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打著紅旗「挺」紅旗的李敖

曹長青

李敖在北大清華的演講,引起了海內外網絡的眾多討論,在劣評如潮中,也不乏被李敖「唬」住的人。

其實,任何一個思維正常的人,都可以輕而易舉地判斷出,李敖的北大演講完全是一個老年痴呆癥患者的夢囈。因為他的講話不僅通篇沒有任何主題、沒有任何邏輯、沒有任何連續、清晰的概念,而且每一個段落和段落之間都沒有聯係,甚至每一個段落的每一個上下句之間都沒有邏輯關係,都前言不搭後語。但就這種瘋人囈語,竟然有人用「精彩」二字來形容。看來一個自戀狂連續幾十年把牛皮吹上天的話,總能贏來崇拜者。人居然是那麼容易就被瘋子攪昏頭腦。

例如,竟有不少人認為李敖在北大的演講是一場高難度政治技巧的自由主義傳播,那麼請問,李敖傳播了哪一條自由主義理論?言論自由嗎?李敖空喊一句要言論自由,接著就用敢大聲說下流話,敢理直氣壯要求放黃色電影來證明他在實踐他的言論自由。在21世紀的今天,李敖淺薄、卑賤之此,真是比小丑都不如。

而李敖在清華的演講,更是小丑的小丑,學幾句中國人二十多年前就拋棄的語言,什麼「美帝國主義」、「壞份子」之類,還有任何文明人都不可能說出口的「小日本」這種痞話。而他那些諂媚共產黨和中共政權的混賬話,今天簡直連他最崇拜的丁關根都說不出口,連胡錦濤都說不出口。李敖這種時代錯位的小丑鬧劇,就連最邊遠地區的農民老爹看了都會說,李小丑,你也太過時了吧。

李敖的演講,讓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在中國很風行一陣子的李燕杰、曲嘯的演講。同樣是迎合中共意識形態的演講,他們倆的演講都還談了一些人生的道理呵等等,還有些正向價值,但他們在那個年代,都絕對不敢像李敖這麼捧中共,而且僅僅是迎合了一些中共報紙的宣傳語言,就在深圳蛇口被年輕人起哄,質問,以至講不下去,引起一場被媒體報導的風波。而今天李敖這種連政治輔導員的說教都比不上的講話,在北大清華居然能贏得不少掌聲,難怪在美國聽人說,達爾文的進化論反過來走就對了。

某些讚揚李敖「高明」的人說,看那些異議份子們喊了這麼多年言論自由、自由主義,不是流亡,就是秦城,而人家李敖不僅能登上北大、清華的講壇,還能得到禮物饋贈、保駕謢佑,這才是真正「高明」的玩法。

共產黨是能「玩」的嗎?是靠精明、狡詐就能玩過的嗎?哪個想靠小聰明、小狡猾和共產黨玩的反共份子玩過了共產黨?李敖高明在哪裡?他能跟共產黨玩成,就因為他是一個從來不跟共產黨這個大流氓異議的小流氓。你們要學李敖嗎?他支持共產黨領導,支持天安門鎮壓,支持中共用武力打臺灣,支持中共對台灣一國兩制,在台灣立法院最堅決反對保護台灣的軍購案。在這些中共最關心的議題上,李敖完完全全地符合中共的旨意;尤其是他的反台獨言行最大程度地符合了中共對台灣的統戰。而反台獨是目前中共打得最響、最有效地維持其在中國專制統治的一張牌。

有些對李敖的清華演講不滿意的人,認為李敖是被中共左右了。這實在是太小瞧共產黨,太抬高李敖了。共產黨哪堨Дo上因李敖這個外來人那麼幾句不疼不痒的話,就要給他打封條,中國的異議作家們那些比他尖刻、深刻一萬倍的反共言論都早已廣泛流傳;就連在官方允許的出版物上,都有數不清的比李敖深刻千百倍的反共、批共言論。李敖那幾句話,連隔靴搔癢都搔不到。

