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國民黨和黑社會——從張戎的書在台灣無法出版談起

曹長青

今年是毛澤東發動文革四十週年。那場文革,導致二百萬人喪生,七百萬人傷殘。外國專家推算,在毛統治下,可能有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因而毛已成為「暴君」「惡魔」的同義詞。

但由於中國至今仍是毛式統治,關於毛澤東真相的書,仍無法出版。在西方,由於很多對共產主義有浪漫情懷的左派主掌媒體,因而對批毛也不熱心。在這種情況下,旅居英國的華裔作家張戎(和她丈夫合作)揭示毛罪惡的英文專著《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Mao: The Unknown Story)去年出版,起碼填補了這個重要的空白。文革時曾駐北京的英國外交官喬治.華頓在英國《每日新聞》上發表書評,稱它為「關於二十世紀最嗜殺、最腐敗的獨裁者的最權威傳記」,並預測這本書的內容,「絕對能永遠結束對毛澤東的時髦崇拜」。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則說,這本「最具說服力」的書告訴世界,二十世紀最邪惡的暴君不是希特勒和史達林,而是毛澤東。

張戎是全球知名的暢銷書作家,其代表作《鴻》在全球賣了一千萬冊。這本被稱為「毛傳」的專著,也是一出版就登上暢銷榜,在英澳新西蘭三國都是非小說類排行榜之首。連美國總統布希也讀了此書,並推薦給來訪的德國女總理。無數英文世界的讀者,像美國總統一樣,因張戎的「毛傳」而更瞭解胡錦濤統治的當今中國,因毛式專制在那裡仍無本質上改變。

●駐新加坡代表胡為真「胡來」

這樣一本批毛力作,在中國無法出版,人們可以理解,因它直接挑戰中共的毛式統治;但在被稱為「亞洲民主樣板」的台灣,其譯本卻被阻隢問世,則是莫大的諷刺,甚至荒唐透頂。

主要原因是該書提到已故國民黨將軍胡宗南可能是共產黨的紅色間諜,胡的長子,前台灣國安局副局長、現駐新加坡代表胡為真則杯葛出版商,胡的舊部黃埔軍校「將星」們也雲集出版社抗議,逼迫已簽約的「遠流出版社」毀約,不出此書。台灣其他出版社要出,據張戎的弟弟張樸撰文披露,也遭到胡為真的「警告」,連一些發行商也不放過。結果中文世界的讀者,尤其是對共產中國沒有第一手經歷與認知的台灣新一代,無法在第一時間看到此書中文版,失去一個瞭解和認清共產中國的機會。

支持國民黨的泛藍媒體,熱衷於捕風捉影的「爆料」,當人們指出爆料不實,他們就祭起「新聞自由」大旗,但面對就在眼前發生的如此剝奪人民知情權的踐踏新聞自由事件,台灣的泛藍媒體不僅不高聲譴責,甚至連追蹤報導的興趣都缺乏。

胡為真不是一個街頭痞子,他是政府官員,是駐外代表,但他的做法,讓人想到國民黨曾熱衷的黑社會。因為胡為真如果對此書的內容有質疑和不滿,起碼可以採取三種理性方式﹕一是法律方式,告到法院,請法院下「禁制令」,不許此書進入台灣。事先禁出雖是比較惡劣的一種(這在西方國家已經基本不存在了),但起碼是尋法律途徑。二是等書出版後,和作者及出版社打「誹謗官司」,也是循司法渠道。三是最正常的方式,那就是用言論對付言論,寫文章或著書,反駁書中的所謂「不實之詞」,最後讓讀者做出裁判。但這三種方式胡為真都不選擇,而是用「黑社會」的方式,威脅出版商。據報導,遠流出版商說,由於不出此書,他們將損失三千萬台幣。出版商寧可損失重大,也要毀約,可見他們遭到多大壓力;同時可想而知,胡為真們的惡霸勢力在民主的台灣仍橫行到何等地步!

●國民黨將軍「大鬧」出版社

據媒體報導,張戎為化解分歧,使譯本能出版,展現了高度誠意,同意在有爭議性的「胡宗南有可能是紅色代理人」之後加添「這並非定論」字樣,同時在書中附上遠流公司網址,刊載胡氏家人見解。但胡為真們還是堅持阻止這本書在台灣的出版。

按理說這是一本英文書,已在西方出版,如果胡為真認為這構成誹謗和傷害,他應該和出此書的英國出版社打官司,討「公道」;但胡為真為什麼不這樣做?因為他知道在法治的英國,他根本無法贏得官司。即使在台灣,他都不敢走司法渠道,而是用什麼黃埔軍校「將星們」聚眾抗議,動用他的私人關係威嚇。據媒體報導,遠流出版商說,胡為真幾乎找遍他的所有朋友,阻止他出此書。

張戎的「毛傳」八百頁,其中涉及到胡宗南的只有八頁,才百分之一,但就因為胡宗南後人的威嚇,該書中譯本迄今無法面世。張戎的弟弟最近還披露說,張戎本人也受到威脅。一位異常積極為胡為真效力的人士曾在電話裡對張戎說:「我認識胡宗南的兒子、侄子,我都認識。他的侄子還在國家安全局做。」「國家安全局是什麼局?那是個什麼地方,你應該明白。」這種赤裸的恐嚇,簡直和國民黨蔣家王朝的時代毫無兩樣。

●胡宗南的後人為什麼這麼囂張?

有朋友為張戎擔憂,因為二十年前,居住美國的台灣作家江南因寫《蔣經國傳》,就被台灣當時的國安局長汪希苓指使黑幫暗殺了。此事在美國警方追查下,最後國民黨當局不得不認賬,但那個國安局長在監獄呆了幾年就出來沒事了;而江南則賠進一條命。最後蔣經國的私生子章孝嚴出面和江南遺孀「談判」了結,只賠了一百多萬美元。

國民黨動用黑社會搞政治,早就有歷史。蔣介石和上海青紅幫頭子稱兄道弟,利用黑幫殺害異己,有詳細的歷史記載。蔣介石的安全局們,在國共內戰期間,在昆明暗殺詩人聞一多等,更是臭名昭著。雖然聞一多思想左傾,但用暗殺這種方式,完全是流氓、惡棍行為。而這些惡行,也把更多年輕人推向共產黨。

也許正是由於長期靠暴力專制的國民黨本身就有黑社會的性質,所以它才那麼熱衷和黑社會結盟。後來林義雄家遭滅門,陳文成教授被暗殺,背後都有清晰的國民黨和黑社會的影子。即使國民黨在台灣失去權力之後,在群眾集會上,也發生過穿黑衣黑帽的黑幫份子毆打綠營民眾事件。

今天,國民黨雖然下台,但其長期專制、實行黑社會統治的毒菌,仍在台灣社會無處不彌漫。早已像恐龍一樣遙遠的「胡宗南」的後人們,今天仍在台灣如此囂張,這和國民黨的勢力仍主導媒體、出版、司法等上層建築有直接的關係。許多國民黨人還在「專制後遺癥」中持續發昏。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如果能在台灣出中譯本,可能會在某種程度上稀釋國民黨的黑社會遺毒。也許正是看到了這點,國民黨的將星和前安全局們,才這樣杯葛這本書。但明擺的事實是,這本書的中文本遲早會和全球的華人見面,胡宗南的後人們,除了給自己留下一個阻止言論自由的惡名、給他們那個不那麼光彩的祖宗再抹黑一筆之外,什麼也得不到。

(原載台灣《壹號人物》2006年7月號)

2006-07-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