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把凱恩斯主義撕成碎片

曹長青

「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臺譯傅瑞德曼)最近去世,引起美國保守派媒體和學者一致的哀慟,《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稱他是「有爭議的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經濟學家」,社論題目用的是弗里德曼的經典著作《資本主義和自由》。《華盛頓時報》社論則稱他為「世紀經濟學家」,說「不僅美國,整個世界在自由市場、自由人和其間不可分割關係的戰役中,失去了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知識分子。」該報引用後來也獲諾獎的經濟學家托賓(James Tobin)的話說,「看不見的手使諾貝爾評委把獎給了弗里德曼,這個亞當史密(國富論作者)和傑佛遜(獨立宣言作者)二百年後的「孿生」兄弟。」

1976年,弗里德曼獲得諾貝爾經濟獎,當時他的經典著作《資本主義和自由》已問世14年。如果說韋伯的《新教倫理和資本主義》闡述了基督信仰對資本主義的重要作用,弗里德曼則論述了自由是資本主義的核心價值﹕資本主義的「秘密」在於自由市場、自由交換(產品和思想)、每個人自由地擁有、支配自己的財產,盡最大可能地減少政府規模和干預,建立自由的民主社會。

弗里德曼的另一本重要的著作是《美國貨幣史》,指出三十年代初的美國經濟大蕭條,並不像流行說法是「市場失敗」,而是因為政府政策的失敗,從而為「市場經濟」辯護。

●把凱恩斯主義「撕成碎片」

自1966年始,弗里德曼給美國《新聞周刊》寫了18年的專欄,普及自由經濟的理論,告訴讀者(尤其是美國的新一代)他們在大學裡根本聽不到的聲音(因絕大多數美國教授左傾,反資本主義)。1980年,他的專著《自由選擇》一出版就登上暢銷榜,該書的錄像帶偷運到共產鐵幕世界,被稱為「革命的種子」。

《華爾街日報》的社論說,弗里德曼當年獲得諾貝爾經濟獎,標志著二十世紀佔主導地位的強調政府干預的「凱恩斯經濟學」被「撕成碎片」。

「凱恩斯理論」主導的二十世紀,是人類最災難、最血腥的一百年,發生了兩次世界大戰,共產主義蔓延大半個地球,結果導致一億二千萬人死亡。這個數字超過了之前一千九百年間人類非正常死亡的總和!

發生這種「大災難」的主要原因,是烏托邦的興起;應運而生的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就是這種烏托邦的幻想之一;強調通過政府的力量來主導經濟,強調政府的主宰作用,實際上是無視、蔑視、剝奪個人支配自己財產的權利。政府控制經濟,結果是剝奪人的自由。

在共產國家,凱恩斯主義被擴展到計劃經濟,計劃政治,計劃軍事,計劃文化,所有都納入「計劃」的軌道,結果造出一座座《動物農場》,把每個人都變成《美麗新世界》中那種需吞麻醉品的整齊劃一的符號。

●「福利專制」的烏托邦

早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政治嗅覺靈敏的赫胥黎就寫出警世之作《美麗新世界》,提醒人類烏托邦的可怕。該書寫了兩組人群,一個是「野人」,雖有自由,但缺乏理性。另一個是成批生產的試管人類,千「人」一律,沒有真正的思想情感和自由。這個試管世界其實就是後來共產國家的雛型。

該書四十年代中期再版時,赫胥黎在序言中說,他曾想大幅修改,有個光明結尾,在兩組悲觀「人群」中,提供第三種選擇﹕一部份「試管人類」逃出專制,建立了一個既有自由,又不像野人那樣生活的社會。其實這種世界就是今天美國和歐洲所代表的西方民主社會。但在序言結尾處,赫胥黎又大膽預言,人類社會,可能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以國家主義、軍事化的暴力統治的社會(即後來的共產國家和伊斯蘭專制),另一種是「福利專制」的烏托邦。

今天,隨著蘇聯的解體,共產主義在全球大勢已去。伊斯蘭的專制社會,也在鬆動瓦解,刮起民主之風。暴力統治的世界,正在搖搖欲墜。那麼西方民主社會,是不是像赫胥黎所預言的「福利專制的烏托邦」?

所謂「福利專制」,就是政府干預經濟,增加國營化成份,通過高稅收、高福利,強行把個人財產收歸國有,進行二次分配。據當代英國歷史學家保羅.約翰遜(Paul Johnson)在其知名的專著《現代》(Modern Time)中的數字,在1914年之前,全球的國營成份只佔10%,但到了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僅在西方民主國家,就上昇到佔45%,而在共產國家,有的甚至高達百分之百。即使在自由世界領袖的美國,就有羅斯福的「新政」,約翰遜的「大社會」等意在擴大政府權力、通過政治來改變人的烏托邦舉措。

●「美國會溜向社會主義」

即使今天,在「政府萬能論」被共產國家的計劃經濟和政治奴役推展到古拉格的程度,已經完全破產之後,西方的大學校園,還有數不清的左派教授們,相信擴大政府的功能能夠增加人類的幸福,推崇高稅收、大政府、高福利的社會主義理論,還在向往《美麗新世界》的那種烏托邦夢想。

在被稱為實行「原教旨資本主義」的美國,主張高稅收、政府干預經濟的左翼民主黨,自1932年至今的74年間,就主導了國會62年。在最近的國會選舉中,又奪回參眾兩院,成為多數黨,可見這種「均貧富」(不是自由第一)的福利社會主義思想,即使在美國仍有如此這般的市場,更不要說高舉福利社會主義大旗的歐洲了。

在二千年時,布什和戈爾競爭入主白宮之際,弗里德曼接受採訪時憂慮地預言,不管哪個黨獲勝,「美國都會溜向社會主義」,區別只不過是,布什當選,可能溜得慢一點,戈爾掌權,會溜得快一點。民主黨一向傾心高稅收,而共和黨也把政府預算飆升。看來赫胥黎半個多世紀之前預言的「福利專制」,仍是追求自由的人們要全力抵抗的「烏托邦」。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弗里德曼(享年94歲)一生致力建樹和傳播市場經濟的自由思想,才為所有看重自由價值的人們推崇和感激。

——原載《開放》2006年12月號

2006-12-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