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胡錦濤要從北韓學什麼?

曹長青

關於北韓核武問題的六國會談,談了多次,都無實質性成果。為什麼一個人口只有2300萬,面積十二萬平方公里的小小北韓,敢對抗整個國際社會?內部原因是,北韓是個由小流氓統治的國家;外部原因是,大流氓中共暗中給金正日撐腰。美國一廂情願地期待北京能向平壤施壓,促使北韓放棄核武,實在是一廂情願,完全不懂流氓的本性。

最近,西方知名記者貝克爾(Jasper Becker)出版新書《流氓政權——金正日和北韓的迫切威脅》,讓世人再次看清金正日政權的流氓性質,以及黑暗中北韓人民的煎熬。

貝克爾是個中國通,曾任香港《南華早報》駐北京採訪主任,後來該報立場親共,把貝克爾解雇。該事件使貝克爾成為新聞人物,被西方媒體廣泛報導,被視為香港失去新聞自由的標志之一。但貝克爾的名氣,主要來自其新聞專業水平,以及他研究共產國家的專著。早在1992年,貝克爾就寫出《蒙古﹕丟失的國家》(Mongolia: the Lost Country),研究共產制度下的蒙古大眾死亡;據他研究推算,10%的蒙古人死於共產迫害。

貝克爾的更知名著作,是1996年在倫敦出版的《餓鬼﹕中國的秘密饑荒》(Hungry Ghosts: China’s Secret Famine)。該書是西方第一本關於中國那場大饑荒的英文調查報告。貝克爾曾前往中國多個省份查看了《地方志》,並通過私人關係看到一些中共文件。據貝克爾的調查,當時中國那場所謂「天災」超過四千萬人餓死,而且完全是中共政策造成的「人禍」。哈佛大學教授、《共產主義的貧窮》作者、研究共產制度的專家埃伯施塔特(Nicholas Eberstadt)在《紐約時報》撰文高度評價說,「通過這本有力量和重要的書,貝克爾開始填補了中國現代歷史中那空白的一頁,對死者來說,是令人恐怖的證據,對生者來說,是對我們良知的挑戰。」該書後來獲得荷蘭「PIOOM」人權獎。

後來貝克爾還寫出《中國人》(The Chinese)一書,揭示當代中國的腐敗,尤其是中共官員的驕奢淫逸。貝克爾認為,離開中國的大城市,到鄉村等偏遠地區,才會真正瞭解中國。該書把當代中國和過去封建王朝做了比較,結論是,今天的中國和過去的皇帝時代沒什麼本質不同,都是一樣的專制,都是一樣的腐敗。就連當今中國人和過去皇帝時代的臣民也沒有本質區別,仍是認為皇帝駕崩、朝廷倒台,就會天下大亂而不知所措;如果中共明天垮台,中國人簡直不知道他們該怎麼做,就像歷史上的先例一樣。

美國網絡書店亞馬遜的評論說,任何讀過《中國人》的讀者,都會有這樣的感覺,中國的絕大部份都在從根基上腐爛,包括像上海這樣繁華的沿海城市,都可能是建立在非常搖晃的地基上。《中國人》被評價為是近年來西方記者所寫的關於當代中國最有洞察力的作品。

近年貝克爾專注北韓問題,曾在中國東北秘密採訪了很多從北韓逃到那堛疑囓薄A以這些第一手資料,寫出了上述的專著。今年5月出版後,獲得相當好評。美國《新共和》雜誌記者、現為「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訪問學者的庫蘭斯基(Joshua Kurlantzick)在《紐約時報書評》上撰文評價說,這本書揭示出,在金正日統治下的北韓,饑荒造成的災難程度已超過波爾布特時的紅色高綿,和斯大林統治下的三十年代那場饑荒。按人口比例,甚至超過中國六十年代那場饑荒,因迄今已有300萬北韓人餓死,佔北韓人口的15%。有報道說,甚至有北韓人有意謀殺孩子,然後把人肉和豬肉摻和到一起吃。貝克爾感嘆說,北韓饑荒的悲慘程度,超過二十世紀任何一場災難。根據國際機構的警告,今年北韓的饑荒將會更加嚴重。

但於此同時,這個國家的「偉大領袖」金正日卻像歷史上所有暴君那樣驕奢淫逸,他一個人竟擁有100輛進口豪華轎車,還有一大群美女侍從,隨時為「偉大領袖」提供「服務」。他喜歡看美式摔跤,就花1500萬美金把美國的摔跤手「進口」到平壤,表演給他看。他喜歡玩電影,但他的拍法連好萊塢最有想像力的導演也想不出來,他會派人到日本或韓國,把很多漂亮的男女演員綁架到北韓,為他工作。他的酒窖藏著一萬瓶法國的名牌葡萄酒。他想吃塊皮薩餅,就會把意大利的名廚用飛機運過來。

