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東問題的癥結——以色列必須生存

曹長青

最近引起全球媒體關注的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黨的軍事沖突,導火索是真主黨進入以色列境內,殺害了八名以國士兵,並把兩名傷兵綁架去做人質。當以色列用導彈打擊真主黨彈藥庫要求放人後,真主黨用幾百枚火箭彈,密集攻擊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造成幾百人受傷,幾十人死亡。

這場危機的爆發並不是偶然的,它是整個中東地區長期動亂的一個縮影,主要是三個因素導致的﹕一是阿拉伯國家不讓以色列在那個區域生存,甚至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二是以色列所代表的民主價值和阿拉伯國家的專制制度的對立;三是伊斯蘭原教旨份子用恐怖手段濫殺無辜,嚴重威脅以色列人民的安全。

●五個阿拉伯國家聯手侵略以色列

在西方左派媒體上,尤其是阿拉伯國家報紙上,總是強調以色列佔領了巴勒斯坦的土地,但是卻很少去深究,為什麼會造成這種局面。人所共知,以色列人長期沒有家園,流離世界,二戰中被納粹殺害了六百萬。他們最後在祖先發源地的中東建立國家,是1947年經過聯合國決議批准的,當時聯合國決議也批准巴勒斯坦人建國,但他們沒有建。如果人們承認聯合國的權威性,那麼就應該承認以色列在這塊土地建國的國際法理性。

但就在以色列建國的第二天,第二天!它週邊的五個阿拉伯國家埃及、敘利亞、黎巴嫩、約旦、伊拉克以及巴勒斯坦游擊隊就聯手進攻以色列,不讓它生存。當時僅僅這五國就有四千多萬人口,而以色列只有六十萬人,而且剛宣佈建國,還沒有正規的軍隊。五個阿拉伯國家的人口是以色列的近七十倍,這完全是一場以大欺小、以強凌弱的戰爭。如果不是以色列人同仇敵愾打敗了侵略者,以色列今天就不會存在了。

1967年,這五個阿拉伯國家準備再次聯手侵略以色列之際,以色列先發制人,只用了六天,就打敗了總軍力遠大於它的五個阿拉伯國家。

正是在這兩次戰爭中,以色列乘勝佔領了埃及、約旦以及巴勒斯坦人的一些土地,同時埃及和約旦也乘機佔領了一些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反正它還沒有建國。

因此,以色列佔領土地,不是有意外侵,而是在反侵略戰爭中的副產品,它是五個阿拉伯國家兩次蓄意侵略造成的。

●不是土地佔領,而是生存問題

但以色列並不是佔領了土地就一直不還,當埃及、約旦後來承認以色列的存在,願意與以色列和平共處,保證不再侵略以色列時,就把土地還給了埃及和約旦。而以色列之所以不肯退還巴勒斯坦的土地,是因為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以及激進組織哈馬斯等,不承認以色列的存在,繼續用暴力和恐怖手段威脅以色列的安全。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中東問題專家,他的書《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曾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根據該書的資料﹕在以色列人中,主張永久佔領巴勒斯坦土地的只有20%,主張有條件退回土地的佔80%,這個條件是,巴勒斯坦人應該承認以色列的存在,不再威脅以色列的安全。

去年以色列軍隊撤出了巴勒斯坦人地區的加薩,並在六年前完全撤出了黎巴嫩,當年是為了打擊真主黨而進入黎巴嫩。但以色列軍隊撤出之後,巴解組織,還有哈馬斯,以及黎巴嫩的真主黨等,把加薩和黎巴嫩南部,變成了恐怖襲擊、屠殺以色列人的大本營,它完全證實了以色列人的擔心,你把土地交還給他們之後,那些阿拉伯人還是不承認以色列的存在,還是想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掉,不讓這個國家在那個地區生存,而且把這些交還給他們的、和以色列接壤的土地,變成恐怖主義基地。

因此,無論是目前的黎以沖突,還是巴以沖突,以及整個中東問題,癥結就在這裡,是個以色列能不能生存的問題,而不是以色列佔領土地的問題。

●中東的癥結是民主和專制的對立

第二個原因是,以色列和週邊阿拉伯國家的對立和沖突,宗教並不是主要的因素,其根本性原因,是民主和專制兩種價值、兩種制度的對立。因為同樣是穆斯林國家,土耳其不僅沒有成為恐怖份子的基地,反而民主的土耳其早就承認了以色列存在,雙方成為邦交國;而且土耳其還很早就加入了西方自由世界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而今天敵視以色列的週邊阿拉伯國家,都是獨裁統治。阿拉伯聯盟的22個成員國,除了被美軍解放的伊拉克之外,全都沒有真正的民主選舉。而以色列自1948年建國以來,一直實行像美國這樣的定期選舉制度,並有相當充分的新聞和言論自由。

