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阿拉伯女性痛斥伊斯蘭(由此理解巴以衝突)

曹長青

“我們目睹的這場在全球範圍的沖突,不是宗教的沖突,或文明起來。那些動不動就上街狂熱反美、反西方的大男人們,可以合法擁有三、四個老婆,但女性卻連開車都被當作的沖突。它是兩種相互對立的東西、兩個時代的沖突;它是那種屬于中世紀的心理和21世紀的思維之間的沖突;它是先進和落后的沖突;文明和原始的沖突;理性和野蠻的沖突;它是自由和壓迫的沖突;是民主和專制的沖突……”

我被眼前這位阿拉伯女性利劍般的語言震驚了!近日在阿拉伯網站、猶太網站和许多英文網站流傳的一段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辯論節目上,這位女性舌戰伊斯蘭教士,對方簡直沒有絲毫招架之力。這是我觀賞過的最精彩的電視辯論之一,她是一位勇敢的阿拉伯女性!

在政教合一的阿拉伯世界,不僅專制橫行,還是絕對大男人主義的世界,那些留著大鬍子的毛拉們(mullahs)統管一切。女人連駱駝的價錢還不如,沒有任何權利,連臉都不讓見天日,要嚴嚴實實蒙犯罪,更不要說在婚姻上有同樣的權利。

至于伊斯蘭文化的弊端,更是不许女性插嘴。在那個“要用戰鬥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都變成穆斯林”的《可蘭經》主導的世界,誰也不可以對這種文化、這種宗教提出批評。在自由的丹麥,一家報紙登出關于伊斯蘭先知的漫畫,那個世界的男人們就狂熱喊叫著去攻擊人家的使館,向天空放槍,放火;當然,就別提他們用自殺炸彈,去炸猶太人的飯館、學校、老人中心,甚至正舉行婚禮的教堂。

在那樣一個誰也不敢說真話、噤若寒蟬的世界,竟出現一位女性,敢公開在阿拉伯半島電視上和那些毛拉們面對面地辯論,大聲說出事實、真實、真相,痛斥伊斯蘭文化,勇敢地為猶太人、為西方文明辯護。一夜之間,她成為阿拉伯世界“良知”的象徵!

她就是瓦法.蘇爾丹(Wafa Sultan),一個親眼目睹的事件改變了在敘利亞出生、成長,並曾是虔誠伊斯蘭信徒的女子。1979年,一幫恐怖份子沖進她當時就讀的大馬士革Aleppo大學,高喊著“Allah is great!”(真主是偉大的),當場槍殺了她的教授,並一氣打了一百多槍,她震驚了,意識到這不是她應該要的神和宗教,從而開始質疑曾得到的所有伊斯蘭知識。

她決心逃出那種宗教主導的國家,去尋找真正的文明。1989年,她和丈夫孩子抵達洛杉磯,在那裡學習心理學,后從事心理諮詢工作。她常在網絡上撰文和那些極端伊斯蘭者辯論,后來被半島電視台發現,找去參加辯論節目,由于她信奉自由的價值,大膽地指出伊斯蘭教的弊端,再加上她說話鏗鏘有力,思路敏捷,反應機智,毫不讓步,把那些阿拉伯學者嗆得啞口無言,她被稱為“伊斯蘭神學士的最大夢魘”。

尤其是不久前她在半島電視上和埃及伊斯蘭教士辯論,精彩異常,其片斷被“中東媒體研究所”(MemriTV.org)放到網絡上,一下引起轟動,各種語種的網站在轉載這個節目,谷歌上她的詞條有幾百萬,更有成千上萬的評論,甚至有人稱她是“新世界的女神”。

這個節目讓人感到阿拉伯世界的希望所在。更令人確信,不管什麼族裔,什麼文化背景,不管哪裡的人群,面對怎樣嚴酷的專制,只要是人,心裡就會有對自由的呼喚,對真正文明的向往!

