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誹謗案和新加坡的專制

曹長青

最近,新加坡政府宣佈,禁止香港出版的《遠東經濟評論》在新加坡發行,並規定任何人進口、銷售和持有這本刊物都是「犯罪行為」,同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他父親李光耀控告這家美國雜志「誹謗」。

事情的導火索是《遠東經濟評論》發表了一篇對新加坡反對黨領袖徐順全的專訪,其中對李光耀父子在新加坡的威權統治有所批評。這對被稱為在新加坡最有權勢的父子,馬上控告這家美國道瓊公司出版的報刊「誹謗」,雖然《遠東經濟評論》表示,如果李光耀父子有不同意見,他們願意登載他們的「投書」,但遭拒絕。

李光耀控告道瓊公司的出版物已非第一次,21年前,李光耀擔任新加坡總理時,就曾控告《華爾街日報》「誹謗」,最後在他威權統治下的新加坡高等法庭,李光耀和以往控告媒體誹謗案一樣,是「勝訴」,《華爾街日報》被罰款。用所謂「誹謗」官司來懲罰在新加坡發行的報紙,或像這次一樣,取消西方報刊的發行執照,由此來「殺一儆百」,恫嚇媒體不得發出批評之聲,是李光耀父子在新加坡統治的慣用手法。據統計,從1965年至今,李光耀在其控制的新加坡境內控告媒體和政治反對派領導人「誹謗」的官司,多達24宗,其中包括英國《經濟學人》,美國《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旗下的《國際先驅論壇報》、紐約《布隆博格新聞社》,馬來西亞《前鋒報》,亞洲金融網站等等。除兩宗正在審理外,其他全部都是李光耀「勝訴」。全球二百多個國家,沒有哪個國家的領導人像新加坡這樣,控告媒體和反對派「誹謗」的次數這麼多,而且全部都「勝訴」,獲得數十萬美元的「賠償」,簡直可以進入世界大全的記錄。僅僅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新加坡的法院根本不是獨立的,而像是李光耀自己家開的。

「記者無國界」組織公佈的最新「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在167個國家中,新加坡排名第140位,排在贊比亞、海地、巴勒斯坦、黎巴嫩、盧旺達、阿富汗、埃塞俄比亞等國家之後,而和共產中國、利比亞、北韓等名列其後(中國倒數第九,利比亞倒數第六,北韓倒數第一)。

李光耀父子不僅試圖用所謂「誹謗罪」封住在新加坡發行的西方報刊的嘴,更用誹謗罪和罰款,讓在野黨領袖傾家蕩產,不讓反對派發出批評之聲。例如反對黨領袖徐順全博士,原為新加坡國立大學講師,但在宣佈組黨,挑戰李光耀之後,就被學校開除,理由是他用了學校136元新幣(不到一百美金)郵寄了他夫人的論文到美國。隨後他又遭到李光耀的「誹謗」控告,罰款幾十萬。上個月,新加坡高等法院又再次判決徐順全和他的妹妹(反對黨總部成員)「誹謗」李光耀父子,要他們做出「名譽損失賠償」。新加坡的知名人權律師鄧亮洪,因為替徐順全說了幾句公道話,也被李光耀用誹謗罪打得傾家蕩產,最後被迫逃到他國。新加坡前檢察長、律師公會會長蕭添壽,因以獨立身份參選挑戰李家父子,結果也是遭到迫害,最後流亡美國。

在新加坡,不僅政治反對派遭到迫害,媒體被管制,即使影視界,也不例外。新加坡導演施忠明拍了一部記錄徐順全的記錄片,結果被控違反「影視法」,遭警方傳訊,最後片子和機器都遭沒收。

法輪功練習者在中國遭到迫害,國際社會普遍給予同情和聲援,但在新加坡,在公園練習法輪功者,卻被罰款甚至關押判刑。而且根據人權報告,在法輪功學員申請入籍、延長護照時,迄今已有十多人被新加坡政府刁難甚至拒絕。上月底,英文《大紀元時報》記者吉伯森(JayaGibson)入境新加坡時被扣,隨後被遣回澳洲。因為他曾向日內瓦世界人權大會遞交了一份他起草的揭露新加坡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報告。

在缺乏媒體和政治反對派監督的新加坡,李氏家族幾乎控制了所有的政治和經濟權力。據不久前《香港經濟日報》引述的世界各國領袖薪水排名,李光耀的兒子、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年薪竟高居全球之首,達60萬美元,不僅超過美國總統和日本首相,甚至比英國首相布萊爾的薪酬多近一倍。而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敢批評這一點,就要被李氏父子告為「誹謗」,然後就是巨額罰款。

最近,中國政府頒布規定,外國媒體的執照權,歸中共喉舌新華社審批,包括他們在中國發佈的新聞,也要經新華社審核,等於把外國媒體,也納入中共的控制之下。最近新加坡政府也規定,對國際知名的六家報刊,包括《新聞週刊》、《時代》周刊、《金融時報》、《遠東經濟評論》、《國際前鋒論壇報》,都正式列入受管制的外國刊物,要求他們在當地有律師,並事先交付20萬「保證金」,也就是一旦李光耀們告他們「誹謗」,勝訴後一定能拿到「罰款」。

《華爾街日報》十月六日發表社論說,「所有在新加坡發行的西方報刊,都受到新加坡政府的各種刁難。新加坡有世界一流的經濟,並想成為該地區的金融中心,還期待成為中國和印度兩大國之間的服務之橋,但如此嚴格限制信息的自由流通,不利於實現這樣的目標。」。該社論最後感嘆說,「《遠東經濟評論》已在亞洲發行六十年了,我們期待有一天,它將再次在新加坡發行。」但《華爾街日報》的期待不會很快實現,屢屢受迫害的新加坡反對黨領袖徐順全最近表示,「新加坡是個經過巧妙包裝的極權國家」。

新加坡的例子再次說明,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不民主,就不會有真正自由的媒體環境,也不會有言論自由的保障,不管它的經濟發展到何種先進的程度。

2006年10月20日於紐約(原載「大紀元時報」)

2006-10-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