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用筆向中華帝國「開槍」──《中國人本性》序

曹長青

和台灣朋友交往中瞭解到,在台獨運動中,有兩位英雄,都叫「黃文雄」。兩人不僅名字一樣,年紀也相仿,都近七十。但一個生在新竹,一個是高雄人。

新竹的黃文雄七十年代在美國讀博士時,因向訪美的蔣經國開了一槍而出名。開槍時他用英文高喊:「 Let me stand like a man!(讓我像男子漢般站起來!)」當時蔣經國的隨扈、後出任「台灣省政府政風處長」的王廣生,2002年對台灣《商業周刊》說,這個事件促使蔣經國重視並啟用台籍精英,並導致李登輝在其晚年獲得拔擢。因刺殺事件使蔣經國非常震驚,他問部下:「為什麼台灣人要殺我?」從此蔣再沒出國。

這句「讓我像男子漢般站起來」,象徵了台灣人為了自由、尊嚴、獨立而不顧生死的大氣凜然與英雄氣概!

高雄的黃文雄,則是另外一種類型的英雄;或者說,是更典型的「文雄」,因為他是用筆做武器,不斷地向專制文化與中國帝國的虛假醜陋「開槍」,為台灣像「男子漢般站立起來」而鳴「文」開道。

新竹的黃文雄,在美國取保候審後藏匿多年,後在台灣政黨輪替後,曾出任「國策顧問」,至今仍為人權等奮鬥。

高雄的黃文雄,則在早稻田大學獲得學位後,四十多年來一直旅居日本,從事教學研究和寫作。他是一位勤奮的作家,迄今已寫出六十多本書,平均每年一本半。更令人矚目的是,他能在作家如林,競爭激烈的日本,成了一名暢銷書作家,在九十年代,他有六本書,八次進入日本全國每週十大暢銷書排行榜,對於一個日語並非母語的旅日台灣人來說,的確是了不起的成績。

近年他最暢銷的書是引起爭議的《中國入門》,該書因集中火力批判當代中國各種假像,引起日本讀者的重視。該書在去年底譯成中文時,已經售出了五十萬冊。無論在日本還是美國,這都是標志作家的成就。

《中國入門》一書的觀點,令北京惱怒,中共新華社網站曾刊文批判他,但那些共產黨的記者完全不做「家庭作業」,居然把兩個黃文雄當成了一個人,混到一起痛批。有興趣的讀者可在新華社網址看到這篇張冠李戴之作。

由於黃文雄的很多著作是論述台灣主體意識,因而台灣人譽他為「台灣主體性思想啟蒙大師」。日本PHP文庫則把他選入「戰後五十年日本言論界最具影響力的五百位名人之一」。

幾乎每年都出一本新書的黃文雄,其最新力作就是這本《中國人的本性》。他用大量、翔實的細節資料,勾畫出一個當代中國的鳥瞰圖,告訴世界讀者,一個真實的中國,一個中國官方和台灣統派媒體不願面對,不敢公開報導,甚至竭力隱瞞、隱藏、隱諱的中國。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中國?黃文雄在書中引述的一句中國流行的順口溜,精煉、傳神地做出了概括:「一切都假,唯有騙子才是真的。」書中引述的數字觸目驚心(中國官方統計)﹕

──三百萬共產黨員使用假學歷,其中碩士學歷 80%造假,大學畢業證書 50%是偽造的。違反黨紀者,已近六百萬,佔中共黨員的十分之一。而被中共黨員侵吞和轉到海外的公款,高達三千億人民幣。

──中國有各種盜匪一千萬人。規模較大的盜竊集團五萬個。黑道人數是盜匪的三倍,約三千萬人。

──中國有六百萬娼妓,八百萬性病患者,吸毒者達四百五十萬(超過中國鴉片戰爭時全國四百萬人吸毒的總人數),九十萬愛滋病患者(聯合國愛滋病預防署預測,到 2010 年,中國的艾滋病患者,將達一千萬人)。

──此外,中國還有二千六百萬憂鬱症患者(憂鬱症者自殺比例較高,中國每年自殺人數全球第一,達三十萬人),一千六百萬精神疾病者(相當整個荷蘭的人口,而這還是十二年前中國衛生部公佈的數字),因假藥而導致每年有五百萬人住院。

黃文雄的這本白描式的作品,用大量具體數據、事實和細節,給世人提供了一個虛假、腐敗的中國全景圖。

為什麼人類社會出現這樣一個中國?當然,首先是跟幾千年來的專制制度有直接關係。當今共產黨的專制,給各種腐敗、不公、不義,提供了條件和保護。正如國民黨統治時的台灣,黨庫通國庫,腐敗橫行,就因為有兩蔣專制的保護傘。

為什麼專制制度在中國千年不變?因為背後有專制價值占主導的傳統文化在支撐它。共產黨在中國建政後,又製造了「黨文化」來「相得益『髒』」。

胡適和魯迅被視為近代中國較有影響的思想家,他們一個溫和,一個激烈,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看法卻非常一致:胡適強調「全盤西化」,潛台詞就是要揚棄中國文化。魯迅說得更形象和刺激,直指中國文化是「吃人的文化」!

魯迅所以激憤地說它吃人,胡適所以激昂地強調西化,就是因為中國傳統文化中,沒有個人自由、尊嚴、權利等價值,沒有個體主義,自由主義的人文理念,更沒有宗教信仰等超越的終極關懷。毛澤東雖然發動文化革命,被人視為「掃四舊」,衝擊傳統文化,但其實只是掃了傳統的形式,實質上卻強化了傳統文化中的專制價值,把群體主義、皇權意識、等級觀念發展到極致;以革命的名義,更徹底地剝奪了人的基本權利。

今天中國一切的腐敗和道德淪喪,都可以從文革為標志的「黨文化」和台灣作家柏楊的《中國人史綱》專著所痛斥的那種「傳統文化」中找到端倪和解釋。中國歷史悠久,沉澱下太多污泥,共產專制半個多世紀則把中國文化中劣質的部份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相比之下,台灣是幸運的,結束了專制,走向了民主。但不幸的是,台灣也長期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太多層面都被毒素侵蝕。表面看,台灣是藍綠對立,統獨之爭,但實質上,它是兩種價值的選擇,是傾向國家至上的群體主義,還是選擇尊重個人權利的西方文明。

黃文雄先生的這本書,起碼指明了一點:當今中國的方向,絕對不可取;台灣必須引以為鑒。從這個意義上說,這本書對瞭解當今中國,具有教科書的作用。

我和兩位黃文雄都沒有見過面。雖然我不贊成「暗殺」,但敢對獨裁者「開槍」的人,實在是有種!新竹黃文雄當年打蔣經國的那一槍,是千古絕「響」。而旅居日本的高雄人黃文雄,則是一本書一本書地不斷「開槍」,打碎虛假中國的外殼,打醒台灣人的幻想。兩個黃文雄,都是英雄。

2006年11月底寫於紐約

2006-12-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