而一直仇恨以色列,到死都專制的巴解主席阿拉法特,個人專權了34年,而在這個期間,以色列選舉產生了七位總理,美國產生了10屆總統。因此,中東問題的根本癥結,是阿拉伯國家的專制,和以色列所代表的民主制度之間的沖突。

●「先進和落後、文明和野蠻的沖突」

第三個原因,是文明和野蠻之間的沖突,因為伊斯蘭恐怖分子,用自殺炸彈殺害以色列平民。它們炸以色列的咖啡館,炸超級市場,炸公共汽車,炸節日晚會,炸婚禮……而且專門找那些無助的人下手,找老人,找孩子,找孕婦,一個懷孕五個月的以色列婦女去醫院做超聲波檢查,看胎位情況,走出醫院大門後,就被巴勒斯坦人的自殺炸彈炸死了。而巴勒斯坦人卻把自殺炸彈者稱為「烈士」。這是哪門子的烈士?這是超出了人類所有底線的最野蠻、最殘暴的行徑。

因此原來曾信仰伊斯蘭教,後來放棄伊斯蘭的敘利亞女性蘇爾丹(Wafa Sultan),公開站出來在阿拉伯半島電視台上大聲批評伊斯蘭教,譴責阿拉伯恐怖份子,引起西方媒體的關注,她說,「我們目睹的這場在全球範圍的沖突,不是宗教的沖突,或文明的沖突。它是兩種相互對立的東西、兩個時代的沖突;它是那種屬於中世紀的心理和二十一世紀的思維之間的沖突;它是先進和落後的沖突;文明和原始的沖突;理性和野蠻的沖突;它是自由和壓迫的沖突;是民主和專制的沖突……」

作為一個阿拉伯人,她不是以種族、出生地劃線,而是堅持是非,站在道理這一邊,她不僅大聲譴責伊斯蘭教的弊端,並公開為猶太人說話,她在半島電視上說﹕猶太人經過浩劫的災難,但他們迫使世界承認他們,用的是他們的知識,而不是暴力;用的是他們的貢獻,而不是哭喊和嚎叫。一千五百萬猶太人,流散在世界各地,但他們團結起來,用他們的貢獻和知識,贏得了他們的權利。我們沒有看到一個猶太人,毀掉別人的教堂;我們沒有看到一個猶太人,用殺人來表達抗議。而穆斯林,用燒毀人家的教堂、殺人、毀掉人家的使館,來捍衛他們的信仰。這種道路將不會產生任何結果。穆斯林在要求世人尊敬他們之前,必須問自己,他們到底向人類貢獻了什麼?

●用軍力鏟除所有的恐怖組織

今天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黨的軍事沖突,只是整個中東問題的一個投射。真主黨一直敵視以色列,其背後有敘利亞和伊朗的支持。他們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挑起事端,主要是想轉移世人對伊朗發展核武的注意,因為聯合國要制裁伊朗。

這場沖突如何結束,就看以色列總理是不是有魄力,能夠堅定地使用武力,把真主黨從黎巴嫩鏟除。因為連有22個成員的阿拉伯聯盟,都出來譴責真主黨挑起事端造成危機,而埃及、約旦、沙特阿拉伯等國家還分別發表聲明譴責。以色列應該抓住這個機會,使用軍事力量,進入黎巴嫩,徹底打敗真主黨,鏟除這個毒瘤。

同時,在這個歷史時刻,也看美國是否有魄力,能夠堅定地支持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利用這個機會,鏟除中東一個重要的恐怖組織。

伊朗政教領袖霍梅尼的孫子小霍梅尼(Sayyid Hussein Khomeini)是個和他的爺爺、父親的想法完全不同的自由派教士。兩年前他來美國訪問時,不僅公開支持美國軍事反恐,還告訴布什政府說,只有美國採取更強勢的政策,才能促使伊朗的變化。他說,伊朗人民渴望美國像鏟除薩達姆那樣對德黑蘭採取軍事行動,幫助伊朗人民獲得自由。這才是阿拉伯世界人民的真正心聲。

7月20日寫於紐約(原載《爭鳴》2006年8月號)

2006-07-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