蘇爾丹提出一個遠高于哈佛教授亨廷頓的觀念﹕“文明之間沒有沖突,只有競爭。”她認為伊斯蘭教不是文明,因為這種宗教導致人們傾向暴力和屠殺。她說《可蘭經》明白地寫著,要用武力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變成穆斯林。她對穆斯林和猶太人比較說,猶太人經過巨大苦難,流散到世界各地,但他們團結起來,不是用暴力和屠殺,而是用向世界貢獻知識,贏得世人的承認。但穆斯林在做什麼,把三個大佛像鑿毀成廢墟。

她在辯論中激昂地說,“我們沒有看到一個猶太人,去毀掉別人的教堂;我們沒有看到一個猶太人,用殺人來表達抗議;我們也沒有看到一個佛教徒,去燒毀清真寺,去殺穆斯林,或攻擊人家的大使館。只有穆斯林,用燒毀人家的教堂、殺人、毀掉人家的使領館,來捍衛他們的信仰。”

她最后向伊斯蘭世界發出呼籲﹕“穆斯林在要求世人尊敬他們之前,必須問自己,可以向人類貢獻什麼?”

她在接受以色列電台採訪時,更是向倍受伊斯蘭世界的大男人欺壓的阿拉伯女性發出呼籲﹕“我想告訴每一個伊斯蘭世界的女性,你是真正的領袖,如果你不坐在駕駛位置,帶著我們的新一代安全地向前行駛,那麼我們的人民就沒有出路。”

蘇爾丹特別強調,女性的天性不是暴力和強制,而是和平與寬容。她說,“我想告訴每一個女性,伊斯蘭男性除了失敗,他們什麼也沒證明;在把你們排斥到邊緣之后,他們帶領你們走向的是一個又一個災難。我想告訴每一個女性,要相信你自己,扮演你的角色。”“你能生出生命,你就有能力來保護生命!”

她直言﹕“我想做的是,改變我們人民的思維狀態(mentality ),因為他們已經成為伊斯蘭教義的人質十四個世紀了。沒有哪個人質能夠自己打破獄規,逃離監獄,外部世界的人應該去幫助他們越獄。”

蘇爾丹一夜之間成為世界媒體關注的人物,《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 CNN 電視,法國《世界報》,以色列廣播電台等,都發表了對她的報導或專訪。《華盛頓時報》為此專門發表了題為“勇敢的美籍阿拉伯女性”的社論。她和伊斯蘭神學士在半島電視上的辯論,被譯成各種文字,成千上萬的人發貼討論,成為最近最大的網路新聞之一。

《紐約時報》說,蘇爾丹的勇氣,不僅西方自由世界人們敬仰,連穆斯林世界的改革者們,也稱讚她敢公開在阿拉伯電視上,大聲說出只有少數穆斯林在私下才敢說的話。

當然,她也遭到那些狂熱毛拉們的痛恨,《紐約時報》說,世界各地的伊斯蘭神學士在譴責她,她家裡的電話留言中不斷有威脅的話﹕“噢,你還活著,你等著瞧吧”;還有人發電子信說,“有人會殺你的,那個人將是我。”即使在半島電視節目上,那些辯不過她的毛拉們,也像霍梅尼發出追殺《魔鬼的詩篇》作者拉什迪一樣,對她發出宗教裁判令(fatwa)。

但她毫不畏懼,她對《紐約時報》說,“知識把我從那種落后的思想中解救了出來,應該有人(承擔責任)去把穆斯林人民從那種錯誤的信仰中解放出來。”

她已用阿拉伯文寫過兩本書。《紐約時報》說,她的第三本(英文)書《逃脫的囚犯﹕當神是個惡魔》(The Escaped Prisoner: When God Is a Monster)出版后,“阿拉伯世界會被攪翻天”。

她的母親和兄弟仍在敘利亞,已不敢和直接她聯係了,只能通過在塔林的妹妹轉話。她的兩個兄弟,在她上電視批評伊斯蘭教之后,就被敘利亞的秘密警察帶去審問。但蘇爾丹說,“我沒有恐懼,我對我的觀點有信心,這就像一場萬里跋涉,我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和最困難的開始十英里。”

這一位女性,提昇了整個阿拉伯世界!

2014年7月29日(舊文改寫)

曹長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7-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