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背叛大眾的紐約市長

曹長青

911事件時以果敢領導紐約人民反恐救災的市長朱利安尼,被視為英雄,成為《時代》週刊的“年度風雲人物”;而接替他的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又譯彭博)由於推行全方位增稅的政策,現在則幾乎成了紐約的“人民公敵”。最新民調顯示,布隆伯格的支持率已降到32%,約三分之二的紐約人對他反感。《華爾街日報》最近的社論說,“布隆伯格正把紐約帶入災難”。

布隆伯格最近提出並通過的7億美元漲稅、昇價方案,使紐約市任何一個階層都受到損害﹕1.5美元的地鐵票,一下子漲到兩塊,昇幅達33%;水費昇了5.5%;公寓等房地產稅昇了18.5%(今後兩年要昇25%);每條香煙再增加1.5美元的稅;商品銷售稅昇到8.63%(原8.25%已在美國城市中偏高,紐約鄰州新澤西是6%);紐約城市稅升到4.45%,收入10萬美元的紐約市民,不僅交聯邦稅、州稅,還要再交11.75%的城市稅;曼哈頓島連結外部的兩條隧道和橋梁,皇后區通向外地的過橋費等,都統統漲價。連泊車費、交通違章費等也一律漲價。紐約進入一個近乎瘋狂的漲價、漲稅期。

按照紐約市預算辦公室的報告,明年紐約市的稅收(按上一年推算),三分之一將來自佔紐約340萬繳稅者的6%的13,297名富人;那些收入12萬5千美元以上的中產階級所繳的稅,將佔紐約全部稅收的60%。布隆伯格的漲稅方案,將嚴重損害這個中產階級階層。而那些過橋費、隧道費、地鐵費、停車費、煙稅的漲價,尤其是公寓等房地產稅一下子漲了近五分之一,將嚴重影響普通民眾的經濟利益。

布隆伯格的這種漲稅政策,更將嚴重打擊紐約的經濟和商家。例如曼哈頓的公司用地,每平方公尺要繳稅10美元(洛杉磯是3美元,亞特蘭大是4美元)。這麼貴的地稅將導致中小企業無法承受,而不得不搬離曼哈頓,或根本就不能到這個商業中心做生意。即使對大公司,這也是不小的稅務負擔,因為一個佔地50萬平方尺的公司,每年僅地稅就得交100萬美元。這種高稅收政策,不僅窒息中小企業,也會把大公司嚇走。5月9日《華爾街日報》社論說,過去40年來,紐約已成為美國所有城市中稅率最高的城市。50年前,富比士評出的500家美國大公司,有140家在紐約,而現在只剩下33家。而紐約市政府等各級部門的規模卻不斷擴大,上昇了20%,增加了9萬個職務。僅紐約五個區的區長辦公室,每年就要開銷3千萬美元。

六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初期,紐約曾實行過這種大幅漲稅的政策,結果都帶來災難後果,不僅沒有解決紐約的財政赤字,更連累紐約的經濟陷入衰退。按照經濟學家的研究,在九十年代的經濟危機中,每增一美元稅,就導致紐約的稅收底座總基數少一美元,因此它很少或基本不增加紐約的財政收入。這種漲稅政策,導致紐約每年減少七億美元的生意(商家流向其他稅率低的地方)。

連一向支持民主黨(強調大政府高稅收)的左翼報紙《紐約時報》,在5月16日題為“對市長的表現沒人感謝”的社論中也感嘆說,“不管公平與否,現在紐約感到疼痛,因為布隆伯格先生像一個手裡揮舞著拔牙工具的牙醫。”

