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光著屁股反對資本主義

曹長青

一場大停電,使美國損失了300個億。雖然事故原因還沒完全查清,但在事發當天,前美國能源部長,現墨西哥州州長理查森就指出,這是因為美國的高壓電線網陳舊所致,用他的話說,“美國這個21世紀的超級強國,用的還是第三世界般的電力網。”

美國為什麼不更新電力網?據專家評估,所需資金只是500億美元,這並不是大數字,美國目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駐軍的開支,一年就要600億美元。去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農.史密斯教授(Vernon L. Smith)8月10日在《紐約時報》撰文說,美國目前電力出現的問題,在根本上,不是設備陳舊的問題,而是觀念陳舊的問題,即應該取消政府對電力的控制,取消對供電量和電費的控制。只有讓價格放開,才會形成電力市場,才會有投資和競爭,設備是否更新,是由商家在市場競爭中根據電力價格、盈利前景決定的。

但史密斯的“放開市場”實行起來很難,因為更新電網,一直受到“環保組織”的激烈反對,他們煽動民眾,以保護環境為由,根本不讓在社區附近架設新的高壓電力架;或通過各種訴訟拖延、杯葛電力工程。而美國又不能像中國那樣,用行政手段下道命令強行拆遷。

環保組織杯葛電力開發的理由是,更新電力網是資本家為了擴大利潤的貪婪行為,增加電力就是破壞大自然。他們提出的解決辦法是,讓人們少用電,少開車,甚至根本不用電,退回到秉燭、徒步的原始時代。

今天,人類早已進入了電冰箱、洗衣機、空調機,以及更重要的電腦的時代,怎麼可能讓人們不用電呢?在紐約炎熱的夏天,你不讓人們打開空調,在汗流浹背中,認可像當前酷暑的法國那樣兩個月熱死一萬人,也要保護“大自然”,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在資本主義世界,有消費就應該有供應,由此構成市場經濟。資本家想擴大利潤,只要不違反法律,毫無過錯,因為資本主義制度就是根據人的這種“為自己”或者說“自私”的本性來設計的。你主觀為自己,結果為了利潤和發財,客觀上為了別人,因為你提供了發明,創造了商品,服務了大眾。

無論是這次大停電,還是美國目前的汽油漲價,以及每年都發生的森林大火,都和“環保組織”的杯葛有直接的關係。環保組織的保護“大自然”只是表像,實質上是反對開發,反對市場,反對資本主義。他們的理想是社會主義國家那種限制資本主義發展的政府幹預和計劃經濟,熱衷的是共產主義那種“為了未來而犧牲現在”的意識形態。

“環保組織”為什麼能左右美國的能源政策?因為他們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的大底座是美國兩大党之一的民主黨,環保組織只是這個信仰大政府、國家化的左派政黨的觸角而已。2000年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戈爾曾就“環保”寫過專著,說21世紀人類最主要的挑戰是環境保護。在這位政治家眼裡,什麼恐怖組織、伊斯蘭原教旨運動,什麼非洲的饑荒,亞洲的專制,中東的黑暗,都無足輕重,只有保護大自然是頭等大事。

由於迫感能源問題對美國的牽制,布希總統2001年向國會提出能源改革方案(其中包括電力更新等),結果被民主黨主導的國會否決。而在這個方案中,最令環保組織和民主黨惱火的是,布希總統提出要開發阿拉斯加州海岸的石油,以解決美國石油短缺、油價過高問題。而環保組織和民主黨們,堅決不同意開採新的油田。他們的解決方案是,要人們少開車,或多人坐一輛車。在美國這種快節奏和個人主義文化背景下,怎麼可能讓多人合坐一部車,或少開車?這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據2002年4月21日《紐約時報》的數字,美國有二億二千萬車輛,2001年行駛了近二點七萬億英哩。真正的解決方案不是限制人們開車的樂趣、旅行的自由、個人擁有汽車的隱私環境,而是提供更充足、更便宜的汽油。

美國每天消費一千九百萬桶石油,其中54%要靠進口。世界上主要的12個產油國家(伊朗、伊拉克、利比亞、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組成“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利用他們的天然資源,拉幫結夥,哄抬油價,曾兩次石油禁運,嚴重損害了全球經濟。最近兩個星期,全美油費飛漲,紐約的汽油已昇到一塊八美元一加侖,因為國際市場的原油漲到30多美元一桶。而沙特.阿拉伯開採一桶石油的成本才是2美元,轉手賺了28塊。不僅美國(25%進口石油來自中東),包括中國(五分之三進口石油來自中東)在內的所有致力經濟發展、需要石油的國家,都深受這些哄抬油價的阿拉伯國家之害。