和利用李敖的影響力來統戰台灣相比,送他北大、清華演講的小菜,實在是代價小到比零還小。你們說說吧,無論是北大、清華,還是全中國的所有人,有誰從李敖的演講中,得到了任何關於自由主義的啟發?任何反共的啟示?李敖不是說了共產黨遲早得滅亡嗎?沒錯,可是在中國今天難道還有誰不知道共產黨遲早得滅亡嗎?當然,說要共產黨再統治一千年這種昏話、混賬話的,大概全地球上只有李敖一個。

有人說李敖是「打著紅旗反紅旗」。這真是一個錯到瞎子地步的判斷。共產黨從來都對「反紅旗」極為敏感,他們之所以把異議人士關進秦城或赶出海外,就是因為他們清楚,那些異議人士是真反紅旗。

而對李敖,共產黨更清楚,他反紅旗是假,打紅旗、挺紅旗才是真。對李敖這種最善於鬧場、攪局、信口胡說的人,共產黨能允許他來,實在做過最保守的評估、判斷之後,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是絕對不會讓他在北大清華講話的。共產黨手裡有一個實實在在的政權,他們在小心謹慎地維護這個政權的時候,才沒有閑功夫跟李敖這種半瘋的混子鬧著玩,更不會輕易為了讓李敖滿足一下虛榮心、風頭欲,就給他一個什麼「神州之旅」。讓李敖來,必須是只有利用價值,而絕不能有任何損失。

中共對李敖在北大、清華的演講,不會有過一秒鐘的擔憂,因為他這些年的言論,他在鳳凰衛視的表演,中共一清二楚,李敖只是一個掌中之物,不僅在中國,他在台灣的時候都早已經是了。為什麼共產黨會對李敖有絕對的把握?

第一,從他這些年來在台灣的講話、文章、作為,清楚地判斷出他對共產黨的態度。這也是李敖的書自九十年代就可以在中國出版的原因。

第二,在海峽兩岸和海外的文人中,無論多麼親共的,都沒人敢公開地站出來支持六四鎮壓,李敖是唯一一個。

第三,他在香港鳳凰衛視那些強烈反台獨、甚至支持中共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言論,超出了任何人可以說到的頂。

第四,李敖貪財,人所公知;為了錢財,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這次有李敖的金主劉長樂從中做保,更是萬無一失。

李敖是小丑,但我不否認他大膽。今天,無論在國內國外、海峽兩岸,他是一個特殊的、唯一一個敢「打著紅旗挺紅旗」的文人。有人可能爭辨,曾經那麼激烈地反對過蔣介石專制,曾經宣揚過自由主義的李敖怎麼可能「挺」共產黨這面紅旗?當然可能,不是可能,而是百分之百肯定。為什麼?

李敖當然知道共產黨是邪惡,是比蔣介石更獨裁的專制(今天難道還有誰不知道這一點嗎?)。但正像很多反共的人一樣,在他們眼裡,台獨是比共產黨更惡的。所以在反台獨和反共之間,他們寧肯選擇反台獨。就連共產黨的宿敵國民黨的前主席連戰,不都公開在北大的校園婸#n「聯共制台獨」嗎?(這個口號之邪惡,難道亞於「聯專制反民主」嗎?)

李敖清清楚楚,在今天的台灣,無論是泛藍,還是泛橘,還是什麼其他顏色的「泛統」,都完全沒法阻止台獨傾向的綠色。所以他們認為,只有共產黨的紅色,才是壓住綠色的實力。就連反共反了七十多年的、歷來以高貴、正統、正人君子自恃的國民黨人,都為了反台獨而無恥地去北京朝拜紅旗;更何況自稱從來都是紅色,從來都是流氓的李敖呢。所以李敖反紅旗是假,舉紅旗、挺紅旗才是真。

李敖的中國之行,完全是小流氓拜大流氓,一起同「流」合污之旅。李敖說台灣太小了,他和台灣的情已盡。事實是,台灣民主了,拋棄了這個流氓。他現在跑到中國找舞台,但是,他的第一趟所謂「神州之旅」就露出了原形,當眾演脫衣秀,把靈魂剝個精光,給胡錦濤們跳「忠字舞」,結果自編自演了一出自閹者的小丑鬧劇。

2005年9月26日於紐約(原載《觀察》)

2005-09-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