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時和傅建中的「不忠」——附傅建中批曹長青文章

曹長青

最近世界無疆界記者組織公佈了今年「全球新聞自由」排名,在169國評比中,中國倒數第六(排古巴之後),僅高於北韓(倒數第二)。該組織說,全球有64名網絡異議人士被關押,其中55名在中國。

和中國相比,對岸的民主台灣,則從去年的第43名,躍至第32,大幅跳越11名,並成為亞洲國家中排名最高的。

台灣的新聞自由度排名,近年一直在亞洲前列,成為台灣的驕傲。但同時一個不可無視的隱患是,國際報告說,在台灣「信賴媒體的人只有百分之一 」。雖然這種說法好像有點誇張,但認真考察台灣媒體,實感它有一定根據。

台灣自二十年前解除報禁後,不僅新聞自由度迅速擴大,媒體結構也發生巨變。例如在報業,原來國民黨中常委創辦的《聯合報》和《中國時報》兩大報主導的局面,迅速被打破。立場本土的《自由時報》已躍居台灣第一大報,發行量72萬份(台灣每32人有一份。按這個比例,等於中國有一家報紙發行四千萬份),排名第二的是《蘋果日報》(50萬份),然後是《聯合報》和《中國時報》。由於《自由時報》的閱報率接近聯合和中時兩家的總和,因而被稱為「一報頂兩報」。

●《紐約時報》一年「更正」三千次

聯合和中時之所以從原來「兩大報」降至今天老三、老四的地位(還在下滑),主要由於台灣民主轉型後它們卻沒有向媒體專業化轉型,而且出於對本地人執政的不滿,而更強烈地扮演了國民黨啦啦隊的角色,結果意識形態化的報導傾向,嚴重損害了新聞的客觀和真實原則,屢屢出現假新聞。台灣的新聞可信度只有百分之一,和這兩報的非專業化有直接關係。

例如據台灣「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發佈的報告,《中國時報》」的「烏龍新聞」(不實報導)全台灣第一,在去年的六個月中就有47則之多(平均每週二則)。

去年《中國時報》最大的烏龍事件,就是馬英九訪日時,編造出與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晤」的假新聞,而且還編出雙方對話、助手在側等細節。在西方,強調要給媒體犯「誠實錯誤」的空間,因新聞有時效性,難免出錯。但一旦發現錯誤,就會更正並致歉。像《紐約時報》一年的「更正」多達三千二百次,平均每天九則,且刊在重要的第二版位置。例如當年金日成的棺柩不是檀木這樣的小錯都要更正。

但當日本《產經新聞》引述安倍說根本沒與馬英九會晤,揭出這是「假新聞」之後,中時至今都沒有更正,更別提向讀者致歉。

●假新聞害慘了《中國時報》

最近的例子則是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蕭萬長訪美時,中時駐美記者傅建中和劉屏為渲染其訪美成功,竟編出蕭「會晤」42名美國議員,與四位美國總統候選人的「亞洲策士」(包括共和黨呼聲最高的朱利安尼的亞洲顧問葉望輝Stephen Yates)共進早餐,並在與美國女參議員范因斯坦(Dianne Feinstein)會晤時,范用CSB直呼陳水扁總統並對其批評等「假新聞」。

看到中時的報導後,我給葉望輝打了電話核實。我和葉相識多年,二千年他在美國「傳統基金會」做研究時,我們都給英文《台北時報》撰稿;九月曾在紐約聚餐,分析美台明年的大選。他曾給美國副總統切尼做國安事務的副助理,不久前轉為朱利安尼的首席亞洲顧問。

葉望輝說,他根本沒和蕭萬長見面,因那天早上,他正在香港轉機回美國。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的亞洲策士貝德正在加拿大度假。但中時的報導,卻把蕭萬長和他們見面寫得有鼻子有眼。至於蕭「會晤」42名美國議員,也是不實報導;因其中24名眾議員只是參加酒會,和蕭集體打個照面而已。如這也叫「會晤」,如果有五百人來參加酒會,可否就報導說「我會晤了五百人」?