美國的石油蘊藏量佔全球的3%。而同樣這個蘊藏量的加拿大,去年頭十個月向美國出口了五億八千一百萬桶原油,成為美國的第一大石油供應國。但美國在環保組織和民主黨的杯葛下,根本無法開採本國的新油田,更別說出口。把美國的石油留給後代是環保組織最美麗動聽的說辭。但是,隨著科技的迅速發展,將來的人類很有可能根本就不需要石油。正如今天人們已經很少使用煤炭一樣,如果上個世紀的人們為了環保和未來而讓人們挨凍、不用煤,豈不是荒唐。

美國每年都發生的森林大火也是這樣,環保組織以“保護大自然”為由根本不讓伐樹。由於森林密度太高,導致每到春天就起火,大量林區被毀。據《華爾街日報》2002年8月23日社論“火中的政治”,僅俄勒岡州的一場山火,就燒毀了49萬英畝,相當於三分之二的羅德島被毀。而在去年頭七個月,整個美國就有600萬英畝的森林被山火燒掉,2000房屋被毀,20名救火人員喪生,直接經濟損失達15億美元。《華爾街日報》的社論感嘆地說,這些大火,再次照出了“綠色組織”的極端性,“這些綠色激進者們(green radicals)把自然的原始風景看得高於人的生命和常識(common sense)”。

環保組織不讓開採森林,不讓使用木材,要求必須使用回收的紙張。但據專家的研究,那些用回收的廢紙再造的超級商場用的紙袋等,由於要用大量化學物質來滅菌,含毒量遠大於用新鮮原始木材製造的紙張。而且用回收舊紙、經過化學處理再製作的產品,比用原始木材製造的成本高很多。但環保主義者既不管今天人們的健康,更從來不算經濟賬。那些反市場者根本就不想瞭解經濟。

曾以《多疑的環保者》專著批評“環保者”誇大了環境危機的丹麥學者比尤恩.隆伯格(Bjorn Lomborg)在2002年8月26日《華爾街日報》上發表了“環保者錯了”一文指出,“綠色組織”對環境污染總是誇大其詞,例如說鳥類和動物等將有20-50%絕種,就是危言聳聽,因為事實上,在未來50年中只會有0.7%絕種。隆伯格說,如果歐洲國家按《京都協議書》標準做的話,每年將花銷1500到3500億美元(而全球對第三世界的援助才500億美元),而用一年環保的錢就可以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的所有窮人獲得清潔飲水,每年可挽救200萬條生命,幫助5億人避免傳染嚴重的疾病。

但“環保組織”以佔據道德高地自居,似乎誰也批評不得。隆伯格的書一出版,立即受到歐美左派們的圍剿批判。而荷蘭54歲的政治新星富圖恩教授只是因為在競選中表示,如果他當選,將解除禁止動物皮毛工廠的規定,結果去年就被一個“環保份子”在停車場槍殺了。那個開槍的人,說他非常愛動物,連螞蟻都要保護,不能踩死;可他卻開槍殺死大活人。

還有些不動槍的女性環保者,乾脆動用自己的肉體,脫得個精光,表示她們寧可赤身裸體,也不穿用動物皮毛做的大衣。她們在美國脫,在歐洲脫,最近更脫到了天安門廣場。而那些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用裸體擺出抗議全球化標語的左瘋們,則以保護環境為由,反對工業國家到第三世界貧國投資辦廠,理由之一是破壞那些地方的自然風光。而那些窮國的人們有的一天收入不足一美元,連飯都要吃不上,他們就根本不管了。這些環保者,什麼動物都“保”,就是不“保”人;但卻宣稱他們最有“善心”,連看到一隻老鼠死了,都要痛苦地暈過去。他們在西方的富足生活中(很多是領取政府福利的)自己光著屁股反對資本主義,還不讓第三世界的窮人穿上褲子。

沒有人不要未來,也沒有人宣稱要無視環境;但歷史早已證明,人類有能力適應、挑戰和征服不斷變換的自然環境;而只有發展經濟,增加財富,才更有能力保護環境。今天在被環保者指責、痛恨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恰恰人們的生存環境,遠比那些第三世界國家要好。而那些走火入魔的環保者們覺得自己可以扮演上帝,預測未來,在讓人們“為了未來而犧牲現在”的同時,蔑視未來人類掌握自己命運的智慧。他們推崇的是計劃經濟、集體主義;反對物質生活,反對消費和享受,反對自由市場,反對資本主義,最根本點是反對人們擁有的個人自由。今天人們慶幸的是,那些極端者們沒有獲得政治權力,否則人們得一起裸體,退回到原始社會,點蠟燭,打算盤,趕牛車,用馬拉松傳遞資訊,每一天都是紐約式的大停電,活在黑暗之中。

2003年8月26日於紐約

2003-08-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