而任何人稍對金正日不滿,就會被投入勞改營。從北韓逃出的記者姜哲煥(kang Chol-Hwan)寫的那本自傳《在北韓古拉格十年》(Ten Years in the North Korea Gulag),就對此有詳細描述。該書四年前以法文出版(與全球被譯成28種文字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作者Pierre Rigoulot合寫)。在這本自傳中,作者回憶了他九歲時,和父母一起被關進勞改營(直至19歲)的悲慘經歷。後來他逃到中國大連,從那裡又逃到南韓,現為南韓最大報紙的記者。

今年該書英文版再版時,作者特意選擇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那天做序。他在序中說,美國總統布什讀到這本書後,在今年6月13日特意邀他到白宮做客,談了40分鐘。這位在南韓讀了基督教大學,成為虔誠基督徒的作者在序中感激地說,上帝是要用布什,來讓瞎眼的世界看到,北韓人民正經歷何種苦難。布什總統接見他的消息傳出後,很多藏在中國的北韓難民給他發去電子信,鼓勵他,並感謝美國總統關心他們的命運。這個消息傳到北韓後,那裡的政治犯也受到鼓舞。據姜哲煥估計,有20萬政治犯在北韓的古拉格被迫害致死。現在康是「民主網絡對抗北韓古拉格」(nkgulag.org)共同發起人。

一個國家如此踐踏人權,而且貧窮到餓死人口15%的地步,怎麼國際社會不予制裁,反而還要向這個政權提供「援助」?主要因為北韓用發展核武要挾國際社會。對北韓到底是否發展出核武,國際上有爭議。貝克爾在書中引述了青山建機(Kenki Aoyama)的見證。在日本出生的韓裔青山建機原是北韓特工,曾被派駐北京收集工業情報。1997年時,青山在北京見到一個老友,他是北韓核武科學家。他很憔悴瘦弱,眉毛被放射線事故燒光了。青山問他,「還在那兒幹嗎?」他回答說,「不在了,因為已完成。我們成功了。」

但對北韓這樣的流氓國家,國際社會卻顯得束手無策。美國知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林蔚(Arthur Waldron)在6月號美國《評論》(Commentary)雜志上發表「北韓的解決方案」一文中激憤地說,「如果這是一個正義的世界,所有國家早就應形成一個整體,站起來結束北韓的可怖現狀。但這是一個沒有正義的世界,無論是聯合國,還是國際法庭,都不會去做這件事。即使美國也如此。」

貝克爾也在書中不客氣地批評說,聯合國「人道危機」機構應對北韓的饑荒進行調查和監督,但聯合國對北韓的災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唯恐得罪北韓政府。

美國雖然對北韓的立場比較強硬,一直要求它無條件地停止發展核武,但卻孤掌難鳴,受制於他國,尤其是南韓和中國。南韓總統廬武鉉是以煽動反美上台的著名左派,他繼續前任金大中的所謂「陽光政策」,一味討好、綏靖平壤,對美國的北韓政策不僅不支持,反而暗中杯葛。而沒有南韓的支持,美國根本無法對北韓採取任何軍事行動。金正日政權正是看清了這一點,才敢對美國和國際社會耍流氓。

平壤有恃無恐的更重要原因,是因為其背後有中共這個大流氓撐腰。《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瑞漢默(Charles Krauthammer)最近寫到,北韓30%食品、70%燃料都來自共產中國。胡錦濤政權不僅從無真正向北韓施壓,迫使其停止發展核武,反而一直譴責華盛頓的北韓政策,暗中和美國作對,偏袒金正日。而且胡錦濤不久前還公開宣稱,中國要向北韓和古巴學習。可能覺得中共的流氓程度還不夠,需要從金正日那兒「取經」。

姜哲煥在他的《在北韓古拉格十年》序言中不無悲憤地說,不管你和其他逃亡者的命運多麼悲慘,但這個世界就是有很多人對共產世界的黑暗「瞎眼」(blind eye)。但畢竟這個世界還有貝克爾、姜哲煥等,他們寫出真實,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所評價的,這是「勝利對抗沉默的一線光芒」。

(載《爭鳴》2005年11月號)

2005-12-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