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中國的知識分子一直在找善良的狼

曹長青

(大紀元訊)評論家曹長青先生應《大紀元時報》加西分社邀請,於2月19日星期天下午在溫哥華《九評共產黨》研討會上發表演講。曹長青風趣幽默、深入淺出的演講被聽眾熱烈的掌聲多次打斷。他主要講了三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羅馬尼亞、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等共產政權在歐洲都垮了,蘇共比中共還強大都垮了,怎麼中國共產黨沒垮?第二,現在中國經濟崛起,對中國意味著什麼,好在哪裡壞在哪裡?第三個問題是,怎麼解決中國的問題。

以下內容根據錄音整理,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現在講第一個問題,為什麼歐洲全部共產政權都垮台了,中國共產黨就沒垮呢?當然原因很多,我重點講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知識份子的責任。

* 共產主義是邪惡的 不可改良

俄國有兩個著名的知識份子,《古拉格群島》作者索爾仁尼琴,著名人權鬥士薩哈羅夫。捷克還有兩個著名的知識份子,哈維爾和昆德拉。這些知識份子跟中國的很多知識份子不太一樣,他們很早就指出共產主義是邪惡,邪惡是不可以改革的,沒有溫良的邪惡,邪惡就是邪惡,邪惡就是撒旦,撒旦只能被結束。

他們一開始就強調,共產黨剝奪我們的自由、剝奪我們的尊嚴、剝奪我們的生命、剝奪我們的信仰,是最不道德的。尤其索爾仁尼琴強調我們不僅要從政治意義上結束共產黨,更重要的是從道德意義上否定它,人們都做一個有道德的人才會有一個有道德的社會。

索爾仁尼琴曾說,不是斯大林在迫害人,是人在迫害人,是人心中的邪惡在迫害人,人心中的撒旦在迫害人,人心中不道德的成分、黑暗的成分在迫害人。結束了古拉格、結束了斯大林統治、結束了邪惡的共產制度,還僅僅是第一步,最重要是結束人心中的黑暗,那不道德的部分。

剛剛過去的一百年,20世紀,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災難深重的一百年。這一百年中因為戰爭、意識形態而喪生的人數比過去十九個世紀1900年的總和還多。共產主義幾乎在全球蔓延,怎麼能發生這麼多災難?誰造成的災難?不是農民,全是那些戴眼鏡的知識份子,他們的想法是烏托邦,要改造世界,包括馬克思、恩格斯、尼采、列寧、斯大林、毛澤東,他們老想改造外在的社會,但他們都失敗了。共產主義失敗了,為什麼?改變了外在沒有改變心,這個世界主要是由人構成,有好心的人、善良的人,有人性的人、有道德的人,才會改變這個社會,改變人心才能改變這個社會,只把財富平分了,不能改變社會。

這是兩種哲學、兩種思路,一種是斯大林毛澤東等,他們的想法是改造社會、均貧富,從外在來改造。另一種思路象索爾仁尼琴提出的是內在的改造,改變人的心,要有信仰、有道德。而改變心的最大障礙是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它是最大的不道德集團。所以索爾仁尼琴從最開始就完全否定共產黨,並且在與共產主義的抗爭上,毫不妥協。

在他的作品言論裡從來就沒有什麼支持黨內改革派,反對強硬派等等,沒有,而是非常斬釘截鐵地提出:共產主義就是邪惡,共產黨是邪惡集團,必須結束,而且這個結束的責任在於每一個人,每個人都可以做貢獻,每個人都可做一些具體的事,用真實的行動拒絕共產黨的謊言。

* 中國的知識份子一直在找善良的狼

我們比較一下中國的知識份子,想法不一樣。中國五十年代大規模迫害知識份子的「反右」運動,打了五十多萬右派。而今天看這些右派的言論,幾乎全是為共產黨好,給黨提點意見,結果就被打成右派。只有極少數是否定共產黨,絕大多數是給共產黨提意見的,根本不是否定共產黨。

第二場知識份子運動是鄧小平復出以後,中國的知識份子很活躍,當時幾乎是一面倒的歌頌鄧大人改革、支持鄧小平、支持改革派。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是劉賓雁寫的《第二種忠誠》,給黨提意見,強調第二種忠誠,它的思路是,我們支持溫和派,打敗強硬派,找一個更好的共產黨,讓共產黨改革得更好。還是寄託在共產黨的溫和派上,這是中國知識份子習慣性的做法,老是在黨內尋找溫和派、改革派。

原來鄧小平被視為改革派,華國鋒是強硬派;江時代朱熔基被視為改革派,現在胡錦濤是改革派,什麼春節包餃子,做出什麼姿態了,老是想尋找黨內好一些的形象、溫和一些的,最根本的想法是寄望溫和派,希望共產黨改革,把共產黨變成好的黨。

