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德國學者:「中國當代文學是垃圾,不值得研究」

肖鷹

如果我們平心靜氣地分析顧彬(Wolfgang Kubin 德國波恩大學漢學家)這些批評意見,難道不會認為他是切中了當代文學的要害問題嗎?為中國文學的健康發展計,難道我們不應當認真對待嗎?當前中國文學的低俗化趨向,無疑與當代作家輕視語言和濫用語言的態度有關,更重要的是,在背後深藏的是對文學本身的輕浮心態。

在2007年3月26日《漢學視野下的20世紀中國文學》圓桌會後,北京大學教授陳平原多次對媒體宣稱「顧彬對當代中國文學的批評是嘩眾取寵,根本不值得認真對待」,「不是學者的發言」,「因此,中國作家也沒有必要太在意。」另外一位中國學者則幫腔說:「顧彬只是一個中國文學的旅遊者,而學術旅遊不能解決任何學術問題。」(《新京報》等)這兩個論調,一陰一陽,相蕩相摩,大有一定乾坤之勢。

顧彬是真正的漢學家,還是只是一個「中國文學的旅遊者」?顧彬自1968開始主修漢學,自1995年任波恩大學漢學系教授、系主任。發表過上百篇漢學論文,出版過《論杜牧的詩歌》、《空山----中國文學的自然觀》、《中國古典詩歌史》、《中國古典散文史》、《中國二十世紀文學史》等學術專著,翻譯出版6卷本的《魯迅選集》和20余中國詩人的作品,目前正在撰寫《中國古典戲劇史》。試問,這些業績只是一個「旅遊者」能做到的嗎?進而言之,以這些業績,相比于當今中國文學研究界的千百教授、博導,甚至於長江學者,顧彬有何不及?

顧彬對當代中國文學的批評是「嘩眾取寵」嗎?認真分析顧彬在中國的多次講話和他的《二十世紀中國文學狀況》一文,我們可以發現,他的批評有三個前提:第一,他一再表示,他對當代文學的研究受到西方漢學界和中國文學界許多學者的說法的困擾,因為許多人告訴他「中國當代文學是垃圾,不值得研究」,這是他的痛苦,他的問題;第二,當代文學,尤其是90年代後期以來,在西方世界聲譽下降,遭受冷落,「中國文學熱已經過時了」;第三,他30年來閱讀和研究當代文學的結論。他多次表示,對當代文學的批評結論,是痛苦而遺憾的。儘管如此,他並非完全否定當代文學,他接受中國媒體訪談中多次談到對當代中國詩歌的高度讚賞,也談到對王蒙、王安憶等小說家前期作品的讚賞,還專門指出老舍的《茶館》是非常難得的傑作。

顧彬毫不隱晦地向中國讀者指出,與現代文學相比,當代文學整體水準不高----即所謂五糧液與二鍋頭之間的差別。在這個整體判斷下,顧彬是有具體分析的,他提示了當代文學的病根所在:第一,當代作家普遍缺少對文學堅定執著的信念,以功利和遊戲之心對待文學,他們的文學生命短暫如蜉蝣;第二,當代作家普遍缺少外語能力,在這個國際化的時代,只能靠翻譯獲得國際文學資源,沒有真正的國際視野;第三,當代作家普遍不重視寫作語言的提煉和昇華,沒有達到一個作家應有的專業水平,因此是「業餘寫作」;第四,當代中國作家普遍缺少關注現實的勇氣,回避問題,重複歷史題材,不能成為當代中國社會(民眾)的代言人。如果我們平心靜氣地分析顧彬這些批評意見,難道不會認為他是切中了當代文學的要害問題嗎?為中國文學的健康發展計,難道我們不應當認真對待嗎?

陳平原指責顧彬把對當代文學的批評的重心放在語言問題上,是避重就輕。顧彬的確特別強調當代中國文學的語言問題,他也向中國媒體表示「我是唯一總是強調語言的漢學家」。為什麼顧彬要抓住當代文學的語言問題不放?原因有三:第一,文學是語言的藝術,文學的價值和作家的個性,都是在語言中實現的,專業作家必有高於普通人的語言水準,偉大的作家必有獨特的語言風格;第二,在20世紀中國文學中,現代作家普遍有很高的語言水準而且在寫作中勤勉於語言修煉,魯迅、周作人、沈從文、張愛玲等,哪一位現代文學大家不同時是語言大師?第三,當代作家,尤其是晚近的作家,普遍輕視語言修煉,以寫得多、寫得快為得意,因此去年有知名作家以46天寫一部49萬字的長篇小說為賣點;第四,當代文學的語言問題至今沒有引起中國批評家的關注和嚴肅批評,相反,釵h批評家還為之叫好,導致其惡性發展。

當前中國文學的低俗化趨向,無疑與當代作家輕視語言和濫用語言的態度有關,更重要的是,在背後深藏的是對文學本身的輕浮心態。顧彬抓住當代文學的語言問題不放,難道不是標本兼治的精闢之見?對這樣的見解,沉迷于自負的作家們不以為然,是可以理解的。何以在現代文學研究中卓有建樹的陳平原教授要如此抵制,呐喊著要作家們不要在意呢?難道陳平原教授真不知道語言對於文學的根本意義,反而視之為尚不如「體制」和「文學場」的皮毛嗎?對此,我是不敢相信的。

原載《文匯讀書週報》2007年5月;
原題:德國學者顧彬批評中國文學不值得認真對待嗎?

2007-05-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