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還窮人的尊嚴——推崇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曹長青

諾貝爾的科學獎項基本都能得到普世的公認,但和平獎和文學獎則歷來有爭議,以至這兩個獎項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越來越降低。尤其是對和平獎,西方左右派之間的分歧更大;許多獲獎者,像巴解領導人阿拉法特、北越共黨領袖黎德壽、南韓總統金大中等,都根本沒有給世界和某個地區帶來真正的、長久的和平。近年來和平獎給了卡特這種極左政治人物,右翼更是不以為然。

但今年這個和過去一百多個和平獎都不同的、名不見經傳的獲獎者,卻得到了左右派的一致好評﹕從左派的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到右派的美國現國務卿萊斯,從右派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到屬右實左的法國總統希拉克,到支持社會主義的西班牙國王,都為這屆諾貝爾和平獎叫好,因為這次發給了在孟加拉國開辦鄉村銀行,用微型貸款幫助窮人的經濟學家尤努斯(Muhammad Yunus)和他的銀行。這是諾貝爾和平獎第一次把獎金發給了一個經濟學家、企業家和一個贏利的銀行。這個獎項尤其得到右派的推崇,有人認為該給他經濟學獎,以表彰他的原創經濟想法。

●左派喜歡窮人,結果制造更多窮人

怎樣解決貧窮問題,用什麼方法縮小富人和窮人之間的差別,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爭論的主題。今天無論是獨裁國家,還是民主國家,如何處理貧富差別的問題,都是意識形態之爭的根本。換言之,世界上沒有政治領袖不想解決貧窮問題,他們分歧的根本在於解決方法的不同。以西方為例,左派抨擊右派不顧窮人死活,他們追求用施舍和福利援助窮人;而右派則致力於把窮人變成富人。

今天西方解決貧富差別的主要方法是朝向左傾,政府對富人進行高稅收,然後用福利方式發放給窮人,即試圖「均貧富」。但事實證明,靠給窮人施舍的方式,不僅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貧窮問題,更製造了一個毫無尊嚴、靠福利為生的寄生階層。而今年的諾獎得主尤努斯,雖然生活在全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的孟加拉國,卻完全不認同這種給窮人施舍送錢的方式。他今年初在自己銀行的網頁上寫道﹕

「慈善施舍不是解決貧窮問題的辦法,它只能使貧窮持續,更導致依賴,同時泯滅窮人要擺脫貧困的衝動。而只有讓每一個人都釋放出自己的能量和創造力,才是解決貧窮問題的答案。」

擁有美國經濟學博士的尤努斯,在1974年的時候,把相當於27美元借給了42個非常窮的、以編竹籃為生的孟國婦女,幫助她們靠自己的能力謀生。用這點微小的貸款,那些女性不僅創建了自己的生活、小企業,而且歸還了尤努斯借給她們的錢。他把那些近乎做奴隸邊緣的最貧苦的女性們變成了企業家。

這個經驗刺激了他的想法,促使他在1983年創立了鄉村微型銀行,給那些最窮的人貸款,幫助他們用自己的勞動走出貧困。迄今為止,尤努斯創建的鄉村銀行在孟國共貸出了57億美元。目前約有660萬窮人(其中97%是女性)從該銀行貸款,平均借款額只有一百美元左右。這個銀行成立後,對孟國窮人擺脫貧困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不僅改變了許多人的貧窮狀態,同時刺激了當地的經濟發展。所以,即使在沒有得到諾貝爾獎和平獎之前,尤努斯已經是孟加拉的全國英雄。尤努斯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表示,「我們最成功的重建經濟的工具,並不是政府的發放和施舍,而是小額貸款,加上實際的商業和社會指導。」

●「高福利」制造一堆堆的單親母親

傳統銀行是借錢給有資產的人,越富有,可貸到的款項越高,形成一個富人資助富人,富人越來越富的循環。而尤努斯的鄉村微型貸款銀行,是用窮人的小額存款,再借小錢給窮人,讓窮人用這點小錢去謀生創業,形成窮人資助窮人,把窮人變成富人的循環。一個相當令人矚目的結果是,這個鄉村銀行貸出去款項的回收率是98.5%,而該國由政府經營的傳統銀行貸款的回收率只有四到五成(那些銀行之所以還能夠存活,主要靠政府的大量補助)。它說明,即使最貧窮的人,也完全有可能保守信譽,更可能創業,開拓一條擺脫貧困的光明之路。

尤努斯的理論是,「那些必須解決最基本生存需要的人,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努力工作,尤其是那些需要撫養孩子的母親們。」但是在美國以及歐洲等西方國家,你喊窮的話,國家就發放食品卷,還提供低廉(歐洲是免費)的房屋,於是你不必為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去勞動;而女性生幾個孩子,國家趕緊就連她帶孩子都養起來了,於是製造了一堆一堆不工作的單親母親。

西方還有許多大亨,也樂於用給窮人撒錢來「秀」他們的慷慨;但那些總是能贏得社會一片掌聲的「慈善」壯舉,在相當多的情況下,其結果卻是給社會帶來更多寄生蟲。而尤努斯則選擇了「讓窮人創業,把窮人變成富人」的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問題的道路。「贏利」從一開始,就是尤努斯的主要哲學。他在鄉村銀行的網站上寫道﹕即使是小額貸款,也能發掘出窮人身上的聰明才智和創業潛能。

●「每個人都有潛力過一種尊嚴的生活」

尤努斯的微型貸款銀行,不僅幫助窮人通過自己的努力擺脫了貧窮,更讓窮人在歸還貸款的同時,培養起一種責任心,這種責任心又促使他創造今後更大的成績。尤努斯寫道,「更重要的是,借錢給那些處於最劣勢的人,給了他們一種尊嚴感,而不是一種接受施舍的卑賤感。」

因此諾貝爾評委對尤努斯的成就總結說,「地球上的每一人,都有潛力和權利去過一種尊嚴的生活……尤努斯和他的鄉村微型貸款銀行給我們展示了,即使窮人中的最貧窮者,也可以通過工作去開拓發展自己。」

和尤努斯的貸款方式相比,無償施舍和社會福利則是錯誤地使用資金,把窮人變成沒有尊嚴、沒有自信、沒有幸福的寄生蟲。因為人不勞而獲就沒有成就感,沒有成就感,就沒有尊嚴感;而人這種高級動物的規定性決定著﹕人沒有尊嚴感絕不會有幸福感;而不幸福的人,又絕不會停留在他自己的不幸狀態中,他一定會給他人、給社會製造麻煩,破壞他人和社會的和平。

所以,給世界帶來長久和平的根本,是促使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頭腦,自己的雙手,去創造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工作著的人是快樂的,不僅因為他有成就感、尊嚴感,還因為他連自找煩惱的時間都沒有。而當每一個人都有了成就、自信、尊嚴和幸福,世界一定是更和平、更美好的。

前「世界銀行」總裁沃爾芬森(James D. Wolfensohn)說,「走企業之路對和平的貢獻是,它給家庭帶來尊嚴和希望。而沒有希望才是導致流血和互不寬容的最大原因。」

——原載《開放》2006年11月號

2006-11-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