打個淺顯的比喻,共產黨是只狼,那你去找一只好一點的狼,通過改革讓它變好一點,讓它不吃羊,可狼不吃羊怎麼叫狼呢?狼的本性就是吃羊、吃人,你要是對它充滿了期待,那不是狼的問題而是你的問題了,你看花眼了吧?你不知道狼的本性,是這個問題。中國知識份子總是要尋找善良的狼、好的狼、改革的狼、溫和的狼,結果不斷地被狼吃掉,有些成為狼的一部分,雖然可能不是主觀上,最後中國還是被狼統治。

* 把希望寄託於人民的覺醒

東歐前共產國家波蘭、羅馬尼亞、匈牙利、保加利亞以及俄國,他們的知識份子不是總想什麼支持改革派,而是等待機會結束共產主義。俄國有70多年的共產主義歷史,當年有一萬枚導彈瞄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美國,多麼強大,西方的蘇聯問題專家都說,這怎麼可能垮台,結果只有三天就垮了。葉利欽站在路障上振臂一呼,人民就響應,人民已經接受了那些真正知識份子傳播的信息,所以他們沒有找趙紫陽,沒有找胡耀邦,而是給共產黨找永遠的墓地,埋葬它!

中國人老找趙紫陽在哪裡,胡耀邦在哪裡,我們看趙紫陽,當然在六、四沒有鎮壓學生,表現人性的一面,但是到死也沒有退黨。包括胡耀邦啊,他在當政的時候很多觀點和鄧小平一樣的左,當年我在《深圳青年報》做編輯,學習胡耀邦的新聞講話,他和現在的江、胡一樣的口氣,限制新聞自由。

不是說開明不好,但是不能把希望寄託在共產黨內部統治集團的變化上,而是應該象東歐的知識份子那樣,把希望寄託在人民覺醒後的力量上。這是兩個方向。不是依賴共產黨內部的變化,而是依靠人民知道真實,人民覺醒,人民的力量上。 《大紀元時報》的《九評》已經講得非常清楚,共產黨是邪惡,人們要退黨。 這是解體共產黨的重要途徑之一 。

=======================================
第二個問題,中國現在經濟強大對中國帶來的好處和壞處。

好處是顯而易見的,中國人的生活水平當然比毛澤東時代有很大提高,這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空間、各方面比原來也寬鬆很多。但另外一個方面,經濟發展,所謂的強大,也帶來很多負面。

第一個負面,增加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

七、八十年代,中國青年人,包括知識份子開明些的,幾乎全部是親西方的,不是親西方的金錢,而是親西方的自由民主價值和制度。

這幾年,中國發生很大變化,喊出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還有就是反美,什麼美國反對我們中國統一,美國反對我們中國強大,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其實美國一年和中國做的貿易,就讓中國賺了二千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全部外匯存底八千億美元的四分之一。美國是不是非得和中國做貿易?美國的全部外貿只占其經濟的16% ,即便美國不跟全世界做生意,也可以通過84%的內部經濟運轉。

而中國就不行。中國的外貿占全部經濟的75% ,因此,不是美國要依靠中國的市場,而是中國要靠外國的市場。中國外部最大的市場就是美國,美國市場上到處都是made in China的產品。

美國確實有批評中國的聲音,但那是批評中共。共產黨把中共換成中國,利用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說中共代表中國。包括四十年代末,很多海外華人抱著愛國的情結回去了,回到共產黨懷抱,就是因為他把中共當成了中國,這是共產黨宣傳的結果。

現在中國經濟強大了,中共又稱這是共產黨領導中國強大,給你鬆綁的結果。這是一個簡單的常識,鬆綁了,那全鬆開、一點也不綁不是更好嗎?如果從來都不綁,不是更好嗎?現在鬆綁了讓中國人民感謝它,說鄧小平是偉大的設計師,他設計什麼了?不就是羞羞答答的實行資本主義嗎?資本主義在西方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鬆綁還用設計嗎?我們大家誰不會鬆綁呀?

中國不少知識份子就知道感謝鄧大人皇恩浩蕩,給我們鬆綁了,中國經濟發展了。既然鬆綁了,那綁了你那麼長時間,要不要道歉?如果不綁的話,中國人早就發財致富了。

連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都說,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細胞;但卻被中共說成共產黨的功勞,然後又煽動民族主義,說是什麼敵對勢力,什麼大紀元搞退黨要搞垮中國,其實這都是偷換概念。人們要搞垮的是中共,只有結束共產黨,中國才能真正強大。

* 嚴重的貧富不均

一般外國人去中國,看的都是深圳、廣州、上海的輝煌,比溫哥華顯得還現代。但是你看農民,七千萬中國人,每年人均收入75美元,合100多加幣,也就是幾個人去次餐館的開銷。如果去網路上搜索一下,可以看到很多照片真是讓人痛心,難以想像到了21世紀,還有人生活如此貧困,很多孩子因沒錢而上不了學。

