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兩個西方,你選擇哪個?

曹長青

在中國剛剛打開大門的時候,年輕人對西方充滿了渴望、羨慕和推崇,因為西方意味著共產世界的對立面﹕自由的社會、民主的政治、開放的思想、繁榮的物質。想像中的西方是一個對抗獨裁專制社會的整體。當年我們對西方的崇拜,首先是出於對專制世界的憎恨,其次是由於鐵幕阻礙了中國人和外部的聯結,我們很清楚自己不瞭解西方。

今天,隨著中國的開放和突飛猛進的電訊發展,大量信息涌進了中國,年輕人對西方已經沒有多少好奇心;相當一大批人崇拜的是西方的各式名牌,西方的各種時髦思潮。同時,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人們物質生活開始好轉,政治上也遠比二十多年前鬆動,不少人對專制世界的痛恨也開始淡漠。尤其是中國的經濟崛起,似乎喚醒了許多文化人壓抑已久的自尊心,這種自尊心凝聚成一股強大的民族主義情懷,於是他們開始蔑視西方。和當年崇拜西方者正相反,今天蔑視西方的人們,在相當的程度上是由於他們自認為非常瞭解西方。

●傳統的西方 Vs. 時髦的西方

那麼西方到底是什麼?她是應該被推崇,還是應該被蔑視?華文世界的人們(無論是否居住西方)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瞭解西方?長期密切關注西方的人會發現,事實上有兩個西方﹕

一個是傳統的西方﹕那個產生了但丁、莎士比亞、塞萬提斯、彌爾頓、狄更斯、亞里士多德、亞當.史密斯、華盛頓、林肯的西方;那個人們捧著《聖經》上教堂、唱著鈴兒響叮當歡度聖誕節的西方;那個贏了二戰、冷戰,正在和恐怖主義作戰、承擔人類道義責任的西方……那個被稱為保守派的、右派的西方。

而另一個則是當代時髦的西方﹕那個產生了馬克思、弗洛伊德、尼采、薩特們的西方;那個給共產世界和伊斯蘭世界提供了最好的攻擊把柄的西方——腐敗墮落、玩世不恭的西方;那個當年推崇共產主義、今天懼怕恐怖主義的西方……那個被稱為自由派的、左派的西方。

人們在媒體上看到的,多是那個當代時髦的西方,而罕見那個傳統的西方。這並不是由於傳統的東西離今天遠,當代的東西離今天近,而是由於推崇傳統西方價值的,絕大多數是由沉默的中產階級組成;而代表當代時髦西方的,則是全方位掌握著話語權力的所謂知識份子——記者、作家、大學教授、法官、律師、演藝界人士等等。他們的聲音以最快的速度、最響亮的分貝在媒體、校園、法庭和銀幕舞台上被表達出來。而且,推崇傳統保守主義價值的中產階級,在民主國家不「鬧事」,他們對國家領導人或政府政策不滿意,傾向用選票和法律程序來「平靜」地表達。而傾心時髦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左派人士,則熱衷煽動街頭抗議來發泄各種不滿情緒,諸如反戰、反經濟全球化、支持墮胎、支持同性戀等等。所以,我們從媒體上看到的那個喧囂熱鬧的西方,多是那個左傾的西方。

在過去近一個世紀以來,西方知識界基本上是被左派主導的(所以導致了一系列人類的重大災難),大部份名聲震天響的文化界人士都是左翼;右翼保守派一直是極少數,而且在媒體、大學、研究所等各個領域都遭到冷遇和杯葛。但是,在西方左右派的激烈較量中,從來都是保守主義的主體價值勝利。為什麼?就因為它right(正確),就因為它是經過了人類千百年生命的體驗,所凝聚出來的、符合人性的價值。所以,盡管步履艱難,盡管全方位地遭到聲勢浩大的左翼自由派的阻礙,西方右翼保守主義在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前挪動著。而西方左翼,在輸掉了冷戰這個廿世紀最大的戰役之後,不僅沒有吸取任何教訓,現在又成為廿一世紀人類戰勝恐怖主義的長久戰爭中最大的障礙之一。恐怖主義並不可怕,因為它根本沒有實力;可怕的是那些阻止你和恐怖主義戰鬥的西方左派。