蕭萬長是被前紐約聯邦參議員狄馬托引見的,而那些參加酒會的議員,多是給當過18年參議員的狄馬托一個「面子」。葉望輝說,要讓狄馬托如此「公關」,國民黨恐怕花了不少錢。至於蕭「會晤」18名參議員,則是狄馬托帶他們到參議院午餐,和用餐的參議員們打個招呼;並到國會議員辦公室敲門,說聲「哈羅」。

就美國官員是否會用CSB這種字母縮寫來稱呼台灣的總統一事,葉望輝特別指出,范因斯坦已做了15年參議員,這樣資深的議員不會用CSB直呼陳總統,更不會當外國客人的面批評該國元首。而傅建中所以故意用CSB 這三個字母,就是因為中國憤青曾在網上用這種字母諧音辱罵陳水扁。

當華盛頓的「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的美國顧問建議傅建中不要寫這種不實新聞時,傅只回答一句英文:「This is more entertaining (這樣寫比較有娛樂性)」。

●美國只消五分鐘即可推翻陳水扁?

這種把新聞當娛樂寫,嚴重損害了中時的信譽。例如去年八月紅衫軍「倒扁」時,傅建中報導說,美國國會「此時」推出報告,指台灣亂像「扁是禍首」。傅的這篇「報導」被新華社等多家中共媒體轉載,以嘲諷打擊台灣的民主。但事實是,這篇美國會報告在傅建中發稿之前40天就刊在其網頁(寫明七月一日發表),跟紅衫軍倒扁毫無關係。而且只是「國會研究服務處」(CRS)給議員的參考資料,這樣的報告每年繁多,根本不是國會的集體意見。而且該報告內容更無「扁是禍首」的結論和縮語。美國學者寫的報告,不可能用《人民日報》式的語言。但懂英文的傅建中卻故意在時間和內容上移花接木。

更離譜的是,傅的報導還說,原CRS的主管沙特(Bob Sutter)因陳水扁上台令其「灰心失望」而離職。一個美國官員怎麼可能因對外國總統的不滿而離職?這根本不符基本邏輯和常識。傅為了攻擊台灣民選總統,到了「急」不擇「言」、信口開河的地步。

傅建中最近引起美台關係緊張的報導,是說去年初民進黨政府廢除「國統會」時,曾有美方重要官員放話,「美國只消花五分鐘時間,即可動員台灣人民推翻陳水扁 」。美國憑什麼、怎麼可能要推翻台灣民選政府?而且「五分鐘之內」不是太誇張離譜了嗎?最後美方表示,美官員不會這樣說話,這更不是美國政策。而傅建中迄今也未拿出任何「美方官員」名字。從他以往報導「不實」來看,不排除又是他自己編造的。

●「對老毛永難忘懷,真是噁心極了」

仇恨台灣民選總統的同時,卻是推崇中共獨裁者。傅建中曾在美國之音「焦點對話」節目上把毛澤東稱為「毛主席」。當年美軍攻進巴格達時,傅建中的報導卻說,這不禁令人「想起半個多世紀前解放軍佔領南京後,毛澤東寫的那首詩:鍾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然後筆鋒一轉,批評美國總統布什「讀書甚少,英文也不好,亦無詩人情懷,所以沒法像毛潤之,也寫首詩謳歌美軍將士占領巴格達。」

今年三月傅建中在報導中,再次引用毛的這首詩,並提到「解放軍佔領南京時毛澤東歡欣鼓舞的心情」。有台灣網民寫道﹕「傅建中活在21世紀,卻還對老毛心心念念,永難忘懷,真是噁心極了。」

可能正是這種「念毛」情懷,使傅建中對張戎的《毛傳》披露蔣介石愛將胡宗南可能是「紅色代理人」相當不快,在《中國時報》上報導「毛傳反應」時只引用批評之聲,而無平衡報導;甚至自下結論說,「胡宗南怎麼說也難貼上『紅色間諜』的標簽」。

在報導台灣人的成績時,傅建中則是另一種筆調。例如去年七月台灣愛樂管弦樂團首次在美國首都肯尼迪中心演出,無論演唱還是指揮,都受到《華盛頓郵報》好評,可傅建中卻在報導中說,「望春風、望你早歸等曲目,固然十足代表了台灣本土的心聲, 但在世界性的舞台上,格局太小,引不起太大的共鳴……」一副不屑一顧的口氣。

●宣揚馬英九DNA是納粹思維

傅建中等所以敢這樣寫「報導」,因為他和「中時」以及《聯合報》等泛藍媒體一樣,都不是「忠於」新聞的真實原則,而是「熱衷」反民進黨政府、吹捧國民黨的意識形態。例如去年馬英九訪美時,聯合報系竟刊出題為「什麼樣的DNA造就馬英九魅力」的記者特稿,通篇都是形容詞和肉麻離譜的吹捧,而根本不是記者報導政治人物。