前段時間看一個報導,相當感慨。一個農家有兩個孩子,一兒一女,因父親不能供兩個孩子同時上學,為了公平,就採用中國傳統方法抓鬮,首先讓女兒抓,一打開紙上是「無」,女兒一看沒有希望了,後來跳崖自殺,結果摔下去,沒有死,被放羊的發現了。她父親非常痛心,後悔,因為當時做了一點手腳,兩張紙寫的都是「無」,為了兒子先上學。

堂堂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聯合國常任理事國,政府投入教育的經費甚至低於烏干達 。

曹長青先生在演講中,還引用了大量中國官方統計局、衛生部公佈的資料,論證中國存在的嚴重貧富不均,普通中國人的生活環境惡劣,身體健康狀況不容樂觀,各種社會問題嚴重,官民衝突層出不窮,日趨尖銳。(編者注)

========================================
第三個方面:如何改變中國的現狀

首先必須改變中國的制度,再就是必須改變中國人的人心,先決條件必須結束這個制度,結束共產黨的統治。如果這個制度不結束,真實的信息,真實的東西,真正的文化都無法得到傳播。比如說,法輪功學員也不是政黨,也沒提出推翻中國共產黨,更不是暴力組織,連宗教團體也算不上,只是想練練功,共產黨就抓,就殺,關到精神病院去。我在精神病院工作過,正常人在那堙A給他長期吃治療精神病的藥物,人都得變成癡呆。把正常人關在精神病院,是非常殘忍的,但現在則正在發生。

在中國,對精神病人的定義非常松泛,只要你固執己見,高學歷,有自己的想法,不聽勸告,就可能被視為精神不正常。按這個說法,在座的各位差不多都是精神病了。你看看叫你們參加中共領館的活動,不要參加大紀元的活動,多次勸阻無效,而且很多還是戴著眼鏡的。

所以,無論中國要走那條道路,第一條就是要先結束共產制度,這是先決條件。這個制度不結束,下一步什麼都不用談。二十世紀共產黨統治沒有在中國被結束,是所有中國人的恥辱!有很多人怕亂,哪來的亂?印度有十億人口,和中國幾年前的人口差不多,但印度的全國大選已進行了14次,地方選舉無數次,怎麼沒亂?我曾多次在台灣選舉時去那裡觀選,台灣的選舉可以說已經接近美國、加拿大的水平,非常平和,即使出現 3.19槍擊案,這麼大的事件,選民間也沒有出現重大的暴力衝突事件,也沒有造成流血死亡。不久前進行的三合一地方縣市長選舉,非常平和,台灣二千多萬中華文化背景的人們能做到,為什麼中國不行呢?

所以不存在什麼共產黨倒了天下就大亂的問題,東歐所有共產黨都倒了,哪個國家亂了?怎麼別人都不亂,唯獨中國就會亂呢?難道中國人是二等公民嗎?難道中國人弱智嗎?當然不是,而是被共產黨剝奪了權利。共產黨用暴力剝奪了人民的權利,而那些共產黨的御用文人和知識份子用假說推論,中國一選舉就會天下大亂,以此維持這種暴力統治。

中國人是完全有能力進行選舉,進行民主管理的。而進行選舉和實行民主的前提,有更多的人退出共產黨,結束共產黨統治。退出共產黨不僅僅是在政治形式上和這種邪惡決裂,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人走向道德、成為文明人的起步,一個文明人不可能同時還是一個共產黨的成員,就如同現在的歐洲人,要成為一個文明人就不能是納粹成員一樣。

另外,更重要的是要改變中國人的人心。現在的中國是人們道德最淪喪的時期。大家知道全世界最多假的東西是在中國,假煙、假酒、假畢業證書、假嬰兒奶粉,假藥,什麼都有假。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多假,就是因為人的道德淪喪了。就說這個假嬰兒奶粉,大家知道,在西方,嬰兒的地位那是僅次於上帝的,誰敢害嬰兒?這是最重的罪行。但是,這種道德的淪喪還沒有到底,還在繼續下滑!

中國有古語叫「沒心沒肺」、「喪心病狂」,心都喪失了怎麼辦?如果一個國家由一群「黑心」的人組成,哪將是全世界的災難。為什麼薩斯在中國產生、為什麼很多奇怪的病毒在中國產生,很多都不是偶然的,上帝要懲罰沒有“心”的人,人不可以做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

所以說,共產黨對中國人造成的最大災難還不僅是經濟上的、也不僅是政治上的,而是毒害了中國人的人心。古代學者王陽明說, 「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要恢復「心」談何容易。大紀元等提出的退黨,其實就是一種精神覺醒運動,它不是要政治權力,而是幫助中國人恢復人心。只有解決了人心,才能產生更多有人性的人,有人性的政治家,才能形成有人性的社會,那樣的國家才能真正強大 。

(原載《大紀元》2006年2月29日)

2006-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