●左派以「善」的名義剝奪「權利」

在廿一世紀的今天,西方左右派的爭鬥主要表現在外交、經濟和社會問題這三大方面﹕

在對外政策上,面對伊拉克戰爭、北韓和伊朗發展核武等問題(包括如何對待共產主義、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恐怖份子等),左派總是主張溝通,談判,對話,對邪惡有浪漫情懷和幻想,不堅持原則,沒有絕對的道德標準。這種浪漫的結果,不僅不能堅定地抵抗邪惡、戰勝邪惡,反而在多數情況下由於姑息邪惡(或因恐懼不敢應戰),而成為邪惡的幫凶或同謀。

右翼保守派則清晰邪惡的本質,強調不可姑息邪惡;主張強大國防,通過發展軍事來保障和平,用邪惡聽得懂的語言鏟除邪惡。

在經濟政策上,左派基本都是「大政府派」,盡管沒有膽量承認,但他們所做的,就是反對資本主義,要建立福利社會主義國家。他們總想由政府包攬一切,管理經濟,實行高稅收,高福利政策,以建立均貧富的所謂平等社會。實際上就是以平等的名義剝奪人的自由。因為只要增加政府對經濟的管理和掌控,並用高稅收(再分配給窮人)進行財產二次分配,就一定導致官僚主義泛濫;越分配,政府就越大,腐敗會越嚴重;最後既沒有平等,更無自由。用與哈耶克齊名的自由經濟思想家諾齊克(Robert Nozick)的話說,左派就是倡導「善」高於權利,其結果一定是以善的名義剝奪了權利,踐踏了自由(選擇)。

而右派強調的是小政府、大社會,盡量降低稅收、削減福利,重視充分的市場經濟,看重的不是平等,而是自由;讓經濟在自由競爭和市場的調解中,得到充分的發展。

●災難根源——「道德相對主義」

主張對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進行種種干預的西方左派們,在社會問題上,諸如婚姻、家庭、墮胎、同性戀、非法移民、犯罪等等問題上,卻全方位地推崇自由。他們認為道德是相對的,不強調家庭價值,對離婚不那麼苛刻,對單親家庭十分寬容(甚至讚美),支持墮胎、同性戀,主張毒品合法化,以自由的名義縱容個人行為;為違法、犯罪者爭取權益不遺余力(這點比較容易讓來自獨裁國家的人傾心,因為經歷了政府制度性地迫害個人的情形,他們容易忽略在民主法治社會,違法者基本上都該受到懲罰)。這點和他們在國際問題上對恐怖主義的妥協是一脈相承的。

而右翼保守派則主張嚴以律己,嚴懲罪犯。他們絕大多數有信仰,推崇來自上帝的絕對道德標準,倡導家庭價值、個人對自己負責的精神,不支持墮胎,反對同性戀婚姻,不欣賞單親家庭;不支持非法移民(左派支持非法移民的主要原因是他們將來絕大多數都是民主黨的票源),主張移民通過合法渠道獲得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居留權;對違法者更強調法治,而非濫用同情心。在西方一個明顯的現象是,每當遇到任何犯罪問題,主張嚴懲罪犯的基本上都是右派;而為罪犯進行種種辯護、爭取赦免和輕處罪犯的基本上都是左派。

概括說來,左派除了個人行為要全方位自由以外,其他什麼都要政府來干預﹕經濟、教育、醫療、福利等等。而右派除了強調個人道德和社會的法律、秩序以外,其他全方位主張減少政府干預,因而右派才是傳統(或古典)自由主義者。

●中國鐵幕後的古典自由主義呼聲

所以說,西方是兩個西方,左派的西方和右派的西方,兩者一直在進行著激烈的沒有硝煙的戰爭。西方右翼在和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以及全世界所有獨裁國家戰鬥的同時,更耗費了最大的精力和自己內部的左傾思潮戰鬥。但是在西方以外的媒體上,卻很難看出這兩個西方的激烈角逐。

在獨裁國家,官方根據自己的需要來索取西方的新聞和意識形態內容,以達到強化其專制統治的目的;在多數情況下,他們選擇西方左派的言論,因為左派更傾向反西方基督文明、反資本主義。而在民主國家,由於從西方主流媒體上看到的,大多數都是左傾的東西,所以想親西方、跟西方,也很容易就追隨了那個左傾的西方。

