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美國之音討論王蒙和諾貝爾獎提名騙局

曹長青

美國之音“新聞天地”節目7月23日晚就中國作家王蒙第四次獲得“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提名引起爭議一事,製作了專題節目,該節目主持人東方和駐紐約記者方冰連線採訪了該提名委員會主席冰淩,哥倫比亞大學文學教授夏志清和在多維網發表“王蒙和諾貝爾獎提名騙局”的作者曹長青。

主持人東方說,諾貝爾文學獎有102年的歷史了,但從來沒有中國公民獲獎。兩年前法籍華人高行健獲獎,但中國文學界反應不一,有人表示不以為然。最近海外團體“美國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連續四年提名王蒙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這種做法也引起一些質疑,有人認為這是一種為了迎合國內讀者心理的炒作行為。當事人之一的冰淩先生表示無暇參加連線討論,但我們將播放記者方冰稍早對冰淩的採訪錄音。

針對王蒙能不能獲得諾貝爾獎,夏志清教授說,王蒙的作品已經過去了,沒什麼人看了,而且他當過官方的文化部長,有反作用,不可能獲獎。他特別強調說,像原來很紅的也是當過文化部長的茅盾,原來在中國作家中排名很前的,但現在不行了,而張愛玲、錢鐘書、老舍、魯迅等作家,地位都往前排了,茅盾的地位更下降。

曹長青認為,這個問題首先還不在於王蒙該不該得獎,而是弄清這個提名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麼後面的是王蒙、張蒙、李蒙就沒有多大意義了。曹長青強調,這個“提名”是個騙局。他說瑞典文學院規定四種人才有提名資格﹕文學院院士;語言和文學教授;諾獎得主;各國作協主席。冰淩根本不具有上述任何一種。他當主席的“全美中國作家聯合會”,僅有的兩名副主席,都是開日本料理餐館的老闆。所謂提名是鬧劇。另外,瑞典文學院對提名有保密制度,在其網頁上(http://www.nobel.se/literature/nomination/index.html)寫的清清楚楚,不論提名者還是被提名者,都需保密,五十年後才解密。因而沒有哪個國家的提名者,提名之後就大聲嚷嚷我們提了誰。但冰淩們卻每次提名後就開記者會,不僅公佈人選,還大造聲勢,這完全是有意炒作。第三,現在全球192國,沒看到有哪個國家設立“全美諾貝爾文學獎中國作家提名委員會”,只有中國人玩這種把戲,而且冰淩還說提名是經過“主席團”決定的。冰淩的“提名委員會”有幾個人啊,哪來的“主席團”,分明是虛張聲勢來唬人。利用中美之間資訊有一定隔閡,來炒作,幫國內的人提高聲望、賣書,矇騙中國媒體和輿論。

冰淩在接受方冰電話採訪中強調,他的組織是有提名資格的,他說資格有三種﹕諾貝爾獎得主;大學的文學教授;作家團體。“我們就算第三種情況,作家團體來提名。”但曹長青反駁說,瑞典文學院網頁上(http://www.nobel.se/literature/nomination/nominators.html)列出的四條提名標準說得很清楚,僅接受個人提名(by a person)。這意味著不接受群體,即使“作家團體”提名也不接受。四條都是指個人名義,連國家的作家協會都不行,只能是“作協主席”個人的名義才接受。

對於曹長青指出的冰淩當主席的“作家團體”,沒有一個是靠作品來贏得讀者的著名作家,冰淩在採訪中說,“我們團體中知名的作家很多,像周勵呵,楊皓呵,宋小亮呵(憑音調猜測)、陳福民呵(憑音調猜測),還有我們的一些顧問呵,很多寫小說的,詩人也有,我們請了很多顧問。”並強調提名只是他們工作的十分之一,“我們的主要工作是向耶魯、哈佛、哥倫比亞大學贈書呵,中美文學交流呵,像現在我們很快要開展向芝加哥大學、西北大學贈書等。”夏志清教授說,這是真的,他看到過他們到哥倫比亞大學等送書,是作家簽名的書。