但布隆伯格不是最善於漲稅的民主黨人,他是以共和黨候選人身份當上的市長,而且在競選時,按照推崇小政府、充分市場經濟的共和黨傳統,他承諾要降低稅收,削減福利,縮小政府規模,強調大社會和高效率。但布隆伯格執政才不到一年半,就像當年那位喊“讀我的嘴唇,絕不增稅”,當選後就食言的老布什總統一樣,也是獲得權力就背叛大眾。布隆伯格和老布什還有不同之處,他是半路出家的“共和黨人”。這位今年61歲、22年前創辦“布隆伯格商業電台、電視台”發家、現有資產44億美元的大富豪,一直是民主黨人,並是前美國第一夫人、現為紐約州聯邦參議員的希拉莉等民主黨政治人物的主要捐款者之一。一直到2000年10月,他突然反叛民主黨,改為共和黨籍。有評論家說他是個投機家,之所以“叛黨”,是因為看到共和黨籍市長朱利安尼任職到期,有了競選新市長的機會,而民主黨內想爭市長位置的候選人太多(後來出來九位競選),共和黨則顯得沒有什麼知名人士,競爭者寥寥。結果真讓他賭對了,他轉到共和黨後,只有一位比他保守的候選人和他競爭,結果被他擊敗。在紐約這個四多之地(窮人多,黑人多,移民多,左派多),共和黨人想執政,只有溫和的或偏左的候選人才有可能性。而且布隆伯格自掏腰包,拿出半個億美元,把競選廣告做到家喻戶曉,成為紐約市長歷史上最昂貴的競選者。

從布隆伯格的全面漲稅政策可以看出,這位名為共和黨的市長,其實在根本理念上還是一個左派。因為只有民主黨才熱衷漲稅、大政府、高福利等政策。而同樣是共和黨籍的小布什總統,做的和布隆伯格正相反,上任後致力推動的就是他競選時承諾的大幅減稅計劃,上週獲國會通過。

為什麼只有減稅才能振興經濟?原因至少有四個﹕第一,只有減稅,讓人民手裡有錢,才能刺激消費,而大眾消費佔美國每年11萬億美元的國民產值的三分之一!第二,只有民眾手裡有錢,才能促進中小企業的建立和成長,增加就業率,減少依靠福利生存的人。第三,大公司減輕了稅務負擔,會有更多能力擴大再生產,從而刺激經濟成長。第四,稅率降低後,雖然繳稅的比例下降了,但由於繳稅者的收入提高了,繳稅的基數擴大了,結果會增加財政,而非減少;同時,由於就業人數增加,繳稅的人多了,也會增加稅收。例如共和黨籍的雷根總統執政時就推行大幅減稅的政策而最後刺激了經濟成長,為後來美國持續110個月的經濟擴張期提供了基礎。連剛剛走向市場經濟的俄國,前年也採取了大幅減稅政策(降到13%,是歐洲國家中除愛爾蘭的12%之外最低的),結果去年的俄國稅收增加了50%。

減稅的最根本價值在於,把個人自由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收入和分配平等。只有讓每個具體的個人富有了,才會有國家繁榮強大這個結果。它是民富之後的國強,而不是國富民強。正像軍隊一樣,只有每個士兵都是英勇善戰的,才會有一支強大的軍隊。而高稅收的政策就如同把每個士兵的活力在短期內都“用光”,結果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一支強大的軍隊。布隆伯格的高稅收政策,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殺雞取蛋”的做法,可能馬上獲得財政增加的“雞蛋”,但殺完了雞,剩下的就是再無雞蛋的“經濟災難”。30年前紐約的另一位“自由派共和黨”市長林賽(Johan Lindsay)就曾這麼幹過,結果把紐約帶入了災難。正是鑒於前車之鑒,紐約的商界領袖,包括前花旗銀行(Citibank)執行總裁、曼哈頓研究所(MI)主席、Atco產業執行總裁、前紐約州長等六名商界政界名人,在5月9日的《華爾街日報》發表了聯名文章,呼籲“拯救我們的城市”,恢復紐約的傳統﹕給每個人提供機會,而不是伸手要稅。

布隆伯格在當選市長的晚上曾發表演講,結尾時說,“現在不是分民主黨、共和黨的時候了,現在我們都是紐約人!你們信任了我,我不會讓你們失望!”這聲音才過去一年多,布隆伯格就用老布什式的“讀我的嘴唇”的發誓、違約方式,不僅失去人們的信任,更讓紐約人失望。面對這樣一個出爾反爾的政客和全面漲稅的政治投機者,紐約人應該漲自己心裡的信念,兩年後,用選票,像結束老布什總統一樣,結束布隆伯格的政治生命。到那個時刻,真得像布隆伯格所說的,“不分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我們都是紐約人!”

2003年5月20 日於紐約

2003-05-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