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The world will miss you——悼念法拉奇!

曹長青



人類有史以來最勇敢的記者、最杰出的女性、最偉大的自由戰士之一的法拉奇,幾個小時前,在她的家鄉意大利佛羅倫薩去世,享年77歲。

法拉奇所以被稱為偉大的記者,因為她採訪過霍梅尼,鄧小平,基辛格,英迪拉.甘地,阿拉法特,卡扎菲,武元甲,布托,阮文紹,梅厄夫人等世界權勢人物,她毫無媚俗、大膽挑戰,尖銳提問(追問),樹立了一代記者之風。她的採訪錄集結出書——《採訪歷史》,迄今仍是很多西方新聞院校學生的必讀書。

她採訪霍梅尼時,直接問到他是個獨裁者問題,氣得那些毛拉們要殺了她。她採訪鄧小平時,問天安門上的毛澤東像什麼時候摘下來,並告訴鄧小平,你們說文革是四人幫,可中國人舉出五個手指,還有一個毛澤東。她採訪基辛格,這位尼克松副手事後說,這是他一生做過的最蠢的事,同意接受這個採訪。

她所以被視為偉大的女性,因為她一生充滿熱情、激情、豪情,正義感,有一個big heart!她曾在二戰中抵抗納粹;在墨西哥採訪時被打了一槍,差點死掉;在德黑蘭採訪時面對被毛拉處決的危險;在採訪希臘游擊隊領袖時,三天後就墜入情網,和他生活了三年,其半自傳著作《男子漢》(Man),即是寫這段經歷。即使在70多歲高齡,並患了乳腺癌的情況下,她還充滿激情地寫了長達報紙四個整版的討伐伊斯蘭的長文《憤怒和自豪》,對極端伊斯蘭的暴行「憤怒」,為西方文明而「自豪」。歐洲的穆斯林們以誹謗罪把她告上法庭(在法國、比利時、意大利等幾國同時告她),至她去世,她的誹謗官司還沒打完。還有伊斯蘭份子要殺她,她的回答是,我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嚇住的人,並幽默地說,我已經七十多了,用自殺炸彈殺我,是不是「太浪費了」?

法拉奇的最令人敬佩之處,就是她堅持原則,絕不退步,敢於表達自己的觀點,即使冒犯流行看法,即使和天下所有人的意見不和。她毫不畏懼,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說常人之不敢言。九一一後,西方知識分子幾乎異口同聲,說伊斯蘭教是好的,恐怖份子只是一小撮。但法拉奇卻公開指出,伊斯蘭教是落後的,黑暗的。恐怖份子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的一千四百年的黑暗伊斯蘭教,才是底座。她痛斥毛拉們的專制、虛偽、狂熱,毫無人性。她說,伊斯蘭文化,就是欺負女性,女人不值駱駝錢的文化。

法拉奇在1975年出版的書《寫給沒有出生的孩子的信》曾連續幾年登上意大利暢銷榜首。她在911事件後出版的《憤怒和自豪》一書,登上歐洲幾國的暢銷榜,在意大利更是洛陽紙貴。她的最後一本著作《理性的力量》(The Force of Reason)今年三月出版。

法拉奇因熱愛美國而長住紐約,十年前被查出患了乳腺癌,十多天前,她返回家鄉佛羅倫薩,九月十五日下午在當地一家醫院因肺癌去世。她沒有結婚,沒有子女。但她留給這個世界豐富的遺產——思想的旗幟,記者的食糧,激情的火焰,震憾人心的一生!

法拉奇,這個世界懷念你,因為有了你,許多人變得更加勇敢!

2006年9月15日

2006-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