對於冰淩的團體連續四屆提名王蒙,夏志清教授澄清說,他從來沒有參加過對王蒙的提名,“他們開始的時候找我,要我參加提名王蒙,我說不可以,因為我沒有看過他的書,所以我沒有參加。”當記者方冰說,“我從曹長青寫的文章中讀到王蒙和冰淩的關係似乎是一種相互利用的關係”時,夏志清說,“大概是這樣吧,我也不參與他們這種事。”

對於冰淩提出的他們團體的兩個知名作家楊皓和周勵,夏志清和曹長青都提出不同評價。夏志清說,“紐約出現很多種在大陸印的雜志,奇怪的很。你看XX辦的雜志,辦的不怎麼好。”當記者方冰插話提到,“聽說XX的那個雜志是被登的人要花錢的”時,夏志清說,“是這樣,要花錢的,這奇怪的很,這個我這個局外人也不好多講。”

曹長青則說,“夏先生提到那個所謂知名作家辦的雜志是要自己出錢才給你登文章的,可想而知這是個什麼雜志,是個什麼作家。另外那個所謂知名作家周勵,當年的那本《曼哈頓的中國女人》中有很多編造,當年就有書中涉及的當事人華商在紐約開記者會指出她的紀實作品裡有很多都是編造的故事,欺騙讀者。”

對於夏志清教授提出的王蒙擔任過中共文化部長一事對他獲諾獎只有副作用的說法,曹長青表示同樣觀點,他說,從過去蘇聯獲得諾貝爾獎的四個作家來看,除肖洛霍夫之外,其他三位都是異議作家。索爾仁尼琴、帕斯捷爾納克,以及詩人布羅德斯基都是以偷運到海外的批評極權的作品而獲得西方文學界重視的,像《茨瓦格醫生》先是出義大利文,然後是英文、法文,很晚才出俄文版。他們在作品中挑戰極權的道德勇氣和理想精神,是他們獲獎的一個重要因素。肖洛霍夫雖然不屬異議作家,但他的《靜靜的頓河》的文學價值也是得到國內外公認的。而王蒙沒有巴金在中國文壇的那樣泰斗地位,更沒有重要文學價值的作品。而且他不僅不是異議作家,還當上了官方文化部長。他根本沒有可能獲得諾獎,因為諾貝爾的遺囑相當強調理想精神的。而在民主國家,哪個國家都有千百個文學教授,從沒聽說誰提名諾貝爾獎候選人,因為那些得獎作者早就在有出版自由的自己國家裡得過各種大獎,都已有公認的文學地位,像美國的諾獎得主福克納,索爾.貝婁,黑人女作家莫里森等,在獲諾獎前,全都得過全美最高的“普立茲獎”以及各種文學獎。現在英美的那些候選人,也都獲得過布克獎、普立茲獎或其他各種全國大獎等。哪個文學教授去提名誰的話,多少有點小丑的味道,所以沒有誰扮演這種小丑。

當記者方冰提出,有人說,王蒙可能對此不知情,是海外的人自己弄的。曹長青說這不可能。因為冰淩們首屆提名了巴金,但人家子女拒絕接受,畢竟有點常識,也可能瞭解了一下海外情況。而王蒙不但是中國最精明的那種文人,還來過美國幾次,和冰淩直接打過交道,他不會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連續四年王蒙都被提名,海內外媒體報道 王蒙絕對沒有可能不知情。如果王蒙覺得訪美時受到冰淩款待,不好公開拒絕,那麼可以私下向冰淩表示,不要這麼提名他,這場“皇帝的新衣”也就無法繼續了。但王蒙卻每次都接受,他完全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就是要這個效果,起碼可以炒賣他的書。冰淩是“皇帝新衣”中那個騙人的“裁縫”,王蒙是那個幫助騙局成功的“老臣”,這種做法是合夥行騙。

最後,主持人東方提出,什麼時候中國能出現大家都叫好的諾貝爾獎作家,為什麼中國還沒有出現這種作家?夏志清教授認為,中國作品向外翻譯和介紹不足是個主要原因。但曹長青認為,主要原因是專制制度扼殺了人性,作家的人性程度不高,不可能創作出放射人性光芒、真正感動人的藝術。

2003-07-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