西方以外的民主國家,大多是近年來才擺脫了專制,一般來說,更容易接受西方左派的所謂「自由思想」,因為專制制度總是和壓抑人性聯在一起的,所以在那些剛剛甦醒的人性抗爭中,如果沒有清晰的道德規範導向(尤其是在無神論的地方),自然而然就會傾心西方左派所推崇的東西。這種現象在中國和台灣的表現有很多共同之處。

由於中國是專制國家,媒體仍幾乎完全在政府的掌控之下,而西方的左傾社會主義思潮,正符合中共官方,他們可以用「西方的理論」來攻擊那些推崇西式民主道路的觀點。雖然今天的網絡世界已經在相當程度上打破了往日的鐵幕,人們可以得到來自外部世界爆炸般的信息,但只要政府主導輿論,不僅新聞只選對中共統治有利的,而且如果沒有多元的評論跟上去,人們仍然很難有選擇和鑒別的余地,仍是只有極少數的人有可能把握一點真正西方的脈搏。

盡管如此,在中國仍十分可喜地產生了一股追隨西方保守主義價值的思潮,或者說,有相當一些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在追隨西方古典自由主義的價值。而且,有些中國國內的人,對西方(尤其美國)左右派之爭非常清晰,有讀者在給我的電子信中,甚至可以指名道姓地表示喜歡某某美國當紅右派評論家,簡直比住在美國的華人還關心、還清楚。可惜他們的聲音根本無法在官方媒體上發出來,而只能在網絡或其他「小眾」媒體表達。

●右派網告訴你一個真實的西方

台灣的情形則比較令人沮喪。盡管台灣已經有了新聞自由,但無論泛藍、泛綠的媒體,只要牽扯到國際事務的報導和評論,幾乎全都跟著西方左派的調子走。曾經最反共的《聯合報》,今天不僅跟左派旗艦、對自由世界俱有相當破壞力的《紐約時報》的調子跟得最緊,其高層領導人甚至跑到北京去拜訪《人民日報》社長,組團向《人民日報》取經。統獨問題已經把他們弄到神經錯亂的地步。

台灣文化界是以泛藍國民黨勢力範圍的前中國人為主體的。在統獨問題不像今天這麼激烈的時候,他們一直是反共的,或者說是自然右傾。由於台灣歷來都是美國的盟友,文化人們自五十年代起就開始陸續來到美國。以他們的反共立場,以他們反感共產黨的造反作風,以他們沒有受到文革式的人性摧殘,以他們一直推崇中國傳統的道德倫理哲學,並一直主張自由經濟,早就應該有一批文人,出來向華人世界介紹和推廣西方右翼的保守主義理念。但我在美國十八年,卻沒有看到一個來自台灣的清晰的右派撰文宣揚西方保守主義價值,那些稍有點名聲地位的來自台灣的文人學者們,幾乎都跟著西方左派的調子走。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形?我認為和胡適當年並沒有傳播任何真正的西方古典自由主義有直接關係,這個問題我會另文再論。

而海外的華文媒體,從美國的情況來看(我對其他國家華文媒體的情形不太瞭解),華文印刷媒體不僅基本上和美國的左右派之爭幾乎毫無關係,而且近年來更幾乎是一片倒親共了(在曾被共產專制奴役過的國家的移民中,沒有任何一個團體像海外華人這般親共,中國人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實在是很值得研究的題目)。華文網絡媒體上也鮮見對西方兩大勢力激烈角逐的反映,所以,只是流覽華文媒體的人,很難了解西方(尤其是美國)主流媒體和主流社會之間的巨大不同和根本沖突。而懂外語的文化人,則又很容易隨主流媒體的影響而左傾。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推崇西方保守主義理念的華人,聯手創建了一個「右派網」(youpai.org),鮮明地舉起了海外華文世界第一面保守主義的旗幟,提供一塊倡導保守主義價值的陣地。這種聲音盡管現在看來還很微弱,但它點點滴滴地向中文讀者提供真實的關於西方的信息,使人瞭解一個更全面的西方,尤其是那個創造了人類最先進的文明、最繁榮的經濟、最民主的制度的傳統西方。對傳統西方文明的捍衛和傳播,就等於是往通向自由中國的道路上鋪墊石子。

(原載《開放》2006年6月號)

2006-06-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