格解釋說,他的開場白,是他個人觀點,是他言論自由的權利。而這些教授反駁說,你身為校長,在這種場合致詞,就是代表了哥大校方。

作為一校之長,在演講會前的開場白,到底屬個人觀點,是個人言論自由權利,還是代表校方?其實有模糊地帶,或者說兩者都是。但嚴格說,給人代表校方的印象更大一些,畢竟這是公開場合,又是以校長名義致詞,而不是出席私人party,私下表達意見。從這個角度說,教授的批評有一定理由。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教授的批評則沒有道理。當時哥大決定邀請伊朗總統演講,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多數意見是批評哥大校長做出這樣的決定。當時哥大校長的理由是,應該給伊朗總統在美國講話的言論自由。在這種說法被質疑時,哥大國際關係學院院長還說,如果希特勒來紐約,他們也會邀請。這種回答更是引起輿論嘩然。

在這方面持強烈反對意見的是紐約《每日新聞報》的前執行總編輯、現為該報專欄作家的古德溫(Michael Goodwin),他在伊朗總統抵美當天,寫了篇題為「我們從一個惡魔那能學到什麼?」(What can we learn from a monster?)的專欄,強調指出,「向任何國際上的瘋子打開大門都不是堅持原則,而純粹是挑起爭議。」

古德溫說,哥大強調說要給伊朗總統言論自由,可是這位伊朗獨裁者根本不缺講話的機會,他控制伊朗的全部官方媒體,他要說什麼就說什麼,根本不受限制和制約。而且他抵達紐約之後,還有在聯合國大會講話的機會,然後又有包括美國三大電視台之一的CBS「六十分鐘節目」在內的很多採訪和報導,因此哥大根本沒有必要再給這個獨裁者提供講壇。古德溫提出一個強有力的觀點,那就是,一個剝奪本國人民言論自由的獨裁者,就不配再享受言論自由。

古德溫對哥大說也會邀請希特勒來演講更加憤怒。他說,哥倫比亞大學當年就犯過這種錯誤,在1933年,哥大當時的校長巴特勒就邀請了納粹德國駐美國的大使到校園演講,還為這位納粹成員舉辦了雞尾酒會。當時就有很多學生抗議,但校長巴特勒譏笑他們是「很沒禮貌的孩子」(ill-mannered children)。

今天,伊朗總統公開宣稱,要把民主的以色列從地球上抹掉,同時還說納粹殺害六百萬猶太人是不存在的。而且伊朗還不顧國際社會反對,一意孤行發展核子武器。

但是不僅美國的左派人士主張給伊朗獨裁者「言論自由」,保守派中也大有人在,也從這個角度看問題。例如《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曾給里根總統演說撰稿的帕蒂.努南(Peggy Noonan)就此寫過一篇題為「傾聽,傾聽」(Hear, Hear)的專欄,強調說,哥大邀請伊朗總統演講,表示我們美國不怕這個獨裁者,我們敢於讓他在紐約講話,說明我們有勇氣,敢於傾聽。這位知名的專欄作家回憶說,當年她很小的時候,就聽到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在聯合國講話,赫魯曉夫當時激動起來,還拿自己的皮鞋敲桌子。這位專欄作家說,結果怎麼樣?這根本沒有損害美國,卻讓全世界都看到了共產國家領導人的粗魯和野蠻,他們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懂,更不遵守。

對於伊朗總統這樣的獨裁者,美國的高等學府,要不要以言論自由的名義,再給他提供講壇?美國公眾要不要再「傾聽」專制者的聲音?這涉及到怎樣看待言論自由,它的實質到底意味著什麼。

其實所謂言論自由,主要指的是政府不可制定法律剝奪人民講話的權利。像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就明文規定,國會不得立法限制言論和新聞自由。主要就是指限制政府的權力。伊朗總統作為國家元首,本身代表政府,同時他又是一個剝奪自己人民言論自由的專制政權頭子,這裡根本就不存在要保護什麼他的言論自由的問題。而且伊朗總統的反猶言論是臭名昭著的,一個崇尚文明的社會,更不應該給反猶言論提供講壇。如果一個演講者的資格和文明程度都不被考慮的話,就是一味強調言論自由,那麼大學可不可以也邀請著名的恐怖份子頭子來演講?

美國的評論家們沒有指出的一點是,為什麼伊朗總統願意到美國大學演講,雖然他也知道可能受到挑戰和批評?這就是獨裁者的秘密,因為他的目的不是在哥大演講,而是利用自己國內控制的媒體,就此大做宣傳,以鞏固他們的獨裁統治。伊朗總統到哥大演講之後,伊朗政府控制的官方媒體,則宣傳說,哥大師生用掌聲歡迎伊朗領導人,他們在美國也有支持者。不要說阿拉伯世界的媒體宣傳,就連中共媒體,也利用這個機會給伊朗總統做啦啦隊。中共新華社當時的報導標題是「伊朗總統在哥大舌戰群儒」,而舌戰群儒在中文里明顯是褒義,顯示高手有本事對付一群人的圍攻和辯論。

哥倫比亞大學邀請內賈德演講,實際上等於給了伊朗獨裁者一個天然的宣傳機會。這根本不是什麼言論自由的問題,而恰恰是幫助了獨裁者鞏固他們那個壓制和剝奪本國人民言論自由的制度。

但荒誕的是,哥大一百名教授聯名批評校長,不是批評他邀請伊朗獨裁者到哥大演講、宣揚專制,而是批評校長在開場白時,對這位獨裁者不夠客氣,對這個專制政權的頭子進行了批評。上述評論家古德溫在他的專欄中說,「哥大的做法不是捍衛言論自由,而是擁抱那些懶惰左派們的信條,那就是道德相對主義。哥大正掉進了一種缺乏價值觀的陷阱,標志是,一個昂貴的美國教育機構卻不尊重常識。」

在一百名哥大教授聯名批評校長時,也有另外六十名教授聯名支持校長。雙方對言論自由的辯論,再次展示出美國高等學府存在的問題,也通過辯論令更多人清楚到底什麼才是言論自由的價值。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2007年11月30日

2007-1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