例如該特稿開篇就說馬英九是唯一可與美總統柯林頓相比的「具超級魅力的國際政治人物」(在美國有幾個人知道馬英九是誰?),強調馬英九DNA特別,才具有「卓越領袖魅力」特質,它「包括旺盛活力、形塑風格與形象、鼓舞激發人心的能耐、同理心、高度自信、良好的EQ、令人嚮往的理想主張等等。」

用DNA談馬英九魅力,完全是種族主義思維。今天美國的哪家報紙敢說「布什總統的DNA特殊」,立刻得遭遊行抗議。當然這種毫不掩飾的種族主義文章,在美國的報紙根本不會發表出來。但在台灣,聯合報系就敢這麼做,和中國時報一樣,已經為了意識形態而對最基本的新聞常識都毫無顧忌了。

台灣媒體的這種「隱患」令人擔憂。但慶幸的是,台灣已轉型成民主國家,新聞市場已經形成。在優勝劣敗的市場規律下,一切劣質、偽造的產品,最後都逃不掉被消費者淘汰的結局。

2007年10月23日於紐約

(原載《開放》2007年11月號;原題﹕台灣媒體的隱患)


附﹕傅建中批曹長青文章﹕

《華府瞭望》從阿扁洋名CSB說起

by《中國時報》傅建中

友人告訴我,有署名曹長青者在自由時報(抱歉,我從來不看這家報)撰文說是美國參議員不會用CSB的字樣去稱呼他所敬愛的陳水扁總統的,因為CSB是大陸上「愛國憤青」詆毀阿扁的代號。聞後不禁啞然失笑,世界上居然有這樣無知的人在號稱台灣第一大報上夸夸其談,難怪西哲說:「一點兒學問是危險的事」。(A little learning is a dangerous thing.)

CSB是陳水扁英文名字的縮寫,最先以這三個英文字母代替全名稱呼陳水扁的,是美國學界和官方人士。最著名的的例子是去年十二月三日在喬治華盛頓大學舉辦的東亞安全研討會上,老牌中國通沙特(Robert Sutter)多次提到陳水扁的反覆無常,從頭到尾都是以CSB稱呼扁的。

美國官員為了方便,無論是說話或行文,通常以CSB代替扁的全名。至於大陸的網民以CSB代號對扁肆意漫罵,那只能說是他們見獵心喜,步美國人的後塵,拾人牙慧而已。正本清源,美國人才是CSB的始作俑者,但使用CSB只是為了簡潔便利,並無好惡或價價值判斷的成分在內,就如同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以ROC代替的道理是一樣的。

事實上,扁應以美國人用CSB代表他的全名感到高興和榮幸才是。數十年來,台灣島上的人有此殊榮的,大概只有陳水扁和蔣經國而己。曹某可能不知,蔣經國生前(甚至死後)美國政府官員一直是以CCK(Chiang Ching-kuo的縮寫)稱呼他的。假如曹某有興趣的話,不妨翻翻國務院的「美國外交文獻」(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 ited States),裡面關於CCK的記載所在多有,不過要看這些文獻的先決條件是英文必須達到一定的水平。

中國的名人有洋名的,西方人多叫其洋名,如Wellington Koo(顧維鈞)、George Yeh(葉公超)、James Shen(沈劍虹)等是。沒洋名的,外國人則以其名字英文縮寫加上姓稱呼之,如C.K.Yen(嚴家淦)、Y.S.Sun(孫運璿)、K.T.Li(李國鼎)等是。

像CCK和CSB連名帶姓以三個字母一氣呵成的,就筆者所知,只有蔣經國、陳水扁二人而已,所以我說扁應引以為榮、為傲,尤其是能與蔣經國並列(也許扁自己和反他的人都不以為然)。

曹長青自云來美己近二十年,在這自由的天地裡,他似乎並無多大長進,否則也不會去看那些大陸網民的垃圾,而又如獲至寶般的向扁邀功。像曹某這種胡說八道的文字,本不值得回應,但為了不讓他誤導阿扁,落個欺君之罪,才不得不浪費中時的篇幅糾正他,但下不為例,今後曹某任何涉及本人的無理取鬧,均將不予理會。

——原載台北《中國時報》2007/10/20及香港《開放》雜誌2007年11月號

2007-11-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