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伊朗的小霍梅尼為何支持美國

曹長青

一場鏟除薩達姆的伊拉克戰爭,在美國和西方知識界等引起軒然大波,左派知識份子的反對至今沒有停止,兩天前還在華盛頓組織了上萬人的反戰集會。昨天《紐約時報》的左派專欄作家富蘭克.里奇(Frank Rich)仍在批評軍事倒薩,他的文章標題竟是「為何我們重回越戰?」(Why Are We Back in Vietnam?)

西方的左派們為什麼對薩達姆等獨裁者這麼寬容?首先是左派們對邪惡的無知,他們對專制者、暴君、共產黨,總是有一種隔不斷的浪漫情懷。也難怪,西方左派熱衷的是社會主義,而按照共產黨的邏輯,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初級」不會反對「高級」,因為兩者的根本價值觀有相同之處(都熱衷均貧富、平等,擴大政府權力,而不是看重市場和自由的價值)。

其次是左派一向熱衷「政治正確」,唱不切實際的道德高調,既偽善,又矯情做作(左派幾乎都有這個特點)。而且更明顯的是,左派們拿不出任何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案,只是高喊那些不著邊際的對話呵、和解呵、交往呵等空洞概念。但人類的歷史已一再證明,想跟拉登、毛澤東、斯大林、希特勒們對話、和解,都是做夢,而且是最能騙人的那種黃粱美夢,不僅自欺,更可怕的是還「欺人」,蒙騙民眾,最後大家一起遭殃。

誰對伊拉克問題最了解,或者說誰最有發言權?是伊拉克人民,是那個國家的異議知識份子。10月15日《華盛頓時報》引述伊拉克的民調顯示,58%的伊拉克人歡迎美軍,要求美軍撤離的只有26%。對於一個經過35年薩達姆暴政統治的伊拉克,更能反映出人民真實想法的是那裡的異議知識份子。伊拉克最大流亡組織「伊拉克國民大會」顧問、知名學者坎南.馬吉亞教授(Kanan Makiya)為代表的伊拉克異議知識份子,就一直強力主張、並鼎力支持美國軍事倒薩,使伊拉克人民獲得自由。

那個從沒在專制社會生活過一天的《紐約時報》左派記者富蘭克.里奇,和親身體驗了巴格達專制、父母妻女等25名家人親屬都被薩達姆用毒氣殺害的坎南.馬吉亞之間,到底誰更了解那片土地、那個社會?誰的聲音更真實?

最近,伊朗的宗教領袖霍梅尼的孫子小霍梅尼(Sayyid Hussein Khomeini)繞道伊拉克來美國訪問。10月10日《華爾街日報》為此發表了一篇社論,介紹說,1979年發動伊朗革命推翻巴列維政府、後來下令追殺作家拉什迪的伊斯蘭原教旨運動的精神領袖霍梅尼,他的孫子,卻是一個自由派的教士,強烈主張結束他爺爺、父親所代表的宗教專制勢力,在伊朗實行民主。

小霍梅尼訪問美國時,還去了《華爾街日報》和這家美國知名右派報紙的編輯們座談。他對中東問題的看法,不僅和美國的反戰左派們完全不同,反而認為,「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是福音降臨,我希望美國人能夠理解這一點;不要被每天的具體困難所煩擾,應從長遠出發,看重中東的民主前景。」這位46歲的自由派教士認為中東的民主之路是崎嶇的,因為「伊拉克周圍全是獨裁國家,他們不願看到中東的心臟地帶出現民主政府。」尤其是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都在破壞美國在伊拉克的目標。他還批評歐洲說,「歐洲現在喊的是中東要有民主,但他們做的卻是百分之百地支持那個地區的獨裁政權。」

這位主張政教分離的自由派教士不僅支持美國軍事倒薩,還特別強調,只有美國采取更強勢的政策,才能促使伊朗的變化。他以對自己國家和人民的切身了解告訴布什政府︰伊朗人渴望美國像鏟除薩達姆那樣對德黑蘭采取軍事行動,幫助伊朗人民獲得自由。

在自由派教士小霍梅尼和《紐約時報》的左派反戰記者之間,誰更了解伊朗和那里的人民,誰對中東局勢和未來更有發言權?

昨天,前北朝鮮勞動黨書記、被稱為金正日老師的「主體思想理論家」黃長燁抵達美國訪問,這位六年前逃離平壤、投奔南韓的80歲老人,將在美國國會作證,告訴自由世界,金家王朝統治下的血腥。

黃長燁對北朝鮮的看法,不僅和南韓,而且和美國及歐洲都有所不同。他批評金大中和盧武鉉對共產北韓單相思的「陽光政策」(實為綏靖政策)是「沉迷於幻想之中」,認為「高喊著和平主義口號,並一昧地綏靖平壤,只會增加南韓國內的親北韓勢力。」同時他也批評布什的朝鮮半島政策,認為任何相信金正日、想和北韓做交易的想法,都是自欺欺人。他反對布什以保證金正日政權的安全,來換取平壤放棄核武的政策;他認為美國應該做的是,承擔領袖責任,聯合南韓和日本,鏟除金正日政權,讓北朝鮮人民獲得自由;或至少是聯合國際社會,向平壤施壓,促使北朝鮮發生變化。他說,「面對民主原則,我絕不會妥協。」在動身來美國前,他在漢城說,金正日曾親口告訴他,北朝鮮已發展了核子武器。

黃長燁是迄今為止從北朝鮮逃出的最高官員,他曾擔任「金日成大學」校長,建立了「主體理論」。金家父子,都視他為「老師」。1979年黃長燁在北京投奔南韓使館尋求庇護,為獲得自由,他付出重大代價︰昨日《紐約時報》報道說,黃長燁逃離後,仍在北韓的他的妻子和一個女兒相繼自殺,他的兒子和另一個女兒,還有他的孫女,都被送到勞改營。美國人權委員會北韓小組上個星期發表了一份題為《隱藏的古拉格》(The Hidden Gulag)的報告,指出北朝鮮的勞改營條件極為惡劣,因饑餓和迫害而致死的比例很高。

《紐約時報》的左派記者在報道了這些事實之後,結論竟是︰黃長燁的想法,看來是毫無道理、荒唐的,只有美國的右派們在熱切地歡迎他到來。

問題和上面一樣,到底是這位從沒在共產北韓生活過的美國記者,還是在金家統治下渡過了幾乎一生、並曾是平壤決策高層的黃長燁,哪一個更了解北韓,更清楚那裡的真實?

馬吉亞,小霍梅尼、黃長燁,來自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文化和宗教背景,但他們和所有專制社會的持不同政見者一樣,都有一個共同點,親身體驗了邪惡,幾乎以生命的代價,認識到了共產黨、專制統治是怎麼回事。這是那些在曼哈頓「時代廣場」的花花綠綠廣告牌旁,喝著可樂,大談和薩達姆、金正日們「對話」的《紐約時報》等左報編輯們,所無法理解的。但正是馬吉亞、小霍梅尼、黃長燁等勇敢的異議者、反抗者,傳遞出了那個黑暗世界的無權者的聲音。這種聲音,將沖破薩達姆、金正日們的專制城牆,沖破西方左派們的嘲諷和封殺,在所有珍視自由、痛恨古拉格的人們心中,獲得反響和共鳴……

2003年10月28日于紐約

2003-11-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